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邓禹没有到苏州光福隐居  

2012-08-21 15:2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邓姓文化研究会”顾问、天津静海“邓氏宗亲联谊会”会长邓云馥在广东深圳“邓氏宗亲网”上发表撰文,有说邓禹曾在江苏苏州的光福隐居,这就勾起了我40年前在光福所见所闻的往事。

19725月至197310月,我在此地参加修建“光福机场”,在玄墓山西南麓半坡上的南京军区陆军第60军的一个团部住了一年半,对于此地有所了解。

在当今的江苏省苏州市苏中区光福镇有座“邓尉山”和“司徒庙”。“邓尉山”座落在光福镇南,自北向南延伸,是一座完整的山体,北半截才称“邓尉山”,南半截却称“玄墓山”。“司徒庙”座落在光福镇的西南,在东面的“邓尉山”与西面的“吾家山”之间的这条山坳的北端偏东。

传说“邓尉山”是纪念东汉太尉邓禹而命名的。“司徒庙”是祭祀东汉司徒邓禹建造的庙宇。事实上,东汉太傅高密侯邓禹没有担任过“太尉”一职,那么这座“邓尉山”说是纪念东汉太尉邓禹就不真实?无独有偶,邓州也有座“太尉台”,说是迎送太尉邓禹荣归故里到邓州省亲而建,也就不真实?我觉得“传说”可以说成这?也可以说成那?若然所说与被说成了“驴唇对不上马嘴”不能说它是为真实?

 “司徒庙”内有一间草堂,说是邓禹居住过的地方;还种有四棵古柏,说是邓禹亲手种植。我觉得这些都无法考证?四棵古柏可以通过“树龄”推断种植于何时?但不能考证是否邓禹种植?

邓云馥所说邓禹曾在光福隐居,我觉得不是他的道听途说,就是他的编造谎言。下面谈谈我的不同看法:

其一,邓云馥连什么是“隐居”都未能弄清楚?“隐居”一词,《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对统治者不满的或有厌世思想的人住在偏僻的地方,不出来做官。”按照这一定义,邓禹对不上号?邓禹在东汉政权建立之前,追随刘秀出生入死转战河北、河东、河西,不存在什么“隐居”,要刘秀“顾茅庐”请他出山?东汉政权建立,天下太平,邓禹定封高密侯,食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邓禹率先自行告退,免去左右将军职,以“特进”奉朝请。邓禹退养三十年之后,光武帝(刘秀)请邓禹再出“复行司徒事”。【南朝宋】范晔著《后汉书》没有说邓禹到过江南?《后汉书》记载看不出邓禹需要“隐而居之”的可能和必要?若然邓禹自己乐意、亲属也同意他到偏僻的苏州光福闲居,光武帝(刘秀)也不见得会同意宠爱有加的邓禹到偏僻的苏州光福闲居?那么,邓禹怎么当他的“特进”?怎么履行“奉朝请”?莫非是光武帝(刘秀)“戈邓禹的BB机”?再用“大哥大”和邓禹通话?邓云馥是否没话说在找话说?是否说得离了题、没了谱?

其二,邓禹在世时江南荒芜,他不可能到偏僻的苏州光福隐居。【汉】司马迁著《史记·货殖列传第六十九》记载,总之,楚越之地,地广人希,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也就是说时至秦汉(司马迁在世时的西汉)的江南,依然荒芜,处于“刀耕火种”时代。江北人难以适应江南“瘟热潮湿”的气候,有说汉朝一些皇亲国戚不愿到分封在江南的侯国,闹着要回到江北,宁可呆在江北也不肯到江南当侯爵。江南的开发,完全有赖于三国时期吴国的孙权、孙亮、孙休的爷孙三代(222-265年)四十三年的苦心经营。那么,在三国之前的东汉时期的邓禹不食“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而到荒芜的江南、偏僻的苏州光福隐居讨的啥?这是邓云馥有脑不用脑,不经大脑思考的胡乱说法。

其三,“司徒庙”又称“古柏庵”,传说说是邓禹居住过的草堂的原址曾经是尼姑的居所,故称“古柏庵”。由此可见,说这座庙宇是“司徒庙”,它就是祭祀邓禹的地方;说这座庙宇是“古柏庵”,它就是尼姑居住的地方。从“司徒庙”和“古柏庵”名称来说,也看不出说明邓禹到过此地隐居的迹象?

说到这里得到一个启发:古时兴建一座亭台楼阁,多是蕴含一个传说故事,江苏光福“司徒庙”如此,河南邓州“太尉台”也是如此。那么,殷中玲在《浅谈邓姓发源地与南阳邓姓郡望》所说的邓州市赵集镇朱岗王村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在村边还竖立着刻有歌颂“舜友墟”诗文的“石碑”,关于舜在邓地的活动,难道不也就是如此?后人竖立在村边路旁的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碑”,能说明是证实远古时代的物证吗?古人不见得有恶意?但今人的“唯我所用”比古人要恶意得多:借题发挥、编造假说、愚弄无知、招谣撞骗,无所不为。

作为“邓姓文化研究会”顾问的邓云馥上网发表的文章不算少,其中《魂牵梦萦的圣土》除了摈弃了“仲康子国”一说之外,邓州这帮人所说的“邓伯温族”乃至“邓林”、“邓墟”以及“邓姓故里-邓营村”的所有的虚无他都一一认同了。由此可见,邓云馥看待这些问题没有个人主见,都是附和了别人的说法。

我先后已经见过两个“邓姓文化研究会”顾问上网发表的文章:一个是广东大埔“邓氏宗亲联谊会”会长邓延寿,他著称的是《邓姓之源是在邓州》;一个是天津静海“邓氏宗亲联谊会”会长邓云馥,他著称的是《邓州是我魂牵梦萦的圣土》。那么,“邓姓文化研究会”顾问是为何物?也就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