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脱离《山海经》原著的“夸父之说”  

2012-10-02 09:1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是脱离《山海经》原著的“夸父之说”,无论来自名家人士抑或无知小人,都纯属是他们个人的见解。而邓世权所说则是他编造的胡说八道。

安徽合肥的无知小人“华夏邓氏世权”(邓世权)自2006年开始,以两年多的时间搜集和抄袭了众多资料,编成了《华夏邓氏家史》一书。

邓世权的目的,是图成名抑或为谋财?目前尚未得知。

《华夏邓氏家史》一书胡说“炎帝第九世邓夸父又名邓伯温是上古邓氏始祖”,以此歪曲邓姓渊源,否定邓姓远始祖是子姓商族始祖契;胡说“夸父弃杖化作邓林的‘邓林’”在河南邓州,以此迎合“‘邓姓之源’在邓州”的谬论。

201236日以来,在“第二个‘邓姓之源网’”的江西南康邓金林开办的“中华邓氏家族网”已经连续登载了《华夏邓氏家史(一至四章)。未有见过邓世权主编的华夏邓氏家史》一书,也就从这里晓得其说。

将“夸父是否炎帝九世孙”?“夸父是否姓邓”?“夸父是否远古时代邓姓始祖”?“夸父弃杖化作邓林的‘邓林’是否在邓州”?这些问题搁置一边暂且不论,先说说山海经和“夸父”。

1.古籍神话《山海经》

《山海经》是中国先秦古籍。一般认为主要记述的是古史、神话、地理、物产、民族、民俗、宗教、巫术、医药等方面的内容。全书十八卷,其中“山经”五卷、“海经”八卷、“大荒经”四卷、“海内经”一卷,共约31000字。记载了100多邦国、550山、300水道以及国山水地理、风土物产等讯息。

说起《山海经》,有不少人都知道它是一本风格独特的奇书、怪书。虽仅有31000字,但就其叙述的内容而言,天南海北,包罗万象,堪称我国古籍中蕴珍藏英之最者,实为研究上古时代绝好的宝贵资料。然而,由于它所述多是奇诡怪异,常常被人斥为荒诞无经。所以,《山海经》的书名虽最早见之于《史记》,但司马迁观之却叹曰:“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因此,直到约百年之后汉成帝时,刘向、刘歆父子奉命校勘整理经传诸子诗赋,才将此书公之于众。

《山海经》涉猎之广,内容之奇杂,从古至今使人对其该归于何类多有分歧。《汉书·艺文志》将它列入形法家之首,《隋书·经籍志》以下则多将它归入地理书,但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却谓其为“小说之最古者尔”,鲁迅先生则将它视为“古之巫书”。因此,《山海经》问世之后,围绕其内容、成书时间的争论,对它的作者是谁一直众说纷纭是个谜,乃至酿成学术界中千年未解的悬案。

按照【西汉】刘向、刘歆父子和【东汉】王充的“正统”说法,《山海经》的作者是大禹和伯益,但人们在《山海经》中却找到了发生在大禹和伯益以后的史实,因此“禹益作说”受到了质疑。此后,【隋】颜之推虽然坚持旧说,但面对难以掩盖的漏洞,他只好用“后人入,非本文也”来作掩饰。所以,《山海经》的作者便成了众多学者考证的对象,种种假说纷纷而出。当代学者袁珂认为,《山海经》实际上是无名氏作品,而且不是一时期一人所作。

2.神奇人物“夸父”

“夸父”出自《山海经·外海北经·夸父逐日》记载。原文: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原文”的“白话”解读:夸父与太阳竞跑,一直追赶太阳落下的地方;他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就到黄河、渭水喝水;黄河、渭水的水不够,又去北方的大湖喝水。还没赶到大湖,就半路渴死了。他遗弃的手杖,化成邓林(桃林)。

除了《山海经·海外北经·夸父逐日》以外,还有《山海经·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列子·汤问》:“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

《夸父逐日》是我国最早的神话之一。在这篇神话中,巨人夸父敢于与太阳竞跑,最后口渴而死,他弃下的手杖化为桃林。这个奇妙的神话表现了夸父无比的英雄气概,反映了古代人们探索、征服大自然的强烈愿望和意志。

综上所述,《山海经》就是这样的一本古籍神话。《夸父逐日》就是这样的一个神话故事。不难看出:没有《山海经》之书,也就没有“夸父”之说。那么,脱离《山海经》的“夸父之说”,就不是“夸父之说”?而是“胡编乱说”!邓一权主编的《华夏邓氏家史》就是这样的一本“胡编乱说”。

按照《华夏邓氏家史》所说,夸父的老祖宗是炎帝,夸父的父亲是“信”,夸父的裔孙当是邓世权。既然邓世权能够追溯到7026年前的“炎帝九世孙邓夸父”是他的始祖,按理说他理应列得出:炎帝→…信→夸父→…→邓世权的世系。我叫他列出这份世系,时至今日他仍未列得出?那么,邓世权还说什么呢?早就该收声闭嘴了!

