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传说、假说、胡说  

2012-08-11 10: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史学界对于无文字记载和有文字记载的时代划分,是以“盘庚迁殷”为界。在此之前,称为无文字记载的时代;在此之后,称为有文字记载的时代。

这一分界的依据,是根据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由于出土的“甲骨卜辞”刻(写)有文字,这种文字确认为商代文字(称“甲骨文”),是至今为止已经发现的最早的中国古代文字。

根据出土的“甲骨卜辞”的记载,考证了十九世商王盘庚(姓子名旬)将商都从“奄”(今山东曲阜)迁至“殷”(今河南安阳),开创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代。“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公元前1300年盘庚迁殷。

二十二世商王武丁(姓子名昭,史称“商高宗”)分封其叔季父(字德阳,又称“曼季”)于邓(今河南南阳)建立侯国,赐姓曼。这时,相距“盘庚迁殷”只有50年。据此,我推断:曼季是从“殷墟”走出了商王宫殿来到了“邓”(今河南南阳),建立侯国(曼姓邓国)。根据“甲骨卜辞”的记载,追溯曼季的始祖可以追溯到一世商王天乙(姓子名履,又称“成汤”)乃至远始祖子姓商族始祖契(又称“殷契”)。这是千真万确的邓姓渊源。

我倒觉得不可思义的是:至今没有几个邓姓族人认同这一邓姓渊源?反而就有邓姓人热衷于追随邓州这帮人所说的邓伯温?

安徽合肥的邓世权胡说夸父(即邓夸父,又名邓伯温)是远古时代的邓姓始祖。李乔和殷中玲也将“邓姓的起源”扯上了邓伯温族,并且说成是在邓州林扒镇。这些都是一派人妖鬼蜮的胡混之言。在当今的八百万邓姓族人之中,当数邓威廉和邓世权是最最胡混的两个,邓州这帮人之所以会胡闹?与他俩“自毁邓姓”的离叛作用直接相关;邓州这帮人之所以敢胡闹?与邓腾为首的这帮百多、两百个邓姓人的支持和纵容直接相关。邓姓历史文化被诋毁、歪曲和邓姓渊源被篡改,必然要追究到这三、五、七个邓姓罪人,他们已经留下了永远也洗刷不清的罪名!

传说,是指人民口头上流传下来的关于某人某事的叙述。

传说是对某人某事的叙述,有如鲁班的传说;又如邓伯温族的传说、舜帝邓墟的传说、仲康子国的传说。这些远古的传说,是出现在无文字记载的时代,被统称为“传说时代”的传说。

“传说时代”的传说,因无文字记载,它的传播方式(途径)只能通过人们的口说耳闻流传下来。可见,传说的来源是无据可查的?也就是说难以查证其有或无?真或假?传说在流传过程中,由于人的认知不同?会出现变异导致失实,甚至出现相同类似的各种各样的多种说法。事实上,对于邓伯温和舜帝的传说,当今流行有各种各样的多种说法,只是邓州这帮人“唯我所用”排除人们对于这些传说的众议和非议,一意孤行认定他们的唯一的一种说法,这是无知和蛮横的做法!我从来就不相信邓州这帮人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一手遮天?邓州这帮人之所以敢恶从胆边生,蛮横和嚣张至极,是因为有一帮邓姓人支持和纵容,这是邓姓人自己给自己种下了的蘖!

对于“传说时代”的传说,不应采取“一概论”:既不能一概肯定,又不能一概否定。对于邓伯温族、舜帝邓墟、仲康子国的传说也应如此。不过,邓州这帮人将这些传说说得比“珍珠”还要“珍(真)”,显然就是错误的。事实上,邓州这帮人是以“唯我所用”在讲述这些的传说,又是以“唯我所用”在编造这些的传说。

有人会说,这些传说当今都有了文字的记载。事实上,史前的传说多数都已有了文字的记载,并非是近、现代编造出来的“新说”。在【春秋】时期诸子百家做了大量的整理汇编工作,将“传说时代”的传说普遍地进行了纂编,编成“历史文献”流传下来。不过,应当明白:记载“传说时代”的传说的“历史文献”是通过收集流传的民间流传整理出来的,它的实质没有改变,依然是“传说时代”的传说。有如,【宋】罗泌《路史》记载“邓,仲康子国。”和【明】整编《明嘉靖邓州志》记载“帝仲康封其子于邓。”这些历史文献记载的就是“传说时代”的传说。但是,这些记载不甚完整?未有阐明:仲康封其子谁于邓?邓为何名称(国名或地名)?邓在何地?这就直接要受到质疑到底有无“仲康封子于邓”一事?《路史》和《明嘉靖邓州志》都没有说明历史资料的来源?也就难免会被人怀疑是罗泌等人自己编造的说法?历史文献记载仲康为姒姓,邓州这帮人将姒姓扯上了邓姓就是离题、离谱、离奇的,再将它说成是就在邓州,就更加显得可笑!

