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对《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之我见(兼议《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错误)  

2011-02-20 13:1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6月,我回到家乡广东高要市白土镇乐堂村整编《居庆里邓氏族谱》,我的从弟妇拿出一本《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复印件)给我看,说是百丈邓氏宗祠入伙赴宴时得到的。我没有认真翻阅,拿到白土镇就复印了。这些年,这份资料一直放置着,没再看过。2011年1月26日春节前清理资料翻了出来,认真看了,发觉所载有误。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无注明出处,不知来源?在高要市应有流传,邓姓族人且有保存。下面谈点个人的见解:

一、具有的参考价值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从邓姓的起源讲到当今的高要宋隆邓氏,篇幅不大,但已概略地将基本情况讲述,对于了解邓姓的大体情况有所帮助,尤其是对高要宋隆邓氏讲得较为详细、具体,具有参考价值,我觉得下列内容值得推举:

1.邓珉及后六世(部分)情况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第二十七页称:九十二世珉妣朱氏,子:琼、瑈、珠、琬;九十三世珠妣  氏,子:明之、本之;九十四世明之妣  氏,子:材辅、应杰;九十五世材辅妣陈氏,子:源深、汇深、溁深、澜深、潮深、淇深;九十六世溁深妣何氏,子:祯奇;九十七世祯奇妣何氏,子:明基、振基、业基、创基;九十八世明基妣夏氏,振基妣甘氏,业基妣蒋氏,创基妣金氏。

至于邓珉是否为邓氏的九十二世孙?这点我没把握,不敢随便乱说。所说 “珉妣朱氏”就有出入,下面将要讲到。前些年,我在白土思礼看过《思福邓坑邓氏族谱》记载:创基妣金氏。这点与《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讲法一致,应当可信。

2.陈婆洲墓地已失的碑文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第二十七页称:村辅讳挺干妣陈氏由白坭迁宋隆,是高要邓族之始祖。善于经商,后成首富,定居宋隆。太婆五十八岁先逝,葬耕沙狮子岗,又称九龙争珠(近世人称陈婆洲),公七十一岁逝世,分葬狮子岗。宋嘉熙元年丁酉(公元一千二百三十七年)用金购齐全岗山地,重整坟墓公妣合葬于此岗。民国初修墓由邓清扬公撰书的新碑文已失,只见乾隆二十九年的旧碑。

上述“材辅讳挺干”有误,应为“讳材辅字挺干”。其中,讲到陈氏夫人和材辅公先后去世和安葬,这些否定了《珠玑巷邓氏族史》所载“陈氏夫人带着六个儿子流落在肇庆花塔脚下”之胡说;否定了在高要宋隆地区流传“材辅公先卒,葬在三水白坭”之乱说。不过,有些牵涉到下面将要讲到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需要认真斟酌,例如上述“珉公妣朱氏”,以及“宋嘉熙元年丁酉(公元一千二百三十七年)重修陈婆洲墓地”。这些都是直接涉及到邓珉妣黄氏抑或朱氏?邓珉是否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

