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转载】曼姓邓国初探端倪  

2012-10-24 04:2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邓伟坚《曼姓邓国初探端倪》

一、曼姓邓国在荆楚之地

袁义达、张诚编著的《中国姓氏-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一书讲述“邓姓”有说:“武丁封其叔父曼季于河北的邓,并赐姓曼,河北即黄河北岸,邓即今河南孟州西的古邓城。周武王于公元前1046年灭商,子姓邓国被迫迁湖北襄樊北的古邓塞。”

我觉得以上所说存在以下的三点疑惑不解:

其一,曼姓邓国始封地在河南孟州,极少听说,所说的没说出依据?

其二,既然武丁封邓赐姓曼,那么又何来称“子姓邓国”?

其三,封国是王土,不受周王更封?曼姓邓国能迁到湖北襄樊北古邓塞?

上述的“湖北襄樊北的古邓塞”就是将要说及的“荆楚”之地。殷商时期的荆楚,泛指淮河以南、长江中下游湖北荆山及豫南南阳盆地一带的部落和大小方国。商王朝通过大规模的征伐,自成汤时期,荆楚部落开始臣服于商,对商王朝纳贡,成为殷商王朝的南土方国。时至商王朝中后期,周边的一些方国、部落(部族)逐渐与商王朝疏远,不行朝觐、不予进贡;有些部落(部族)还蚕食疆土、骚扰边民。武丁即位,在“开疆拓土”中,以武力对西土和北土征伐之后,也对南土(荆楚之地)进行了征伐,在淮河、汉水流域占领了一些方国和部落(部族)。为巩固既得疆域,将其叔季父(字德阳)封于邓(今河南南阳和湖北襄阳),在荆楚之地建立侯爵,赐姓曼。

有说武丁赐以其叔季父姓曼的“”乃至称之为曼姓邓国的“”,与“”同音,是指封地在“荆楚”的“荒蛮”之地。这种理解不见得是确切的解释?不过,有说历史上从当今的河南南阳的伏牛山一直延伸到当今的湖南衡阳的衡山被称为“荒蛮”之地。这些“蛮族”是指巴、濮、楚等部落(部族)。其中,楚族是祝融部落联盟芈姓的一支,从中原的“祝融之墟”(今河南新郑)经郏县、叶县南迁到江汉流域的丹阳(今河南淅川),与土著结合。荆楚之地的“蛮族”,在历史上是被中原歧视的。

当今流传各地的《邓氏族谱》载:武丁封其叔父曼季于邓(南阳)”。此说究其出处,应当是出自【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载:“邓,曼姓之国,今属南阳。”此说是准确的。邓(曼姓之国)到东汉时期早已消亡,许慎著《说文解字》为了说明曼姓邓国当时所在的地理位置,直接指明是东汉时期的南阳郡。东汉时期的南阳郡,包括了当今的河南南阳和湖北襄阳的两个地区。就当时的曼姓邓国的地域范围来说,有以下的四点依据:

《辞海》:邓“古国名。曼姓。在湖北襄樊市北邓城镇,一说疆域到达今河南邓县。”

《襄樊县志》:“古邓国境,辖汉水以北,新野、邓县、蔡阳以西,山都以东地区。”

谢钧祥著《新编百家姓》:“西周时,曼姓邓国是周朝在南方较为重要的异姓侯国,强盛时的疆域,北起南阳盆地南部,和申、吕国(在今河南南阳市、县境)相邻;东连今湖北枣阳,与唐国相接;南接汉水,和罗、彭、鄢、卢戎相望;西邻谷国(今湖北谷城),周围150余里。”

来自(http://blog.sina.com.cn/blog_52e890910100syey.html可能是考古工作者)的 《古邓国都城到底在哪儿-在襄阳邓城》一文称:“从目前发现的邓国遗物状况看,邓国境土以邓城为中心呈现圆形向外扩展,南抵汉水,或过汉水在今襄阳城内外有邓国据点,其南有罗、卢戎等国,东隔唐白河与曾国相望,西越汉水到谷城东端,与原谷国相邻,北可能到今河南南阳,毗邻申国。”

上述虽然不是“一刀切”那么齐,但对曼姓邓国的地域范围(大致轮廓)的陈述是清楚、准确、真实的。

邓州这帮人为了凸显“‘邓姓之源’在邓州”,竟然歪曲和篡改史实,否定“曼姓邓国”和时至东汉时期的“南阳郡”地跨当今河南南阳和湖北襄阳地区,将当时有上万平方公里地域范围的“曼姓邓国”,说成只有当今邓州市的千多、两千平方公里地域范围。

