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对邓氏族谱族史的看法  

2012-02-17 18:1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05日我发表的《七年的艰辛历程―记研究邓氏族史走过的路》一文说过:“我姓邓,但在60岁之前对于邓氏族史一无所知。”“是《珠玑巷邓氏族史》一书的错误将我推上了‘勘正该书错误,研究邓氏族史’之路”。从20036月开始接触邓氏族史,至今已有8年之多。在这8年的时间里,自200911月以来,多数时间是针对“‘邓姓之源’在邓州”这个问题发表个人见解。至于《邓氏族谱》接触很少,只是见过《三水白坭邓氏族谱》和《广东省高要市白土镇乐堂村居庆里邓氏族谱》,这都是本宗本支的族谱。至于其他的族谱见过广东南雄珠玑巷邓氏后裔联谊会汇编的《珠玑巷邓氏族史》、吴兴勇和郭长庚编著的《邓姓史话》、江西邓氏简志编纂委员会整编的《江西邓氏简志》和河南省新野县史志编纂委员会整编的《邓氏族史》所列邓氏族谱的世系,但感觉并不完整、也不准确?

对于邓氏族史,在总体概念上我认为可以追溯到子姓商族。有文字记载的子姓商族历史,首屈一指当是【西汉】司马迁著《史记.殷本纪》。邓姓历史从契至武丁的商族先公和商朝商王世系《史记.殷本纪》的记载是清楚准确的。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的记载,证实与《史记.殷本纪》的记载吻合。【春秋】魏国史官整编的、【宋】出土的《竹书纪年》的记载,也证实与《史记.殷本纪》和“甲骨卜辞”的记载吻合。故此,学者普遍认为邓姓出自契的系统。那么,邓州这帮人所说邓伯温是邓姓始祖,当是胡说八道。

当今邓姓是由曼姓改为邓姓,而曼姓是由子姓分封出来。从契到曼季的这段世系称之为“邓氏以前世系”,我认为称谓恰当。不过,其将无文字记载的、且难以考证的黄帝、玄嚣、蟜极、帝喾列在契之前欠妥?将传说的“三皇五帝”认定为邓氏以前世系的前四世祖,似有“强拉名人作祖先”之嫌?我不赞同这种说法。

对于“三皇五帝”的争论,从【春秋】开始历时已经两千六、七百年,至今仍是争论不休、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觉得“‘三皇五帝’有无其人?是男是女?是人是神?”的争论无实际意义,既无文字记载、又无文物考证,谁都说不清、可能永远也说不清?我认为“炎黄”不是一个实体?它是一种精神,是我们民族的象征;它是一种文化,是我们民族的纽带;它是一种情怀,是我们民族的支柱。将黄帝、玄嚣、蟜极、帝喾认定为邓氏先祖显得抽象,衔接也不确实?我始终认为这种说法是无知、是笑话。“邓姓之源网”的录入人邓明珍就我所说:“《珠玑巷邓氏族史》的‘邓氏以前世系图’不应将黄帝、玄嚣、蟜极、帝喾列为邓氏以前世系的一至四世祖?”他回复我说:“既然是‘炎黄子孙’,为何不能将黄帝列为邓氏的一世祖?”他是邓州市文化局的人,这点他比我更清楚?无须争辩,让他这样理解好啦!

邓姓远始祖是子姓商族始祖契,这是历史事实,对此无须分说和争辩。邓州这帮人编造邓伯温、舜帝、仲康的“邓姓的起源”是胡说八道。历史上从未有说“邓姓之源”,更无说“‘邓姓之源’在邓州”,如此之说是邓州这帮人故意搬弄出来的胡闹。

众所周知,当今邓姓(除了宣城邓氏、夏朝邓氏和少数民族邓氏)是【春秋】周釐王(姬胡齐)四年(公元前678年)曼姓邓国被楚文王(熊赀)所灭,曼姓邓国君主以及国人将家族改曼姓为邓姓,形成了当今的邓姓。至于曼姓,就要追溯到商王武丁(子昭)封其叔季父(字德阳)于邓(今河南南阳和湖北襄阳),建立侯爵,赐姓曼(故此季父又称“曼季”)。由此可见,没有历史上的“武丁封邓”和“楚文王灭邓”事件,也就没有当今的邓姓。这是谁也歪曲不了的历史事实!那么,“邓姓之源”就是晚商时期的曼姓邓国(地源当今河南南阳和湖北襄阳,始祖曼季),这也是历史事实,对此无须分说和争辩。