二、存在的具体问题

1.邓珉并非是邓与之侄孙,也并非是邓从义之子

邓珉的前承世系,是最为关注的。因为收藏在广州市文德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的整套《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共16本),令人深感遗憾的是:没有提到邓珉的前承世系。从头到尾就是找不到记载。也就是说邓珉父辈乃至其前辈在《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无载。当时我在想,按理说是不应该的,但着实就是令人十分费解?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第二十五页“迁居白坭”一节,却有详细讲述从邓珉起至其前世系。其称:“与之公在宋元祐时为宣议大夫,其时侄从义公早逝,侄孙珉及公的眷属带到京就读及教养。与之公身为仕大夫,必然会参入当时变革与及变革的斗争,后发展成党派斗争,公为避党人之争及已,便辞职携眷及侄孙珉隐居到管家陈伟故乡-高要白坭定居。”如果按照这段讲述,邓珉的父亲是邓从义。不过以上所述,《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无载。这种讲法我认为极不真实,我觉得是从其它的族谱抄袭过来的。这段讲述说邓珉及其从祖父(即叔伯祖父)邓与之在北宋元祐年间(公元1086-1094年)就隐居在管家陈伟的故乡-高要白坭定居。而三水县县志办公室提供的资料和《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记载邓珉是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正月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那么,在时间(年代)上相差180-188年。如果邓珉以及前三代早已在高要白坭定居,《三水白坭邓氏族谱》不会无载?那么,三代人也不应跨越一百八十多年?我是依据这些,推断《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的讲述极不真实。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列出了延续的世系:八十六世达智,妣吕氏,生一子:耀明;八十七世耀明,妣江氏,生一子:徽;八十八世徽,妣何氏生二子:进南、连德;八十九世进南,妣骆氏,生二子:廉之、与之;九十世廉之,妣孔氏,生一子:从义;九十一世从义,妣罗氏,生一子珉;九十二世珉,妣朱氏,生四子:琼、瑈、珠、琬。

对于这段世系,我找到了所讲的“源头”邓达智。《珠玑巷邓氏族史》P205“第六节 训公派下八十五世祖越南公源流录”有称:八十四世元德,世居江西泰和县,妣杜氏生子三:达礼、达信、达智。按照此说,邓达礼、邓达信、邓达智是邓元德之子。邓达礼(邓越南)在“邓姓之源网”上有撰文所讲的“广东十六邓”,是指邓越南(邓达礼)的后裔。如果按照上述所列世系,邓珉的父亲是邓从义,祖父是邓廉之,曾祖是邓进南。我认为这些都是胡编乱扯的,是从其它的族谱抄袭来的。

前些年,广东南海邓洪熙宗亲与我先后通过两次电话,我对他说“邓元德与邓珉相隔整整两百年,不能称之为父子。”之后,邓洪熙宗亲又打电话来对我说:“听说邓珉是邓越南(邓达礼)的弟弟。”我肯切地对他说“邓元德不是邓珉的父亲,邓珉也不是邓越南的兄弟。”因为邓元德和邓达礼(邓越南)、邓达智都是北宋时人,祖籍江西泰和县;邓珉是南宋末年时人,祖籍江西南昌县。在时间上相隔整整两百年,在地域上相隔也足有千多公里。硬将他们扯到一起,无疑就是一桩笑话!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有载:【清】“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广东省广州‘南阳高密祠’(即‘邓氏宗祠’)址于今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大院内向‘雨帽街’方向的东南角(祠已改建无存)庆典时由东莞县进士邓庭发编我广东宗字派诗一首,共四十字,得到会宗族赞同,本应我岭南人可得字派统一了。但由于当时未有订定何世为起点,而且又缺少了对我邓姓族人的宣传,还未能普及应用,只有在小部分地区强为用着,真遗憾。以今之见,应以八十五世达礼、达智公(因其始南下过岭南)为起始,即是八十六世‘广’字派,直推下至现在才是。”

通过我和邓洪熙宗亲的两次通话,以及上面所说的“以今之见,应以八十五世达礼、达智公(因其始南下过岭南)为起始。”可以看出说邓珉与邓达礼、邓达智的关系,完全是来自其他邓氏支系的人的讲法,编写这份《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的人相信了这些讲法,且将这些讲法收编到《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当中。这些都是错误的,与《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所载不符。

上述还有一个错误,所列的世系:九十二世珉,妣朱氏,生四子:琼、瑈、珠、琬。其中,“朱氏”有误。三水县县志办公室提供的资料和《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记载:邓珉偕同黄氏夫人(诰封“恭人”)带着四个儿子:琼、瑈、珠、琬于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正月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那么,所说“邓珉妣朱氏”就是错误。

综上所述,当可否定《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的这些讲述。因为收藏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没有提到邓珉的父亲,也没有提到邓珉的祖父。这些讲法与《珠玑巷邓氏族史》所说“邓珉是邓元德之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如出一辙的,都是一些胡编乱扯。