二、纠正一些的胡乱说法

目前在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出土的刻写有“甲骨文”的“甲骨卜辞”多数是记载了武丁至帝辛(纣王)这一阶段的史实,有少数可以往前追溯到商代的“先商时期”的先公和“商王时期”的商王。至于“武丁封邓”、“曼姓邓国”均未见涉及。武丁于公元前1250年即位,是“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的。曼姓邓国灭于公元前678年,是一致认同的。

武丁即位后三、五、七年封邓是可能的。那么,1250-5=1245即公元前1245年之后封邓,是说得过去的。也就是说1245-678=567,曼姓邓国传国不应>567年。流传的《南阳邓氏族谱》列出了世系从一世曼季至廿二世明渊(邓祁侯),对此不能一概而论:真实或不真?以“繁衍规律”分析,以567÷22=25·7/代,似乎大了一点?以567÷30=18·9/代,似乎小了一点?目前,共有三种说法:22世、30世、32世。若然>30世,肯定是错误的,是不可信。

《珠玑巷邓氏族史》在不同的章节,先后有说曼季是祖丁之子,又有说是小辛之子,还有说是南庚之子。同是一个曼季,竟然就有三个父亲?笑话吧!该书还有说“流传至江西、湖北的《邓氏族谱》称:‘始祖曼季,其源初姓子,系商汤王十九世孙,小辛君之子,殷武丁之叔父也。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公元前1294年)。’”编造这些说法的人是谁?已无法查证。他的所说存在以下的错误:

先看下面插图的《商王世系表》:

曼姓邓国初探端倪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从表中可见从商汤至帝辛(纣)共为十七世(血缘世系)、三十王。有说三十一王,这是错误的。是加上了商汤之子太丁,太丁立为“太子”,是太甲之父,因早逝未继位。准确来说太丁不能列为“商王”。曼季应与阳甲、盘庚、小辛、小乙同为一代,那么何来“曼季系商汤王十九世孙”?仅凭这一点即可将这一堆的说法推翻!这个人搞不清什么叫做“世孙”的“世”?他数商王,从“汤”数到“南庚”为1-17,他知道“阳甲、盘庚、小辛、小乙”同为兄弟应是18世,那么他认为曼季是小辛之子也就是19世。皆大笑话!神智全都不清,竟然有这样的邓姓人?将商汤王的十世孙曼季说成了是十九世孙。

从表中可见,阳甲、盘庚、小辛、小乙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之子,都不能与武丁构成“叔侄”关系,只能构成“从兄弟”关系。唯有祖丁、南庚之子才能与武丁构成“叔侄”关系或“从叔侄”关系。因为说曼季是小辛之子、又是武丁的叔,是互相矛盾的,是不能成立的。

曼季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公元前1294年)。“夏商周断代工程”只是推定了武丁及其之后商王在位“积年”。而武丁之前则没有推定。有说“小辛在位21年”、“小乙在位28年”。若按所说“曼季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公元前1294年)”,而小辛在位21年,岂不是说曼季1岁时这年他的父亲小辛去世 ?往后,小乙在位28年,也就是说小乙去世、武丁即位,曼季只有29岁(最多也是30岁)。那么,又何来有说“曼季是祖丁第五子,因年纪太大而让武丁继位”?这些说法,我觉得不能成立。若以1294-1250=44,这就能说武丁即位时,曼季44岁。那么,反过来又说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不是公元前1294年;或公元前1294年不是“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总之,难以自圆其说?我倒是觉得曼季是南庚之子,许兆昌著《夏商周简史》有说:南庚崩,王位被其侄(祖丁之子)夺了回去,之后就在他的弟弟盘庚、小辛、小乙中继承,最后由小乙传给其子武丁。其实,商朝王位争夺是相当激烈的,“兄终弟及”是历史上最多的一个朝代。儿子、兄弟、叔侄都眼瞪瞪地盯着这个王位,哪怕当一天商王也要过把瘾!不见得曼季就有这么高的风格主动将王位让给他的侄子武丁?他自己同意,他的儿子不见得会同意?实质上,曼季之父南庚崩,王位被夺走了,无法在他和他的兄弟当中继承。

中国历史上的“纪年”是从公元前841年周朝“共和元年”开始的。什么“殷小辛二十年”是编者编造的,根本没有什么“小辛××年”,是编者参照之后有了“纪年”人为地套上去的。这是他愚弄自己,又是愚弄别人!

