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源自江西南昌邓氏  

2011-05-27 14:0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收藏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记载:朝议公籍本江西南昌县。邓珉为南宋“朝议大夫”,故称“朝议公”。

【南宋】咸淳十年(1274)正月,因逃避蒙古兵燹,邓珉偕同黄氏夫人带着四个儿子:邓琼、邓瑈、邓珠、邓琬从当时的江南西路(今江西省)洪州府南昌县跟随管家陈伟来到当时的广南东路(今广东省)肇庆府高要县白坭墟(今广东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落籍(据说陈伟原籍高要县白坭墟)。邓珉系广东三水白坭邓氏始祖。

以上所载,否定了自清朝乾隆年间流传至今历时两百多年的不实之词!澄清了“邓珉并非是邓元德之后”,“邓珉也并非是邓达礼(邓越南)之弟邓达智的这一支系”,彻底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目!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是唯一的一支居于我国南岭以南来自江西南昌邓氏的支系。

参照《后汉书》、《邓姓史话》和《江西邓氏简志》的讲述,江西南昌邓氏是邓禹→邓训→邓悝→邓广宗→邓晦→邓遄的支系。

《邓姓史话》称:“汉末,邓遄为逃避曹魏忌害,举家迁豫章城南,为邓氏江南支系之祖。”安徽《邓氏宗谱源流序》也说:“汉末,邓禹后裔因避乱至南昌城南三十五里的梅湖南涯,地名叫三川里。”【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在豫章中大街(今南昌市胜利路)观音巷建有邓氏宗祠,在其祠谱中,将邓遄列为邓氏始迁之祖,南昌地区的各邓氏家谱记载也与此相同。邓遄同一世祖邓禹、二世祖邓训、三世祖邓悝、四世祖邓广宗、五世祖邓晦,并列为江西邓氏公奉主位。

《江西邓氏简志》载有一至三十七世系,简要摘录于下:(所列世系虽然冗长、生疏,但对查证邓珉先祖也许会有帮助)。

一世,邓禹(2-58)字仲华,祖籍荆州府南阳郡新野县。妣刘氏、继娶万氏,生十三子:震、袭、珍、训、鸿(其余不详)。

二世,邓训(34-92)字平叔,妣阴氏,生五子:骘、京、悝、弘、阊,一女:绥(东汉和帝刘肇皇后,史称“和熹邓皇后”、“邓太后”)。

三世,邓悝(77-143)字照伯,妣黄氏,生一子:广宗。

四世,邓广宗(97-166)字绍统,妣杨氏,生一子:晦。

五世,邓晦(146-208)字宾旸、号民瞻,妣郭氏,生二子:遄。

六世,邓遄(177-223)字迁安,妣刘氏,生一子:璨。

《江西邓氏简志》收集到的所列世系,有八代世系欠缺(不详),出现“前不连、后不接”;所列“生卒年代”明显有误。

在广州市文德路的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收藏的《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没有记载邓珉的前承世系,令人十分费解?按理说,对于先前的两、三代祖先情况的记忆,在人们的头脑中是“挥之不去”的。不过,《三水白坭邓氏族谱》的记载,毕竟已经成为事实!

对于邓珉一家从江西南昌县远徙广东高要县白坭墟,不能忽略他们当时所处的历史背景:

元世祖忽必烈是中统元年(1260)即位的,中统三年(1263)平定了李璮之乱,彻底铲除了南宋政权在中原腹地的牵制力量;中统五年(1265)与其争夺汗位的阿里不哥最后归降,蒙古贵族内部的离心势力也终于消除。这样,忽必烈已无后顾之忧,具备了全力进攻南宋的政治军事条件。景定二年(1261)刘整由宋降蒙。咸淳三年(1267)蒙古用刘整之计,在襄樊城外埋下了钉子,截断了襄樊的供给线。接着刘整向忽必烈建议:消灭南宋,统一全国,正当其时。他极有战略眼光地提议:集中兵力进攻扼踞汉水中游的襄阳和樊城,然后由汉水入长江,直下临安。