2.邓珉没有在南雄邓家坊居住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的第二十五页称:“公元一千一百二十七年赵构建立南宋王朝,初任李纲为相,招天下抗金义仕勤王,珉公以监生资格赶赴归德勤王(后迁苏州再临安),我公才智过人,绍兴年间官为朝议大夫,后因奸相汪伯彦、黄潜等实行卖国求荣,我公极不满,于绍兴三年(一千一百三十三年)辞职回白坭。珉公偕朱氏生四子琼、瑈、珠、琬,派四子琬回南雄邓家坊定居,杞柤,其余三子在白坭定居,公皆葬白坭狮山在与之公左下方。(注:白坭原属高要县于明嘉靖五年划分三水县)。”

这段讲述冒出一个“南雄邓家坊”?我觉得所讲不真实。邓珉居于南雄邓家坊”,《三水白坭邓氏族谱》不会无载。明显出错在于“绍兴年间”四个字和“朱氏”两个字,以及邓珉“派四子邓琬回南雄邓家坊定居”这些话。所说的“绍兴年间”是指【南宋】宋高宗(赵构)在位时年号为“绍兴”期间。绍兴三年是公元1133年。据《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记载邓珉是【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正月来到三水白坭落籍。那么,绍兴三年至咸淳十年相差141年。就算邓珉生于绍兴三年,那么按三水县县志办公室提供的资料和《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记载,邓珉来到高要县白坭墟落籍时已经超过141岁?至于所说“邓珉妣朱氏”,上面已经讲过是错误的。因此说“珉公在绍兴三年(一千一百三十三年)辞职回白坭”是不存在的。至于所说“邓珉在南雄邓家坊居住。派四子琬回南雄邓家坊定居,杞柤。其余三子在白坭定居。公皆葬白坭狮山在与之公左下方。”也是子虚乌有的。

前些年,在我未知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收藏有《三水白坭邓氏族谱》之前,高要百丈有一位老族人三翻四次对我说:“邓珉的父亲就是邓元德。邓珉在南雄邓家坊住过,他还从三水白坭回过南雄邓家坊。后来由于身体不好,他的小儿子劝说‘你几个儿子都在三水白坭落籍,还是回到三水白坭’。邓珉才返回三水白坭。之后,邓珉在三水白坭去世。”当时我对这些情况不甚了解,觉得这位百丈的老族人非常清楚底细。后来,我发觉他所讲“邓珉的父亲就是邓元德”是错误的,我就专程从广州打长途电话到百丈,对他说“以后不要再说邓珉是邓元德的儿子,邓元德与邓珉相隔两百多年,那有两百多年的父子?”他在电话上认同了我的讲法。

现在可以肯定“邓珉派第四子邓琬回迁南雄邓家坊定居,杞柤。”是胡编乱扯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就有记载邓琬的子孙(后裔)散居在当今三水的灶头、桥头、洲石头等各地。

3.重修陈婆洲墓地年代有误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第二十七页称:宋嘉熙元年丁酉(公元一千二百三十七年)用金购齐全岗山地,重整坟墓公妣合葬于此岗。我觉得这些记载在年代(时间)也是一大错误!“宋嘉熙元年”在年代(时间)上比之邓珉来到三水白坭落籍还要早了37年。据我所知重整陈婆洲坟墓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事,绝对不是宋嘉熙元年丁酉(公元一千二百三十七年),因为“宋嘉熙元年(公元1237年)”邓材辅还未有出生。

综合以上讲述,可见《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这一部分的内容,要不是胡编乱扯就是道听途说的。

三、但有两事要商榷

当然,也不必全盘否定《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有些内容还是有参考价值的,它就提出了“但有两事要商榷”。我将其照录于下:

1. 其云“材辅公卒后,六子奉母迁来肇庆塔脚居住,继迁宋隆。”据白坭族谱载,材辅、应杰失考外迁。说明材辅公已离开白坭,因而失考。再陈婆洲材辅公妣合穴的墓碑文中载明公是来宋隆的始祖。从陈婆洲之名证实太婆先逝于公,何以得公卒后,六子奉母始来呢?而说迁塔脚可能曾住有之。

