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之行  

2010-10-11 08: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年6月20日 我来到哈尔滨,参加北京某校在哈尔滨举办的“业务培训”,选择了前往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进行“考察”(参团出境的“四日游”)。我们一行由中方导游领着于入黑后乘坐火车离开哈尔滨,6月21日天亮时抵达绥芬河。从绥芬河口岸出境,乘坐火车前往俄罗斯口岸格罗杰克沃(格城),改乘汽车来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对外开放以来,已有不少中国游客前往游览,在网上登载有很多“游记”和图片,大家可以上网浏览。我不想再循“日志”记序,重复“走马观花”的见闻,而是从我的感觉谈点个人看法。
        一、人美地更美
       人美,是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美女多、姑娘漂亮。不过,我认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不但人美,而且地更美。请记住我这句话才继续往下看。
       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之前,人们谈论最多的是美女。有说“全球美女在俄罗斯,俄罗斯美女在海参崴”。不知真假?眼见为实!
       在绥芬河火车站排队等候“出境签证”时,站在我们身后有四个俄罗斯人在说话,这是我首次见到的俄罗斯人。他们当中有一位青年妇女,大概二十四、五岁,身高1.70米左右,她身材高挑、体型匀称,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珠、蛋型的脸孔、高隆的鼻梁、红润的嘴唇、洁白的牙齿、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胸臀,无论谁见到她都会觉得她的外表非常完美、漂亮至极。她的神态仪容显露出文雅、秀气、礼貌、端庄的气质,甭说男性就连女性见到她都会赞叹不绝。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见到的俄罗斯姑娘,不但多且漂亮。多是因为俄罗斯女多男少;漂亮是多数身材高挑、苗条,金发、棕发和黑发应有尽有,都是清一色的蓝眼珠、白皙的皮肤和丰满的胸臀,站立和行走的俄罗斯姑娘多是长腿、直腿,步幅大、步速快。她们的衣着合适得体、且很时髦,迎面走来有如“模特”般的模样,令人见到难以忘怀。
       我们在阿穆尔湾的海滨游览,遇见很多穿着洁白海军军官服饰的男青年,据说是刚从海军军官学校毕业的学员,腰间都佩带着一柄崭新的“匕首”,这些俄罗斯男青年非常帅气。有一位手挽着一个女青年,和我在绥芬河火车站见到的青年妇女一样漂亮,不过她更年轻、更苗条,穿着婚纱般的服饰。
       凡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看过“艳舞”(人体表演)的游客,都有同一的感觉:三流的设施,一流的美女。
       有说俄罗斯小孩可爱、小伙帅气、姑娘漂亮,这是千真万确。不过,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大嫂多数就全完了,变得粗壮肥胖甚至臃肿,可能与斯拉夫族的白俄罗斯人的人种有关。
       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时候,正是有说俄罗斯不景气。至于他们的口袋有没有钱?肚子能否填个饱?我无法得知。不过我觉得:烂船还有三斤钉,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我们不应小看俄罗斯,不可低估它的潜在力。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游览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人美,地更美!
       我们所到之处,原先都是中国的领土。海参崴自唐、辽、金时起,这里就已渐见居民活动。海参崴是中国人起的名字,“崴”是指洼地,也就是小村落之意。这里盛产海参,因此叫“海参崴”。唐朝时期海参崴为渤海国率宾府地,清朝时期海参崴为吉林珲春协领所辖。
      【清】咸丰八年(1858年)沙俄以武力要挟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将黑龙江北岸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割归俄国,而且规定由乌苏里江以东至海的所有地方,为中、俄“共管之地”。咸丰十年(1860年)10月,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将举世闻名的“圆明园”洗劫一空,并扬言要炮轰北京城,捣毁清皇宫。奉命谈判的恭亲王奕訢求和心切,卑躬屈膝地请求沙俄驻华公使伊格那季耶夫出面调停,伊格那季耶夫乘机要挟,要求清政府必须在英、法谈判时事先就谈判的全部内容征求他的意见,并同意他在此前就领土问题提出的要求。吓破了胆的奕訢,慌忙表示接受。同英、法分别签订《北京条约》。刚过几天,伊格那季耶夫就坚持中、俄谈判要对英、法保密,并向奕訢提交一份中、俄条约草案作为谈判的基础,逼迫清政府接受沙俄的苛刻条件。中方代表在谈判中受尽屈辱,任人宰割,对俄方的要求不敢提出异议。11月8日,咸丰皇帝下谕准许奕訢签字。11月14日,奕訢被迫与伊格那季耶夫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该条约使清政府确认了《中俄瑷珲条约》的合法性,并割让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约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地的领土,海参崴也就被沙俄强行割占。