讲述历史、撰写历史,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千万不要用过去等同现在、或用现在等同过去,那会是什么时候、什么事都一个样,也就无其为“历史”。

三、曼姓邓国的兴衰过程

要想得到“甲骨文”对“武丁封邓”和“曼姓邓国”的文字记载,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目前出土的“金文”(亦称“铭文”或“钟鼎文”),它是铸或刻于青铜器上的文字。初始于商代,盛于西周,记录的内容与当时社会,尤其是王公贵族的活动息息相关,多为礼典、赐命、征伐、围猎及契约之事。金文在西周被普遍地使用,而用途无甚改变。据统计,其文约有3005字,可辨识的有1804字,比出土的、已被解读的甲骨文略多。由于西周盛行青铜器,而青铜礼器以“鼎”为代表,乐器以“钟”为代表,因其刻于金器、大钟上故称之为“金文”,亦因而得“钟鼎文”之名。

当今在陕西西安、湖北襄阳、上海等地都收藏有一些青铜器的“金文”,刻有“邓公”、“邓伯”、“邓侯”的文字。

上述的“公”、“伯”、“侯”是商周时期分封诸侯的“公、伯、侯、子、男”五个等级的前三个。

现在所说的“侯爵”出自周代礼制,而侯爵这一概念的出现则可追溯到上古的三皇五帝时代。

公爵位尊,是王室的客,可以组建“三师”军队,有较大的独立性。诸侯是王室的藩屏,承担着捍卫王室的任务。

据《通典·职官·侯爵》记载,置五等爵:公、侯、伯、子、男。商代只有公、侯、伯,无子、男的这两等。究竟事实怎样?无实物资料佐证。周代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均世袭罔替,封地均称国,在封国内行使统治权。各诸侯国内,置卿、大夫、士等爵位。卿、大夫有封邑,对封邑也可以行使统治权、唯受令于诸侯。

《孟子·万章篇》:“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伯一位,子男同一位,凡五等也。君一位,卿一位,大夫一位,上士一位,中士一位,下士一位,凡六等。天子之制,地方千里。公侯皆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凡四等。不能五十里,不达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天子之卿受地视侯,大夫受地视伯,元士受地视子男。”这里将“侯爵”的等级和“封地”多少都说得非常清楚。

那么,“金文”中出现的“邓公”、“邓伯”、“邓侯”的文字记载,当可分析“曼姓邓国”存在的560多年的兴衰历史演变过程。有说:根据《邓姓家谱》以及相关历史资料记载,商王武丁(姓子名昭)封其叔(从叔)季父于邓是为‘邓国公’,赐姓曼(故此季父又称‘曼季’)。曼季的始封爵位较高,是公爵,即天子之下的最大之国(百里或逾百里),谢钧祥著《新编百家姓》有说“曼姓邓国周围150余里。”地域南到汉水,北到伏牛山。时至公元前1046年,有说是曼姓邓国传至第九世“昆”(姓曼名昆)时,周武王(姬发)率领诸侯征伐商朝,灭亡了帝辛(商纣王,姓子名受),羌族隗姓军队配合周王克商担负主攻曼姓邓国。“昆”转而臣服于周朝,周武王认同了曼姓邓国的侯爵地位,等于周封邓国为“伯”(邓伯),从原先的“邓公”降为“邓伯”。我觉得分封制度是极其严密的,那么曼姓邓国的疆域是要相对削减的。事实上,到了周宣王(姬静)时(公元前827-782年)封姜姓的申伯(宣王之母舅)、吕伯于申(原谢国,被宣王征伐,在当今南阳市北)、吕(今南阳镇平县)二国,是否削减了曼姓邓国北部的疆域?不得而知。不过,,曼姓邓国前是殷商南土的重要侯国,起到了藩屏商王朝的重要作用。那么,周王朝并不例外,仍然需要曼姓邓国在南土的藩屏。“周封汉阳诸姬”(即将同为姬姓诸侯)分封在荆楚地区,在曼姓邓国周围呈现“星罗棋布”,有曾、随、唐、厉、贰、轸、郧、应、息、道等国就是为了遏止荆楚之地的巴、濮、楚等“蛮族”进犯中原。曼姓邓国的藩屏和进贡作用,周王朝不得不予承认。周平王(姬宜臼)于【西周】周幽王(姬宫涅)十一年(公元前771年)将京都从镐京(今陕西西安)东迁洛邑(今河南洛阳)就封曼姓邓国君主宣(姓曼名宣,即“吾离”)为邓国侯。此时的曼姓邓国地域应该就是百里,侯爵等级也从原先的“伯”晋升为“侯”。《春秋左传》记载,吾离偕同“谷伯”(嬴绥,谷国伯爵)朝鲁,两人的侯爵(等级)区分得十分清楚:一是邓侯(吾离),一是谷伯(嬴绥)。

通过上述的“邓公”、“邓伯”、“邓侯”的三个过程,体现出曼姓邓国在传国560多年中的兴衰演变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