2. 其云“据父老相传…‘咸淳十年元德公之裔邓珉者由珠玑巷迁居高要县之白坭墟。’”此说不真实(咸淳十年是公元一二七四年宋末期了),而白坭狮山珉公的墓碑是大宋,其曾孙材辅公墓碑还是宋,再者三水县志、高要县(光绪时编的)县志载,邓珉是绍兴时朝议大夫,而绍兴与咸淳隔一四O多年。关于珠玑巷迁来实是各族人随大流之说,实因我祖先后曾居岭南始兴、南雄等地,再下南粤是真的。但并非由珠玑巷来。后世怀念故籍,但不详地址,用珠玑巷之名以自慰。且时间与相传的珠玑巷的事发,又隔百余年,何能是珠玑巷迁来的呢?

以上讲述否定了“陈老太带着六个儿子流落到肇庆花塔脚下”之说,否定了“邓珉由珠玑巷迁居高要县之白坭墟”之说。这些讲法和我的观点基本一致,我在发表的其它文章中已有说明。

四、《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错误

《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是【清】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岁次丁未季秋穀旦二十三传裔孙宾门、国光敬撰。【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八月十六日二十二传裔孙家让谨志(重刊)。当今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收藏的我认为是重刊的版本。

《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在三世世系中,有以下的一段错误记载:

三世(清塘)

与之,琼公次子,宋元祐五年官至宣议大夫。

这段记载,我认为是错误的。因为“宋元祐”是【北宋】宋哲宗(赵煦)在位的年号(这个年号用了九年,即公元1086年至1094年)。元祐五年是公元1090年。邓与之的父亲是邓珉的长子邓琼,邓琼在南宋举诗赋官至谏议大夫。那么,有何道理邓琼的次子邓与之在北宋元祐五年就官至宣议大夫?父子两人做官在时间(年代)上竟然相差了一百多、两百年?所以我认定这些记载是错误的。

看来,《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在撰写抑或在重刊中,在严谨、确切上还是存在问题的?我个人分析:导致出错有可能是在清朝时期抑或民国初期,在撰写或重刊期间受到在南海、三水流传着的以上所讲到的一些错误的影响,出现了这样的“阴差阳错”的错误,除此别无其它的解释。在《高要邓氏宗族源流》所讲的邓达智后裔邓与之就说“宋元祐五年官至宣议大夫”,可见是这样引伸而来的。

按照《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所载:“朝议公籍本江西南昌县。”那么,邓珉属于江西南昌的邓氏(即邓禹第六子邓训第三子邓悝之子邓广宗)的支系。这一支系的先祖如下:

东汉太傅封高密侯一世主讳禹(字仲华)谥元侯

东汉张掖太守二世祖讳训(字平叔)谥平寿敬侯

东汉封叶侯三世主讳悝(字照伯)

东汉世袭叶侯四世主讳广宗(号绍统)

东汉封赠邑侯五世主讳晦(号民瞻)

东汉广陵棠邑令六世主讳遄(字迁安)

据吴兴勇、郭长庚编著《邓姓史话》称:“汉末,邓遄为逃避曹魏忌害,举家迁豫章城南。”豫章(今江西南昌)。

而邓禹第六子邓训第四子邓弘长子邓广德次子邓建,是《珠玑巷邓氏族史》所讲“南雄邓氏”当今居于广东的邓邦仁、邓符协和邓越南的后裔,以及粤东“梅州邓氏”的邓志斋(号太乙)的后裔,都不是同一支系。邓禹第六子邓训第三子邓悝和第四子邓弘两兄弟早在一千九百多年以前就已经分衍成为两个不同的邓氏支系。

邓建的后裔在北宋时期已经入粤,散居在粤北、粤中及粤西。而邓珉是南宋末年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