千百年来,人们在解读《山海经》乃至《夸父逐日》过程中,编造出众多的说法。有些与本文毫不相关,也就不必提及。

至于说:夸父姓邓(即邓夸父);炎帝第九世邓夸父又名邓伯温是上古邓氏始祖;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邓林就在邓州林扒镇;……等等。这些都是脱离《山海经》原著的,都是一些人的无稽之谈。例如:【南宋】罗泌著《路史》的记载,乃至当今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乔整编的《天下邓氏 根在邓州》和邓世权主编的《华夏邓氏家史》所说,都属于诸如此类。

邓世权在《华夏邓氏家史》有说是以“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的“邓”推定“夸父姓‘邓’”的。这就是地地道道的笑话!

上述《夸父逐日》原文“弃其杖,化为邓林。”解读为“邓林(桃林)”,这是根据【清】毕沅著《山海经新校正》考证:“邓”“桃”音近,“邓林”即“桃林”。

对此,殷中玲在她发表的《浅谈邓姓发源地与邓姓南阳郡望》有说:“尽管邓字的形成有可能与夸父追日的传说有关,但这不能说明夸父与邓姓起源有关。理由为:目前尚无发现任何明确记载夸父是邓氏先祖的任何文献记载?”“另外将夸父弃杖化为邓林的邓字冠于夸父之前,也显得牵强,况且还有‘邓林即桃林也,邓、桃音相近(毕沅《山海经新校正》)之说。因此,将邓姓得姓于史前夸父的不准确。”殷中玲据此否定了她原先对夸父的说法。

殷中玲所说的这番话,很值得邓世权认真琢磨、反思,不要蠢得像笨猪一样,进了死胡同不会转弯!

说夸父弃杖化作“邓林”(桃林)有三个地方:其一,【清】毕沅著《山海经新校正》考证在安徽和河南、湖北的三省交界处的大别山区;其二,有说在黄河南岸的潼关至三门峡之间的桃林塞(据说位于当今河南省灵宝市辖地);其三,邓州人所说的在邓州(有说在曾称“邓林”的当今河南省邓州市的“林扒镇”)。

邓世权执迷不悟已经六年,主编的《华夏邓氏家史》一书受到了批驳,但他拒不忏悔。现在又重新整理了该书,且在江西南康邓金林的“中华邓氏家族网”逐章上网发表。

邓世权主编《华夏邓氏家史》的资料,无一不是抄袭而来;这些资料也全都是某些人的编造说法。在商朝“盘庚迁殷”以前的“无文字记载时代”的民间传说,邓世权有本事考证证实吗?不过,他在主编过程中已经陷入了思维混乱:他分不清传说的炎帝和黄帝?他说“少典和女登生了炎帝,476年之后少典和附宝又生了黄帝。”言下之意:少典是476岁的人,炎帝和黄帝是相差476岁的兄弟。有传说“涿鹿之战”黄帝部落打败了炎帝部落,黄帝族占领了中原,炎帝族到了我国南方发展,那么炎帝的“邓国”又怎么会分封在中原呢?炎帝与【汉】司马迁著《史记》所载的黄帝→…契→…成汤…→武丁又是什么关系?……等等,邓世权说得清楚吗?

邓世权成不了名,他只会添乱。

邓世权无知到了极点!他以为他主编的《华夏邓氏家史》所说是什么新鲜、新奇的“玩意儿”。其实,在书上或网上早就有讲述“邓姓来源”说:出自炎帝、邓林、夏朝邓氏、子姓商族、曼姓邓国、南阳邓氏、南唐邓氏,等等,五花八门,众说纷纭。邓世权所说就是邓姓出自“炎帝”、“邓林”之说,无非是他专心一意搜集、抄袭、编造的说法。将虚的说成实,将实的说成虚,都是假的。邓世权至今竟然不知他的所作所为是无知、无聊、无赖、无耻?悲矣!

我再重复说一次:谁都玩转不了邓姓的渊源(子姓商族始祖契和曼姓邓国始祖曼季)。邓世权和邓金林名义姓邓,但对邓姓历史是狗屁不通的人,他俩的所作所为都是徒劳的。

脱离《山海经》原著的《华夏邓氏家史》一枪就给毙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