      《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确认了《中俄瑷珲条约》的效力,承认了沙俄对中国黑龙江以北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的强行割占,并把《中俄瑷珲条约》规定的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强行割占,使中国彻底失去了东北地区对日本海的出海口。同时,《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又为沙俄进一步割占中国西部领土制造了“条约依据”。这个条约极大地破坏了中国领土的完整。
       1860年海参崴被沙俄强行割占时约有十万中国人定居。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斯大林在全苏开展“肃反运动”(大清洗),将所有的中国居民驱逐出境。
       沙俄以武力威逼强行割占中国东、西两侧153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历经民国和新中国两代领导人的执拗,到了第三代领导人终于承认了那份不平等条约,于是它成了永远的故土。
       沙俄政府于1862年将海参崴更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俄语的含义是“控制东方”,可见其野心。在游览过程中,许多景点俄方导游都把这层含义放在开场白中讲述,让中国游客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绥芬河至格罗杰克沃(格城)只有27公里的路程,这一段是中、俄边境的“中间地带”,双方都没有安置居民居住。透过列车的窗口向外观望,可见一望无际的肥沃土地,偶有低矮的山峦,树木枝繁叶茂,见不到任何的中、俄边界的标志。不过,在这里却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两条铁路并排铺设,从中国的绥芬河通往俄罗斯的格罗杰克沃(格城)铺设的是“窄轨”(米轨)铁路,从俄罗斯的格罗杰克沃(格城)通往中国的绥芬河铺设的是“宽轨”(准轨)铁路。中、俄各自营运的列车行走在各自铺设的铁道线上。
       我想这种“怪现象”必有其历史原因?不过我没有过问更没有考究。
       从格罗杰克沃(格城)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约200公里路程,其实直线距离是不远的,因为绕着阿穆尔湾一直走到穆拉维耶夫-阿穆尔半岛的南端,走多了许多路,我们乘坐的俄罗斯人驾驶的“大巴”要走五个多小时。
       “大巴”行走在双车道的土路,在中国无论是铁路抑或公路两旁不是城镇就是农田,在这条公路的沿途都是旷野,不少是大片被荒废弃置的山坡草地,丰腴的草丛连天接碧,平阔的草场在中国难以见到,沿途尽是被森林覆盖的低矮山脉,间或有几处田野和稀散的村屯,一路上很少见到行人。
       俄罗斯人很懒散,粮食都靠从国外进口,宁可让这些肥沃的土地闲置着。每当中国游客见到这些被沙俄强行割占的中国领土就会伤心落泪!俄罗斯地广人稀,人均资源数量很大,所以他们有的是用不着的土地。这些肥沃的领土被沙俄强行割占之后,又被俄罗斯人给糟蹋了!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面积600平方公里,人口80万。“四天游”的观光景点都安排在“市中心”范围内,也就是“市中心”和挨着的金角湾(佐托伊角湾)和阿穆尔湾,不可能涉足到更多、更远的地方。
       游客都会被俄罗斯导游带到“制高点”(观景台)浏览360°的市容。只有海拔几十米的“制高点”叫鹰巢山,坐落在俄罗斯国立远东理工大学的背后。
       我站在“制高点”的观景台上,遥望三面环海,建造在海岸斜坡上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吸引人的不是各式各样的建筑物,而是蔚蓝色的美丽的三个海湾:南面的金角湾(佐托伊角湾)、西面的阿穆尔湾和东面的乌苏里湾。我曾经到过中国不少的滨海城市,但我觉得青岛和大连都无法与之比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三个海湾之美,我难以用语言和文字表达。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濒临彼得大帝湾,它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的港口城市,是滨海边疆区的首府所在地。这里驻有世界闻名的太平洋舰队和第23空军的司令部,是俄罗斯远东战区的前哨和出海口,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在对外开放之前,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
       我们下了“制高点”来到“中心广场”和“陆港车站”,在阿林乌斯卡大街的“陆港车站”对面是“列宁广场”。这里保留着一尊列宁雕像,他穿着黑色的马甲,左手拿着那顶工人帽,躬着背、弯着腰,右手指向东方。俄方导游介绍说,苏联解体之后,全国上下所有的列宁雕像几乎都被捣毁殆尽,之后列宁格勒也更名回圣彼得堡。目前在俄罗斯只剩下两尊列宁雕像,一尊在圣彼得堡,一尊就在这里。这尊列宁雕像之所以幸运地被保留了下来,是因为在这尊列宁雕像的基座上写着被俄罗斯人认为是列宁名言的一句话:“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我们的,谁也不给。”这句话是对日本人说的,也许是对中国人说的,甚至是对全世界的人说的。
       俄罗斯人终于做到了合法地拥有这片富饶的土地。“海参崴”这个词只保留在中国人的自我安慰的字典中,而“符拉迪沃斯托克”成为了永恒的。不知道我们再次提起“海参崴”这个词时,我们心中的感觉应该是愤怒还是耻辱?抑或是为我们的第三代领导人的“高瞻远瞩”而沾沾自喜呢?