《广东南海邓氏族谱》记载有关邓珉的情况,以及提供汇编《珠玑巷邓氏族史》的材料都不符合历史事实,纯属是清朝时期某些人的胡编乱扯。

在“南雄邓氏”的邓建支系当中,邓元德之子邓达智的玄孙叫邓与之,可能在北宋元祐五年官至宣议大夫。而邓珉之孙、邓琼次子也叫邓与之,同姓同名。邓珉来到高要白坭落籍,南宋临近灭亡,接着是元朝的外族蒙古人统治,邓与之是元朝初期时人,不能说他在北宋时期官至宣议大夫。元朝蒙古人是歧视南人的,邓与之不可能在元朝初期官至宣议大夫?其夫人汤氏也不可能被元朝诰封恭人?我觉得这些记载都不真实。

五、邓珉远徙落籍的历史背景

《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序”记载:“朝议公籍本江西南昌县”。“朝议公”指邓珉(官至南宋朝议大夫,故称“朝议公”)。我查阅过“百度知道”栏目,对“朝议大夫”的解释:文散官名。隋文帝始置。唐为五品下,文官第十一阶。宋元丰改制用以代太常卿、少卿及左、右司郎中,后定为第十五阶。若是五品官就相当于当今的地(师)级干部,比“县衙”的“太尉”职位高。而宋朝定为“第十五阶”,我就不清楚如何区分?

在宋朝,当今的江西南昌是“江南西路”的“洪州”。宋朝“江南西路”领洪州、虔州、吉州、袁州、抚州、筠州、兴国军、南安军、临江军、建昌军,共49县。相当于今江西大部分地区及湖北东南部分地区。治洪州(今江西南昌市)。

在中国历史上,【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立国一百二十六年的金国,在宋朝和蒙古的联手夹击之下灭亡。此后十九年,也就是【南宋】宝祐六年(公元1253年)蒙古开始全面侵略南宋,对偏安江南一百二十多年的南宋王朝实施攻击。邓珉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从江南西路的洪州(今江西南昌)来到广东路的肇庆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

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的前一年,中国历史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宋军凭借襄樊夹汉水、地险城固的有利地形,与元朝蒙古兵持续对峙了六年之久樊城和襄阳(今湖北襄阳)于【南宋】咸淳九年(公元1273年)正月和二月,相继被元军攻陷。宋军守护的汉水防线彻底崩溃。

襄樊之战是南宋与蒙元之间一场决定生死存亡的战争,襄、樊这一军事重镇的陷落,决定了南宋灭亡的命运。消息传到了江南,南宋朝廷和江南百姓大为震惊!元朝蒙古兵即可跨越长江攻击南宋王朝。邓珉身为朝议大夫,其长子邓琼身为谏议大夫,他俩消息灵通,深感南宋王朝危在旦夕。

襄樊陷落,江南陷入了恐慌!因为146年前金国灭亡北宋,以及144前金兵渡过长江追击宋高宗和隆裕太后,江南官民记忆犹新,讲到外族入侵有如“谈虎色变”。人们不会忘记【北宋】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兵攻陷北宋京都汴京(今河南开封),将宋徽宗(赵佶)和宋钦宗(赵桓)父子(两个皇帝)以及皇后、皇妃、公主及皇亲国戚和大臣等十万人连同金银珠宝押往金上京(今黑龙江阿城)。所有女性(包括皇族和官太)全都沦为金人的妻妾、娼妓,其他都要从事苦力杂役。这一历史事件被称之为“靖康之耻”,宋代汉人铭刻在心,抗金的民族英雄岳飞就发誓“要直捣黄龙府”(摧毁金贼的老巢)。

两年之后,即【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金兵再度南下围攻南京(南宋京都,今河南商丘)。宋高宗(赵构)在杨州得知金兵追至急忙渡过长江逃到镇江(今江苏镇江),金兵渡江一直追他,将他追到了越州(今淅江绍兴)、明州(今淅江宁波),高宗率大臣登船经定海(今淅江镇海)逃往温州。由于金兵经受不了海上的大风大浪才放弃了继续追击宋高宗。

而隆裕太后(宋哲宗赵煦的皇后,孟氏)逃离南京,金兵一直在追,她从安庆渡过长江逃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再逃到洪州(今江西南昌),金兵兵临洪州城下之前,隆裕太后得以逃脱。金兵最后一直将隆裕太后追到了虔州(今江西赣州),可能金兵和日本鬼子一样不敢进山,这才撤回。