咸淳八年(1272)元军围困襄樊已经五年。咸淳九年(1273)正月,元军兵分五路,向樊城发起总攻,樊城失陷。二月,元将阿里海牙以“回回炮”轰襄阳,一炮击中谯楼,声震如惊雷,诸将多越城降元。阿里海牙亲至城下招降,宋将吕文焕势穷援绝,遂与其折箭为誓,献城出降。至此,长达六年之久的襄樊之战宣告结束,元军取得了宋蒙战争以来空前未有的胜利,牢牢掌握了通向长江的“管钥”。南宋王朝危在旦夕!

邓珉是咸淳十年(1274)正月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的,这时是襄樊失陷的第二个年头。邓珉一家离开江西南昌县远徙广东高要县,是出自当时的形势所逼。邓珉是朝廷的官员,他不会也不敢提早就弃官携带家眷远逃到广东南雄闲居?《珠玑巷邓氏族史》说邓珉居住在南雄珠玑巷,《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说邓珉居住在南雄邓家坊,这些的说法不一,都是无稽之谈!甚至是胡编乱扯!

德祐二年(1276)三月(也就是邓珉来到高要县白坭墟的第三个年头),元朝蒙古兵攻占临安(今淅江杭州),宣告了南宋王朝的灭亡。历史重演了【北宋】靖康二年(1127)的“靖康之难”那一幕,元军满载着接管过来的南宋户口版籍、册宝仪仗、车辂辇乘、礼乐祭器和图书珍玩等,押解着宋恭宗及其母全太后与两宫后妃、外戚、宗室、大臣、学生等数千人北上元大都(今北京)。

尽管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等大臣带着幼主出现在珠江口的“伶仃洋”和当今广东新会的“崖门”抗击元军。但无济于事,未能拯救灭亡的南宋王朝。

那么,《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没有记载邓珉的前承世系,可能有以下的几个方面的原因:

1.处于逃避蒙古兵燹而远徙外地,不可能携带更多的物品,家谱肯定是没有携带。那么,江西南昌邓氏族谱的记载就此失落?

2.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才两年整南宋王朝就灭亡。从此开始了元朝蒙古人统治的90多年期间,蒙人禁止汉人纂修族谱。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导致族谱纂修中断和散失最为严重的时期,可能从此没再提及江西南昌邓氏的前承世系?

3.《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是【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撰写的,距离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落籍相隔573年,可能邓珉前承世系根本就没再流传下来?

我曾经有过打算前往江西南昌查证,现在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1.从上述所列世系出现八代中断,很难衔接?不可能追寻下去?《江西邓氏简志》费了这么大气力收集的资料,居然有八代中断?查证的希望非常渺茫!

2.据我所知,在江西南昌县内目前有大小的73个分支,他们掌握的族谱多是明清时期编写的,有些甚至是民国和解放后编写的,这些族谱与邓珉所处的南宋时期相隔甚远,涉及不少世系?很难查证得准确、齐全?

3.邓珉为南宋“朝议大夫”,属于“散官”(没有固定职位),大概是正五品或从五品(相当于当今的地师级干部)。宋朝机构臃肿、官员繁多,“朝议大夫”、“谏议大夫”一类官员为数不少?这类官员在文史资料中不见得就有完整的记载?

4.邓珉是1274年来到高要白坭墟,年纪大概40多岁,也就是出生于【南宋】绍定年间(1230至1233年)前后,他大概是邓禹的58世裔孙,与37世大概还相隔有十多、二十世。而《江西邓氏简志》所列的37世很多与邓珉已经是同年,甚至还有比邓珉年幼?这就是很大的一个错误?

