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鄾,邓之南鄙”在何处?(揭批系列之七)  

2013-07-18 19:3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鄾,有称“鄾国”说是邓国的附庸国;又称“鄾邑”说是邓国的小城邑。鄾引起的关注,主要是【春秋】周桓王(姬林)十七年(公元前703年)发生了“楚巴联军伐鄾”的历史事件。鄾的地理位置,这些年成了一些人转嫁对“邓国都城”所在位置的争论,最热衷于争论的是邓州人,他们竭力要将“邓国都城”落籍到“河南邓州”。

《左传》和《水经注》均载:“位于邓国之南鄙。”鄙,《现代汉语词典》解释:边远的地方。我认为:“边远”一词,具有边缘远近的两个含义。前者指范围,后者指距离。我觉得当以边缘为前提,若然超越了“边缘”(介定的范围)则无其事(或是另码事)。而远近则指从此达彼的距离,不能以“远近”认定是否为鄙?当然,不能说在同一点上也有,那是诡辩。

1.邓城和鄾城的具体地理位置

我们先看“邓城”和“鄾国”的具体位置示意图(详见下图):

 

“鄾,邓之南鄙”在何处?(揭批系列之七)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鄾,邓之南鄙”在何处?(揭批系列之七)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这两幅地图是选自邓又铭宗亲《铁证:古邓国都城不在今邓州》一文。其中,上图是【清】末著名学者杨守敬与其子弟熊会贞撰写《水经注疏》,并编绘的朱墨套印的《水经注图》。图中的“古邓国”(邓城)左下1.5厘米处为鄾城(鄾国)。下图是当今的襄樊地图(当年的“鄾城”图上没有标示出来。应在汉水北岸与“G55”高速公路交汇处的位置)。根据上述,可以确定樊城、邓城、鄾城三者之间的间距:

邓城在樊城西北十二,邓城在鄾城东北偏北十里

鄾城在樊城正西偏北、邓城西南偏南(图显比例:1厘米=3.33公里,1.5×3.33=4.99公里,邓城至鄾城约5公里即十里)。

邓城为国务院确认的“邓国故址”、湖北省确认的“邓城”,且有立碑为证。是通过考古考证、经过“专家组”审核通过认定的,本属无可非议的。但肖华锟在他的《邓姓之根》一书中有诸多的这方面的谬论。

2.对于肖华锟谬误进行的批驳

① 肖华锟在《邓姓之根》一书,多处讲到位于邓国之南鄙。”其中一篇名曰《石泉〈古邓国·邓县考〉中的错讹之处》称:襄阳西北郊邓城遗址是古邓国及宋齐以前邓县缺乏依据。……最能推翻石泉教授这一观点的是左传》,其中左传记载,鄾在邓南鄙,鄾在邓城南七里,若邓城是邓国都城,则不会称邓之南鄙,不会有邓南鄙鄾人的记载。七里地几乎是城郊,说是南部边远小城实在是牵强附会。只有在现在河南邓州的方位,方可说邓南鄙鄾人’。”(《邓姓之根P59《左传》记载“鄾在邓城南七里”有误,应为十里。而肖华锟抓住“七里”,并非“十里”,相差“三里”做不出什么文章?西周、春秋时期七里不能视为城郊,当今七十里也不能视为城郊。

② 肖华锟在他的《邓姓之根》其中的一篇名曰《二字揭开邓都之谜》称:“……据左传记载,鄾国在邓南鄙’。 鄙指边远的地方,邓南鄙清楚指明鄾国在邓国较远的南部边远地方。而鄾国国都认为在今襄樊市的汉水以北的樊城郊区东面,而一些人认为邓国都城在进襄城西北郊的邓城,二者东、西相距不过十来里,根本谈不上是什么邓南鄙。邓州市城区为邓国国都,鄾国在邓国都城以南一百多里,这与鄾国在邓南鄙是完全吻合的。”“……左传中的”“南鄙二个字揭开了邓都之谜,说明邓国末期都城在今河南省邓州市是无疑的。(《邓姓之根P60-61肖华锟既不清楚“鄾国”在哪里?又不清楚“邓国之鄙”在哪里?鄾国压在汉水北岸,与江对面的罗、彭、鄢、卢戎相望。鄾国就在邓国的边界(边缘)上,不是“邓之鄙”是什么?

肖华锟的《邓姓之根》选取了涂征编著的《邓都考辨》称:经实地考察,鄾在樊城正北十二里,邓城东八里处,即现今的张湾一带。按邓之南鄙分析,当时邓国并非在现今邓城镇,而在鄾正北一百三十里的邓州市一带。”(《邓姓之根P56石泉教授著《古邓国,邓县考》指出历来对“邓城”所在位置有三种说法:其一是“西北说”说邓城在襄樊西北十二里,当今团山镇府西南的“邓城村”;其二是“东北说”说邓城在襄樊东北二十里,也就是上面的涂征编著《邓都考辨》称:“即现今的张湾一带”。其三是“北面说”说邓城在襄樊正北十二里的古邓塞涂征所说就是“东北说”。现已证实的邓城仅有一处,“东北说”、“北面说”都是错误的。唯独“西北说”所说襄樊西北十二里处的“邓城村”是“邓国故址”所在地。

3邓州是邓国都城没说出道道

从《邓姓之根》一书的“目录”来看,朗朗在目、振振有词,还蛮以为肖华锟是“满肚经纶”!故此他向石泉教授叫板!其实,肖华锟是“腹中空”,说不出什么道道来?且以简单的一句话牵强定论!看看下面所列的三点是否如此:

① 肖华锟在《石泉〈古邓国·邓县考〉中的错讹之处》一文,只说了一小段话:只有在现在河南邓州的方位,方可说邓南鄙鄾人’。”(《邓姓之根P59没能说出什么令人信服的道道来?

肖华锟在《二字揭开邓都之谜》一文,只说了一小段话:邓州市城区为邓国国都,鄾国在邓国都城以南一百多里,这与鄾国在邓南鄙是完全吻合的。”(《邓姓之根P60-61没能说出什么令人信服的道道来?

③ 肖华锟选取的涂征的《邓都考辨》一文,只说了一小段话:邓之南鄙分析,当时邓国并非在现今邓城镇,而在鄾正北一百三十里的邓州市一带。”(《邓姓之根P56没能说出什么令人信服的道道来?

真可谓:悲哀矣!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