渡江的金兵被抗金的民族英雄、宋朝名将韩世忠围堵在“黄天荡”(长江下游的一段,在今江苏南京东北),打得金兵元帅金兀术大败,从此金兵不敢再渡长江。宋高宗这才从海上回到临安(今淅江杭州),建起南宋京都。隆裕太后得知宋高宗在临安落脚前往投靠。

面对这次襄樊的陷落,江南的南宋朝野极度恐慌。邓珉是在襄樊失陷之后半年一家来到高要白坭。如果走路到南雄,再乘船或竹筏沿浈水和北江来到高要白坭,一家老少也得用三几个月时间。所以我认为作为朝廷命官的邓珉,绝对不可能也不敢早早就弃官带上家眷远逃到外地闲居。他并非是南雄的当地人,对当地情况一概不熟,况且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无依无靠,一家六口(未算孙子和管家),在南雄邓家坊(或珠玑巷)闲居,靠什么为生?这种讲法就不切合实际。

【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正月,邓珉一家跟随管家陈伟来到广东路肇庆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可能邓珉一家来到南岭以南,称之为“南雄邓氏”根本就不知有这么回事?

元朝蒙古人统治是短暂的,只有九十多年。不过,三几代人也就此过去了。蒙古人禁止汉人纂修族谱、族史,致使流传的族谱、族史散失和中断纂修。可能就是这些历史原因,导致《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无记载邓珉的前承世系。时至明清时期,出现了重修、补修族谱、族史的热潮,但因多种原因致使重修、补修族谱、族史出现了严重错漏,加上掺杂了一些人的个人偏见,造成族谱、族史的乱七八糟,甚至面目全非。尤其是清朝乾隆年间刮起“强拉名人做祖先”的歪风,影响最大最坏、流毒最广最深。

【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七月,也就是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才半年多一点,宋度宗(赵樭)去世,终年三十五岁。他对后事没有安排,只留下三个未成年的儿子。就在同一个月(七月),元朝蒙古兵渡过了长江,一路兵临临安(今淅江杭州,南宋京都);一路渡过江州(今江西九江)。邓珉来到高要县白坭墟一年多一点,【南宋】宋恭帝(赵)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三月,南宋王朝灭亡。元朝蒙古将领伯颜占领临安,部署北归事宜。元军满载着接管过来的南宋户口版籍、册宝依仗、车辂辇乘、礼乐祭器和图书珍玩等,押解着宋恭宗及其母全太后与两宫后妃、外戚、宗室、大臣、学生等数千人北上元大都(今北京)。历史似乎又重演了北宋灭亡时的“靖康之耻”那一幕。

我所讲的南宋灭亡,未有计算【南宋】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正月,宋端宗(赵X)的小朝廷流亡的三年。祥兴二年(公元1279年)二月,宋军在崖门(今广东新会)南海中,与元军决战,战败时陆秀夫背起八岁的宋卫王(赵X)帝X跳入大海,流亡近三年的南宋小朝廷彻底灭亡。

就在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两年多一点,汉人降元的将领吕师蘷率领蒙古兵一举将“广东路”的南雄州(今南雄)和韶州(今韶关)攻陷。“广东路”领肇庆府、德庆府、英德府、广州、连州、南雄州、韶州、循州、惠州、梅州、潮州、新州、南恩州、封州,共40 县1监,相当于今广东省除雷州半岛以外地区。治广州(今广东广州市)。确切地说,邓珉落籍地是“广东路肇庆府高要县白坭墟”(今广东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

综上所述,邓珉一家是在这样危难的历史背景下来到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所有讲述与历史事实不符,都是明清时期某些人的胡编乱扯。

六、附录(《三水白坭邓氏族谱》邓珉的二至四世裔孙部分世系)