邓州这帮人胡闹“‘邓姓之源’在邓州”,是无知+笑话=无稽之谈!当今邓州之地在曼姓邓国时未有地名,是为曼姓邓国的属地。邓州是曼姓邓国消亡之后相隔1261年因“罢天下郡”所置。到目前为止未见有任何文字或者文物能够证实邓州是“邓姓之源”?参加“邓姓文化研究座谈会”的人,以为安排参观证实“‘邓姓之源’在邓州”的出土文物资料?结果没有这一回事!令一些与会者非常失望!由此可见,邓州申报的“‘邓姓的起源’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文学)就是一帮愚氓的随心所欲,想通过愚弄专家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至于邓姓的分衍支系和族谱记载,近段时间在“邵阳网”和“湖南网”成了热门话题。我觉得应当感谢湖南邵阳的邓国卿宗亲和福建龙岩的邓又铭(邓主光)宗亲、邓一平宗亲,他们“抛砖引玉”将问题提了出来供大家讨论。

从商王武丁(子昭)分封曼姓邓国至今历时3200多年,从始祖曼季(字德阳)至今繁衍一百几十代。由于时间久远、分流广泛和繁衍庞大,这座“金字塔”型的邓氏世系难以理清?历史上的迁徙和战乱造成了族谱散失。尤其是元代蒙古统治者实行民族歧视,禁止汉人修撰族谱,出现过九十年的中断。明清时期进行了普遍的补修和重修族谱,但在修谱中掺杂了不少的个人偏见,更为严重的是清朝时期刮起了“强拉名人作祖先”的歪风,致使一些族谱已经面目全非。

当今流传的算是负有盛名的《南阳邓氏族谱》,不见得就是真实?附载在前的《南阳邓氏族谱源流序》可能就是伪托之作?这份族谱所列的147世由曼季至邓禹的这一部分的世系,对照河南新野县整编的《邓氏族史》和福建龙岩邓一平宗亲的撰文《从殊异的我支旧谱说开去》讲述的世系,就有很大差异?以吾离为例,《南阳邓氏族》列为19世,河南新野县整编的《邓氏族史》则列为33世,邓一平宗亲说他们的旧谱则列为30世。这三份世系所载的三几十个先祖的名字,多是一本一种说法,到底哪本为准?难以定夺?历来所说曼姓邓国由曼季至明渊(邓祁侯)传22世的真实性?已受质疑。那么,在广东清远的邓诗汆说他是曼公118世孙,广西北海的邓敦伟说他是曼季115世孙,都要打上一个问号?没有确实可循、可信的推算依据?

再从邓又铭宗亲撰文《西晋良吏邓攸岂能是邓氏最早入闽始祖》、《从宋臣邓绾到“福建始祖”邓大猷,可信吗?》和邓主光宗亲所撰文《威廉“南阳邓氏族谱”中的邓朗与邓攸》来看,已经明确指出邓威廉从马来西亚带回的、被他称为“家谱”(《南阳邓氏族谱》)所载存在诸多错误,这份族谱的真实性?也受到了质疑。

其实,2010221日在“邓姓之源网”发表的撰文《邓氏族史的一桩怪事》已经指出:邓文瑞、邓璠、邓佑、邓佶在江西、广东和湖南的不同分支的族谱所列的世系中都有同名、同年代、同事例的“三同”怪事?广东佛山邓伟华宗亲看过我发表的文章,在“评论”栏目说:“你所说是从那里收集回的弄不好真是邓姓的一场笑话哦?”其实就是“一场笑话!”为了证实这桩怪事,我又撰写了《再说邓氏族史的一桩怪事》发表,并将《珠玑巷邓氏族史》和《邓姓史话》两书的相关段句拍摄成相片上传到了本博客的“相册”栏目,说明我不是在无事生非。