综上所述,传说不能一概肯定、也不能一概否定。那么,传说≠史实(历史事实),原因是它无法考证?

中国流传着无数的传说故事,有不少是民间文学的优秀作品,已有一百多个作品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国家法律保护。著名的有《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和《刘三姐》等等,这些人民群众集体创作的民间文学的优秀作品在民间广为流传。研究文学的李乔深知这些,但他唆使殷中玲将“邓姓的起源”向河南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文学类)”,我就不知殷中玲呈送的报告说了些什么内容?附上了什么“邓姓的起源”的民间文学作品?当可肯定:至今未有听说《邓姓的起源》的民间文学作品?要不然就是李乔整编的《邓国、邓州、邓姓》一书?邓州这帮人所说的“邓姓的起源”都是“蜻蜓点水”的东拉一句、西扯一句,不是民间广为流传的说法,更多的是近年邓州这帮人拼凑编造出来的,这些说法没有故事情节,是跨越多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的人和事的传说,他们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目前在成千上万中华姓氏当中,未见有说其他姓氏的起源之说的先例,更不见有说民间文学作品。

民间文学作品(流传的故事)虽然不求真实,但是作为“邓姓的起源”总不能以神话传说替代?有如《白蛇传》和《天仙配》那样编造的神奇传说故事?我怀疑李乔和殷中玲是否将概念都搞错了?我不懂文学,不过我觉得邓州这帮无知,所作所为未免是离奇、离题、离谱,甚至是可笑!

假说,是指科学研究上对客观事物的假定的说明。假说要根据事实提出,经过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就成为理论。

不能将邓州这帮人所说的说成是“假说”。假说,是科学研究的术语,是一种未被证实之前的推论。例如,有人提出“地球是圆的”,未有证实地球确实是圆的之前,提出这个说法就是“假说”。人们在海上看到远处驶来的船只,先是见到一点桅杆顶,然后才见到半条桅杆,慢慢再见到整条桅杆和船体,由此推断地球是圆的。经过实践证实了地球确实是圆的,这个假说就变成了真实,它形成了一种颠扑不破的真理。

若然将邓伯温族、舜帝邓墟、吾离墓是“邓姓的起源”的依据看作是邓州这帮人提出的一种假说,那就大错特错了!邓州这帮人所说的邓伯温族、舜帝邓墟、仲康子国是“传说时代”的传说。邓州出版的《邓姓文化》杂志(期刊),登载有不少文章,无非都是邓州这帮人对邓姓历史文化“唯我所用”的一些推论、推断。《邓姓文化》杂志和“邓姓之源网”是一样的,遵循的是:顺者倡、逆者亡。邓州市“邓姓文化研究会”尽可展开调研、取证,看看能否取得能够证实邓伯温族、舜帝邓墟、吾离坟墓是“邓姓的起源”的真实依据?

胡说,是指瞎说,或没有根据的或没有道理的。

不必说邓州这帮人讲述的邓伯温族、舜帝邓墟、仲康子国的传说是胡说、瞎说。不过,若然深入一层,邓州这帮人将这些传说扯上了“邓姓”、“邓姓之源”,甚至说成是“‘邓姓之源’(邓姓的起源)在邓州”就是胡说、瞎说,因为这些说法没有根据或没有道理。

将神话故事《山海经》“夸父逐日”的夸父说成是邓夸父乃至邓伯温就是胡说、瞎说;将“夸父弃杖化作邓林,说成邓林就在邓州林扒镇”就是胡说、瞎说;将有个“”字的伯温族、舜帝墟、仲康国扯上邓姓甚至说成是“邓姓之源”就是胡说、瞎说;将邓伯温族、舜帝邓墟、仲康邓国说成是在邓州就是胡说、瞎说;将“吾离墓”在邓州说成邓州是邓国都城就是胡说、瞎说。所有的这些,邓州这帮人都找不出根据?也都说不出道理?

我置的等式:传说+修饰(加插“唯我所用”的编造)=胡说(瞎说)。

邓州这帮人可以振振有词地说,但信与不信则是另一码事,也就由不得邓州这帮人。至于专家对于这些说法的看法,会有他们的主见,就算邓州这帮人怎么胡闹?甚至躺倒在地上打滚不肯起来(耍赖)也无济于事。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