二世

讳琼,珉公长子(南宋举诗赋官至谏议大夫)配杜氏(诰封恭人)公妣合葬南海大仙岗后山坐,子:义之、与之、寿之、元之

讳柔,珉公次子配李氏,子:茂之

讳珠,珉公三子配陆氏,子:明之、本之

讳琬,珉公四子配梁氏定居上灶头乡,子:郭轻、郭豪、郭光、郭寿

三世(清塘)

义之,琼公长子,妣  氏

与之,琼公次子,宋元祐五年官至宣议大夫,妣汤氏诰封恭人,合葬庄头穴名明虾出水向,子:子文、子清、子良,由白坭迁清塘

寿之,琼公三子妣  氏

元之,琼公四子妣  氏

三世(白坭)

茂之,瑈公之子妣李氏,子:子荣、子余、子明

明之,珠公长子妣  氏,子:材辅、应杰

本之,珠公次子妣李氏,子:开发

三世(灶头桥头洲石头)

郭轻,琬公长子妣陈氏,子:一齐、日齐

郭豪,琬公次子妣  氏迁居省城高明第街今失考

郭光,琬公三子妣陈氏由灶头迁居坭桥头乡,子:作儒、世儒、明儒

郭寿,琬公四子妣陈氏,子:纯仁、纯义、纯礼、纯智

四世(清塘,琼公之后)

子文,与之长子妻谢氏,子:真叟、端叟、惠叟、辛叟

子清,与之次子妻陆氏,子:孟叟

子良,与之三子妻李氏。子:奇叟、章叟

四世(白坭,瑈公之后)

子荣号文兴,茂之长子,妻刘氏、李氏,公与刘氏合葬煲洲塍,李氏葬大石坑,子:  然、希合、士慧、德润

子余,茂之次子妻陈氏,子:千一、千二、千七

子明,茂之三子妻何氏,子:执中、宜中

四世(白坭,珠公之后)

材辅,明之长子妻  氏,迁居失考

应杰,明之次子妻  氏,迁居失考

开发,本之长子妻何氏,子:永世

四世(灶头、桥头、洲石头,琬公之后)

一斋,郭轻长子妻陈氏,子:淋甫、彬甫、森甫

月斋,郭轻次子妻陈氏,子:康子、晚子

…【注】后续至第二十六世,由于太多,未有继续抄录。

上面所说的郭轻、郭豪、郭光、郭寿,是邓珉第四子邓琬的四个儿子。他们的后裔当今散居在三水乃至高要金利等地。那么,说邓琬回迁南雄邓家坊是不真实的。至于广东南雄有无“邓家坊”?我觉得不必考究。

七、结束语

收藏在广州市文德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的“特藏部”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不分卷)装订成16本(书号:K/0.189/241)数量多、篇幅大,从第2本至第16本为各个分支的世系(从一世记载至廿六世)。邓氏族人若有兴趣可以前往阅览,只要办理《阅览证》即可借阅,允许拍照(每张收费1元),但不得外借。

我们应当相信收藏在广州市文德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记载真实、准确。而记载邓与之于宋元祐五年官至宣议大夫则是肯定的错误。

我们还可以通过运用数学运算的方法进行推算验证。以我为例,从邓珉到我的世系:珉→珠→明之→材辅→溁深→祯奇→创基→敬天→振铎→宗裔→世富→时升→茂雄→携赤→京元→进龙→上扳→凤翔→文广→建侯→洪寿→坚枝→焕高→伟坚,相传廿四代,我是邓珉的廿四世孙。

① 我生于1942年,邓珉于1274年来三水白坭。1942-1274=668,668÷24=27.82(年/代)

② 以去年的2010年,2010-1274=736,736÷24=30.67(年/代)

从以上推算的结果来看,例①≮20或≯30我认为应属准确;例②稍稍>30也应属准确。那么,说邓珉于南宋末年的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应当是属实的。

当然,我们不清楚邓珉几岁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在我出生前下一辈的“钜”字辈亦已出生,推算的“年”和“代”都只能是“约数”,那么结果也只能是“约数”,不可能是绝对值。但是“年数”或“代数”直接影响结果,那么结果若过小或过大都只能说明有误。根据上述的推算,可以看出如果按照《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所讲的那些相差一百几十年进行推算,推算结果会远远大于30年/代。因此说,这些所说的年代都是错误的。