以上所说的类似情况,可能并非仅仅就是这些,应当是较为普遍。正因为存在这些的错误,我坚决反对搞什么的《邓氏总谱》(联谱)。倘若将这些经过收集、转抄、整编,整理成的“总谱”必然就是一本“总错误”。我不相信邓姓有这样的“专家”能将这些一一分理清楚?那么,宁可维持原状,总比继续传播错误、甚至再扩大错误要好。

福建龙岩邓一平宗亲算是“打开窗门说了亮话”,他在《我支旧谱序言(跋)的精彩段句赏识》指出当今邓姓并非都是禹公的后裔,他们这一支(包括湖南醴陵邓氏)保存的旧谱记载吾离是始祖,说在吾离之后22世就与禹公支分支派了。我觉得应当正视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想过:与邓禹同时代的邓晨、邓晔、邓邯、邓彪、邓宽(邓禹之弟)等等他们的后裔何去何从?不应穷尽(终矣)?那么,是否都认邓禹作祖先?若然如此,也就回到了邓国卿宗亲撰文《以禹公为邓氏一世祖好》所说的“攀高门第”这个问题。

门第,既指家世、显贵之家;又指家庭或家族的社会地位。“门第”观念,可以追溯到两晋南北朝。两晋南北朝时有“士族”和“庶族”的严格之分。而且在南朝时期特别严重,是当时极为重要的社会现象。概括地说,是把地主阶级的上层叫士族,下层和平民叫庶族,上下层之分不以官职、财产为准,而依长期以来形成的社会地位为准。士族也叫做世族、高门、势族(有地位有势力的人家)、望族(地方上的大族)。还有素族,是门第较低的士族。至于寒门、寒族、寒流、寒人,都是指门第低微的人。士庶之别的产生,要从东汉说起。东汉时随着大地主阶级的发展,一部分世代官宦的家族,势力日益见大。门阀特权自然也决定了官吏的选举。到了三国时曹丕(魏文帝)受禅前夕,采用陈群的建议,立九品官人法,在州郡设中正,分九等(上上到下下)评议定士人,依其德才选拔录用。这就是所谓的九品中正制。九品以一、二品为上品,三品以下都是卑品。大致三、四品还勉强可以,再往下对仕进的影响就极为严重,一般不能做官,只能充吏了。中正不敢或不肯得罪当地的门阀,所以到了【西晋】太康五年(284年)刘毅《请废九品中正制疏》就说“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社会现象。这样,九品中正制就对门阀势力起了巩固和维护的作用。南朝士庶之别最严,就是因九品中正制发挥得最为充分。分别贵贱、士庶,必须稽考谱牒,否则人人都可以假冒。因此谱学成为当时的显学。由于家世与荣辱关系太密切,就难免有人要有意作伪。齐梁帝室自称系出自西汉萧何,逐代官位、名讳,都开列得明明白白;陈武帝也自称系出自汉陈之后。这些伪造的痕迹都极明显。梁武帝(萧衍)指出,谱牒常有错误,“冒袭良家,便成冠族”(冠族亦即士族)。

在东汉初期,汝南袁氏、南阳邓氏、扶风窦氏、弘农杨氏是四大豪族。例如汝南汝阳袁氏从章帝(刘)时袁安任司空起,四世五人位至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到了东汉中期,又形成了马、窦、邓、梁与皇室有外戚关系的四大豪族。就南阳邓氏来说,是东汉时期显赫盛名的豪族,“中兴汉室”二十八功臣之首的太傅高密侯邓禹家族声望影响深远,直至当今仍是邓姓族人炫耀的光彩!那么,在两晋南北朝期间深受“门第”的社会风气影响,是否就有“攀高门第”而认邓禹作祖先?将自己说成是邓禹的后裔。

在封建时代的中国,一直很重视族谱的续写和修撰。“自隋唐而上,官有簿状,家有谱系,官之选举,必由于簿状;家之婚姻,必由于谱系。”在“家天下”思想统治下的社会里,重视姓氏族谱是必然的。一方面,它是维系封建社会的重要支柱;另一方面,它又是以“姓”为血缘的宗法制观念的反映,是封建社会传宗接代、承统“香火”有需要。

“光宗耀祖”的社会风气也流传久远。鲜卑族豪强李世民(唐太宗)认老子(又称“老聘”,姓李名耳,道家学派创始人)作祖先,立道教为国教;草莽皇帝朱元璋认朱熹(字元晦,南宋著名理学家)作祖先,尊崇理学;山东项城人的民国总统袁世凯认袁崇焕(明末名将广东东莞人)作祖先,派人到广东东莞建庙敬拜。这些都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笑话!