       中国人要想收回被沙俄强行割占的海参崴乃至153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除非发生重大的历史事件!
       我见到的这尊列宁雕像的头顶、脸上和肩背上都挂满了白色的条纹,这是鸽子和海鸥撒下的粪便。如此凄凉的景象,可能“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没有想到?
       二、永恒的纪念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游览给我第二感觉是人们对先烈的无限崇敬。中国人应该向俄罗斯人的这种传统致敬和学习!
       在阿林乌斯卡大街的“陆港车站”里面的火车站台放置着一辆机车(火车头),这是纪念苏联卫国战争时期英勇的远东铁路工人的英雄事迹的。这台机车是苏联人设计的,在美国制造的,通过太平洋运抵这里的。
       在金角湾(佐托伊角湾)的北岸,也就是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东面有一组纪念碑群。纪念碑群前面是一个广场,在这里可以进行列队阅兵和开展各种悼念活动。在广场的后面平排着的两端是红色的台墩,左边的墩前写着“1941”、右边的墩前写着“1945”。这是指苏联1941-1945年的卫国战争时期。墩的上面放置有一门大炮。两墩的中间有一个斜形陡坡,在陡坡上有一颗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中间是长期燃着的“长明火”,意思是英雄的业迹永恒不灭、人们对卫国战争牺牲的先烈们怀着永恒的纪念。在这组纪念碑群的后面是一组雕塑,在墙壁上刻有一枚很大的五角星的勋章。在这枚勋章的左边是很宽阔、很大范围的很多的纪念碑牌,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牺牲的两万多名将士的名字、牺牲时间和牺牲地点。
       我不懂俄文,看不出其中的内容。但是面对这些纪念碑牌,令人肃然起敬!我想苏联的卫国战争是非常惨烈的,而人们对英雄们是寄托着无限的崇敬的。
       俄罗斯人有一个传统:新婚夫妇结婚时都到先烈墓前敬献一束鲜花,表示深切缅怀先烈,牢记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在纪念碑牌的前面放置有一艘退役的潜水艇,它是曾经荣获红旗勋章和近卫军称号的C-56号潜艇。在第二世界大战期间,这艘潜艇曾远涉波罗的海,参加过莫斯科保卫战,官兵英勇善战,共击沉敌舰10艘、重伤4艘。
       游客购买门票可以进到艇内参观各种的设施和体验艰苦的生活。穿过圆洞一样的门进到艇内,见到水兵的床很窄,大约只有50厘米宽,可以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的战斗生活是多么的艰苦?在执行战斗任务时,不但长时间不见天日,还有随时面临被敌方击中葬身海底的危险。
       三、耻辱的景点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纪念景点,它是不分“正义”与“非正义”的,所以说中国游客并非所有的景点都是可以去游览的,凡是有耻辱中国人的景点,我们不应该去,可以向俄方导游首先说明。

       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大楼的南面(金角湾岸边)有一个地面上写着“1860”四个字的码头,旁边放置着一个“大铁锚”。这是1860年7月2日沙俄海军登陆的位置。地上所写的“1860”是指1860年。1860年是俄罗斯人的“喜庆年”,却是中国人的伤心年。这个景点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耻辱!
       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四日游”,俄方导游会将中国游客带到一座东正教堂游览。这座东正教堂所在地过去是海员居住的地方,都是一、二层的楼房。这座教堂很小,俄方女导游介绍说,大教堂都被摧毁了,这些小教堂是苏联解体之后新建的。这座东正教堂是1921年为了纪念1905年日俄战争牺牲的俄罗斯烈士而建的。1905年的日俄战争是日本与沙俄为争夺中国和朝鲜的殖民地而在中国东北进行的一场不正义的战争,这场战争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耻辱!那么,这个东正教堂的景点对中国人来说也是一种耻辱!
       还有一个景点是1905年日俄战争纪念碑。这个景点范围很小,只有一座矮小的纪念碑,但在碑座上写有“1905”的四个字,说明它是纪念1905年的日俄战争。这个景点对中国人来说也是一种耻辱!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四日游”时日虽短,但感慨良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曾经的故园如今竟然变成了异乡”?同行的人们内心无不暗自痛楚!但我们又不能不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
       再见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你那夺人心魂的魅力将永驻于我的灵魂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