《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记载的世系从邓珉(一世)开始一直记载至廿六世。那么,当今三水、高要两地近年出生的邓珉的裔孙应该是第廿七代或第廿八代。

现存《高要县白土区思福乡乐堂村居庆里邓氏族谱》记载:八世祖世富,宗裔长子,居庆里邓氏开坊始祖。由于族谱在前散失,是新加坡高要同乡会重新整编的,没有记载邓宗裔以前的世系,但我认为“八世祖邓世富”是从邓材辅起算的,也就是说从高要宋隆邓氏起算的。那么,对照上述所列的世系,邓世富是邓珉的十一世孙、邓材辅的八世孙、邓溁深的七世孙,这些应该都属准确。这就进一步验证了邓珉是南宋咸淳年间来到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

《珠玑巷邓氏族史》P217还有一段记载:珉生四子:琼、瑈、珠、琬。琼生四子义之、与之、寿之、元之。瑈生一子:茂之。珠生二子:明之、本之。琬生四子:郭轻、郭豪、郭光、郭寿。这些记载与《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记载基本一致,也就证实了邓珉是南宋咸淳年间来到高要县白坭墟落籍。

在明、清和民国时期,高要邓姓族人存在严重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想,不承认宋朝灭亡之后继而统治的元朝。这些的极不真实的做法也是起到了误导的作用,例如在祖先的墓碑、灵位上有将“元”写成“宋”,以抵制元朝蒙古人的外族统治。以上有些讲述能够看出,邓材辅的碑文就是明显的例证。前些年,广东高要市金利镇要西村的邓姓族人回到广东高要市回龙镇刘村(邓材辅长子邓源深始居地)认祖归宗,他们用木牌签写的“二世祖、三世祖的灵位”是临时用来拜祭祖先的,也将“大宋”两字写在最上面。他们的庆典相片我看过。我就在想:邓珉一家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不几天南宋王朝就灭亡,继而就是元朝的蒙古人统治。按理(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说邓材辅迁居肇庆已是元朝中期,而族人非得要在他的碑文上面写上“大宋寿官”四个字。那么,邓材辅长子邓源深的二、三世孙已经接近元朝末年(元朝只有九十多年历史),也非得要写上“大宋”两字。

历史应该是实事求是,不能弄虚作假!历史是任何人篡改不了的。这样做只有一个结果:是前人在愚弄后人!所以我说邓材辅的碑文应当如实地写上“元寿官”三个字,书写其它都是笑话!碑文竖立在众目睽睽的广庭大众眼前,只能是招谣惑众!唯独只有在骗不知、不懂、不理的人。

不过,《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却能实事求是地写出:元朝九十八世业基妣蒋氏。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是实事求是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

通过以上所有的讲述,当可归结:广东三水白坭邓氏始祖珉公籍本江西南昌县。因逃避蒙古兵燹,南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正月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今广东三水市白坭镇)落籍。广东三水白坭邓氏出自东汉太傅高密侯邓禹第六子邓训第三子邓悝之子邓广宗的支系,是目前居于我国南岭以南唯一的一支来自江西南昌的邓氏支系。大概元朝中叶,邓珉曾孙、邓珠之孙、邓明之长子邓材辅从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迁徙广东高要县宋隆水流域(宋隆地区)落籍。广东三水白坭邓氏与称之为“南雄邓氏”和“梅州邓氏”等等都只是同为邓姓的宗族,并非是同一支系。邓珉没有在广东南雄邓家坊或珠玑巷居住,他一家跟随管家陈伟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可能只是路过南雄珠玑巷而已。

【注】:本文相关资料,有些已拍摄成相片,详见本博客的“相册”栏目“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和“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的有关内容。浏览这些相片时,要注意相片底下的“评论”栏目,有些相片附加有说明。如果相片显示的字太大,可调比例百分之五十,缩小些就很清晰。

  评论这张
 
阅读(131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