在清朝康熙至乾隆的盛世年间,重修、补修族谱过程中,就刮起了 “强拉名人作祖先”的坏风气。【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江西邓氏宗祠(省祠)供奉邓氏先祖排位顺序的“公奉主位”就将“周封邓侯吾离公”排在了首位,我认为这是“强拉名人作祖先”有根有据的历史实例。我并不否认春秋时期周平王(姬宜臼)对吾离册封“邓侯”,在当今邓州的吾离墓新建陵园就上书“邓国侯吾离陵”。我认为江西的这位编撰人不知曼季是邓姓始祖?他只知《春秋左传》载有“吾离朝鲁”,觉得吾离是邓姓名人,故将吾离认作邓姓始祖。不管怎么说,将吾离排列在“公奉主位”的首位是错误的,在广庭大众公示永世流传,只能起到“贬曼季褒吾离”的坏作用。

朱洪斌编著的《中华五百姓氏源流》指出:“我国古代许多家庭强拉名人作祖先,其作法实际上是不科学的。我国姓氏的来源有多种多样的途径,在发展过程中又经过离合演化,因此十分复杂。有许多姓氏同姓不同宗,尤其是一些大姓,来源更为复杂。如王姓是当今第一大姓,其主要来源今天可考者已多达数十种。今天的王姓人虽然同姓王,由于来源的差异,当然不可能有相同的血统。再如山东曲阜的孔姓,自孔子以来就有世代相连的世系,他们为孔子后裔是勿庸置疑之事,但如果认为天下孔姓都与孔子有关那就不符合事实了。从各种记载上可以考知,孔子的孔姓出自子姓,是春秋时期宋国贵族孔父嘉的后代;当时卫国也有孔姓,源于姞姓;陈国也有孔姓,源于妫姓;郑国也有孔姓,源于姬姓。这四支孔姓后来都有子孙传世,由于四支中只有孔子一人地位最高,其他三支为了抬高自己,而冒充孔子之后,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血统。特别是清代,全国孔姓与颜、曾、孟三姓联合修谱,凡姓孔者都被认为是孔子的后代,使本与孔子无关的其他三支孔姓人的假冒身份获得了正式的确认。从此,要想区分哪些人与孔子有血缘关系,哪些人与孔子没有血缘关系,就更加困难了。”我觉得朱洪斌以上所说,也并非是无事生非。我认为在邓姓当中,不是邓禹后裔而认邓禹作祖先的事目前未有听说,但我觉得由于历史的原因和人们的观念而认邓禹作为先祖可能会有其事?福建龙岩邓又铭和邓一平宗亲本着实事求精神指出他们这一支始祖是吾离,不是邓禹这一支的。那么,邓国卿宗亲倡议“以禹公为邓氏一世祖好”就成了一笑了之的笑话!我觉得若然将邓禹认定为邓氏一世祖?存在以下的三个不妥:首先,否认了邓姓公认的始祖曼季;其次,提出了既不是邓州、又不是南阳和襄阳的另一个“邓姓之源”;再次,将其他的邓氏(包括宣城邓氏、夏朝邓氏、其他少数民族邓氏)的渊源一概收归到了邓禹的名下。邓国卿宗亲的说法极不可取,邓禹是曼季之后四、五十世的裔孙,将他认定为邓氏一世祖岂不是否认了之前的始祖和所有的先祖?这与不能将吾离说成是邓氏始祖的道理是一模一样的,若从世系中间抽出某人说成是始祖,岂不要成笑话?