5.有人提议通过对邓珉的“珉”字的“王”字偏旁进行查证?我历来觉得“字辈”(广东有说“字派”)是不现实的!现在仍有不少人经常说他是什么字辈?这是笑话!邓姓从来就没有统一的使用过字辈?大范围的邓姓字辈是绝对没有的,只是在本地和近亲中有所使用。邓珉父子五人的名字全都是“王”字偏旁,说明了同辈讲究名字的偏旁,先后两辈则不讲究。就这点来说,没有查证的依据和价值。

目前, 我手头上共有三份世系。《邓姓史话》主要是讲述江西和湖南的邓氏,所列的世系与《江西邓氏简志》所列的世系,有些对不上?《珠玑巷邓氏族史》主要是讲述“南雄邓氏”(地域是粤北、粤中和赣西南),所列的世系是邓禹、邓训、邓弘、邓广德、邓建的支系,对于邓文瑞和邓璠的讲述出现了与《邓姓史话》的同名、同年代、同事例的“三同怪事”?与《江西邓氏简志》也有相同的记载。对于邓文瑞,虽然唐史有载,说他“四世同堂、五百余口”我觉得不符合事实?对于南唐邓佑、邓佶两兄弟少年登科,《江西邓氏简志》没有提及,但《邓姓史话》和《珠玑巷邓氏族史》两书出现了同名、同年代、同事例的“三同怪事”?

上述《江西邓氏简志》所列世系,“生卒年代”很不准确?我简单举出下例:

① 三十六世邓辐(生于1068年),三十六世邓维堮(逝于1184年)这一代最早出生与最迟逝去相隔116年,我觉得不可能间隔这么大?

② 三十七世邓文萟(生于1086年),三十七世邓景泰(逝于1345年)这一代最早出生与最迟逝去相隔259年,我觉得不可能间隔这么大?

③ 三十七世邓景泰(1208-1345)说他137岁我觉得不可能?

其实,可以通过“除法”进行验算:1345÷37=36.35,那么36.35年/代是绝对的错误。且还应是“算头不算尾”或“算尾不算头”,应该以36相除,1345÷36=37.36年/代就显得更大?若以22年/代,用邓珉来到广东高要县白坭墟的1274年相除,1274÷22=57.9代。我认为邓珉应是邓禹的58世左右?而《江西邓氏简志》所列37世的1345年已经到了【元】至正五年。这时该是邓禹的61世孙在世的期间。

《高要县邓氏宗族源流》所列的邓达智的世系,将邓珉说成是他的后裔,将邓珉说成是邓氏第92世孙,都是错误的。邓珉不是邓达智的后裔,邓珉也不是邓氏的第92世孙。

综合上述情况,我不打算费一番功夫前往江西南昌进行查证。

现在有人振振有词在说进行全国邓姓的“联谱”,据说2010年5月29日在湖北武汉市科园宾馆召开了会议。报导说“联谱统一定名为《炎黄邓氏总谱》,各省族谱定名为《炎黄邓氏总谱.某省卷》。我觉得有如“螳臂挡车”谈何容易?一些邓氏宗亲联谊会要搞这些,没人能够阻拦。不过,结果必定是笑话!错漏会比天上的星星还多!1998年广东南雄珠玑巷邓氏后裔联谊会进行汇编《粤赣边邓氏联谱》,从广东和江西收集到的族史、族谱资料汇集起来,结果如何?就是后来为了迎合广东开展到南雄珠玑巷“寻根问祖”将这些资料摇身一变成为《珠玑巷邓氏族史》。这本书已经被我勘查出19处错误!这就是“联谱”在前的先例?我觉得不应做没有必要、且不切合实际的事。“炎黄邓氏联谊总会”为了出人头地、统领全国邓氏,名堂还会多多?有命走着瞧吧!“联谱”无非是收集各地族谱汇集起来,最后被笑话的还是各省、各地的“联谊会”。“联谱”有何目的?现在不好说。不过,有必要先将丑话说在前:是否想将邓州写入“联谱”说成是“邓姓之源”?是否想将吾离写入“联谱”说成是“邓姓始祖”?

  评论这张
 
阅读(32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