上面所说的“强拉名人作祖先”是不科学的做法,而在族谱中掺杂个人偏见是无事生非!广东南雄邓氏后裔联谊会汇编的《珠玑巷邓氏族史》,是前些年开展粤赣边邓氏联谱收集广东粤北和江西赣西南地区邓氏族谱资料整理后摇身一变而成。该书有载【北宋】熙宁年间江西泰和县邓元德携带四子迁徙广东南雄珠玑巷。之后邓元德之子邓越南(达礼)迁徙广东南海紫金堡,形成了珠江三角洲邓氏一大族系(称为“十六邓”)。在清朝时期就有人将广东高要白坭(今广东三水白坭)邓氏说成是邓元德之后,邓越南派下的,邓元德之子、邓越南之弟邓达智的支系。广东南海“邓氏纪念馆”管理员邓洪熙不辞劳苦走遍广东高要县三十多个乡村普查邓氏分布情况。他们错误地认为广东三水白坭邓氏始祖珉公在三水乃至高要的后裔都是邓元德之后、邓越南派下的、邓达智支系的。这种错误说法,从【清】乾隆年间流传以来已有两百六十多年,在广东高要就有邓姓族人信以为真,这种极不负责任的胡编乱扯竟然能够大行其道?

历史只有一个事实。广东南雄珠玑巷的网站提示“在广州市文德路的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收藏有《三水白坭邓氏族谱》。”我就亲自前往借阅了这套族谱。族谱有一句关键的话:“朝议公(指邓珉)籍本江西南昌县。”就是这句话彻底否定了历来的误传误说。族谱还记载了邓珉于【南宋】咸淳十年(1274年)正月,偕同黄氏夫人带着琼、瑈、珠、琬四个儿子逃避蒙古兵燹,从江西南昌县来到广东高要白坭墟落籍。所载的就是历史事实,整本族谱(不分册共十六本)只字没提邓元德、邓越南和邓达智。这宗历史不白之冤是怎么冒出来的?我认为没必要再去考究。不过,对福建龙岩邓又铭宗亲所说明清以前的邓氏族谱记载是不可信的,我不赞同这种说法。我发表的《对<珠玑巷邓氏族史>收集的“资料”的看法》一文所列举的史料记载错误都是清朝时期某些邓姓族人编造的。当然还有现代人邓祖善(广东南雄珠玑巷邓氏后裔联谊会秘书长)步故人后尘也说:“五房访公孙侍中康”(将邓禹第三子邓珍次子侍中邓康说成是邓禹第五子尚书邓访之孙)的笑话!

类似广东三水白坭邓氏的还有说南唐邓氏(宣城邓氏)的“李从镒是后主李煜第八子”和“李天和逃到湖南安化改李姓为邓姓”一事。当今网上有不少人在讲述邓姓来源,归纳起来无非就是四种说法:源自邓伯温族、源自夏朝邓国姒姓、源自曼姓改邓姓、源自南唐李姓改邓姓。对于这些的说法是否准确?我在发表的相关文章已经说过,在此不再重复。至于南唐邓王李从镒是不是为后主李煜(李从嘉)的第八子?我在发表的撰文《勘正“南唐李从镒其为后主李煜第八子”以及“李从镒之子李天和为避难逃到湖南安化改李姓为邓姓”》和《<宣城邓氏世系歌>读后有感》已经说明。南唐后主李煜(李从嘉)和李从善、李从镒是同为“从”字辈的同胞兄弟,他们仨是中主(元宗)李璟的六、七、八子。“宣城邓氏的博客”管理员邓煜宗亲在电话上对我说过是解放后有记者来到湖南安化采访,然后在报上发表文章讲述湖南安化的李姓改为邓姓的历史,报导出现了错误,一直以来都说“李从镒是后主李煜第八子”,甚至很有名气的历史研究员也是如此之说,且将此说写进了他们的专著当中。本博客【转载】的《宣城邓氏》(邓煜整编)一文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可是,至今依然有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照搬照套在胡说“李从镒是后主李煜第八子”。

对于邓氏族谱、族史的研究,一定要本着实事求是,不能意气用事。可以展开争论,充分发表个人见解,但说话要有依有据,且都要讲理、服理和认理。

  评论这张
 
阅读(488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