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转载】杂评: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  

2016-11-17 12:3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11/17 9:55:59 点击: 101

  核心提示: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帮助济源欺骗天下邓氏就这么光荣?就不怕禹公的在天之灵都盯着你们吗?...

本网题记:

    1、济源邓禹冢的积极意义是必须肯定的。康熙二十四年济源知县尤应运立碑祭祀邓禹,说明禹公的丰功伟绩。禹公作为我们南阳郡邓氏的先祖,古人立碑祭祀,这一点任何人都不能否定。

2、现在济源市将清朝时的济源邓禹冢刨坟再另堆一堆黄土来代替清朝时的济源邓禹冢是人神共愤之事。

本网为什么会说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正是缘于此。

3、按各地的风俗习惯,济源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济源邓氏的一件大事,那必须由济源邓氏作主作东家,轮不到外地邓氏来做东主事。如此反宾为主,于情于理于风俗习惯都不道德的。

4、祭祀邓禹,是因禹公丰功伟绩、是因禹公作为我们南阳郡邓氏的先祖,那主祭人必须是德高望众、众望所归的邓氏长辈,轮不到邓腾、邓定超这些人品肮脏之徒来主祭的。

再退一万步说,比邓腾、邓定超这些人人品贵重的邓氏长辈有的是,邓腾、邓定超这些人算哪根葱?


公元2016115日,在中国的河南济源御驾村举行了盛大的邓氏宗亲祭祖大会(具体可查看《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一文)。在这,孤峡山人首先祝贺大会圆满成功。

其次是想在热闹过后,给大家一点冷静的反思与建议。

当然,这些反思与建议仅仅孤峡山人个人看法,不知道会不会又招致这次组织、参与大会的部分人士及他们的附从和网络打手们、不明真相者的一致围攻。

孤峡山人在仔细观察了会前筹备、祭祖大会、会后各方面的反映、史籍记载以后,结合孤峡山人的社会阅历认为,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又是变相想让邓家人掏钱的华丽骗局。现在孤峡山人就此详细展述。

首先孤峡山人请大家看看这次祭祖大会各方面的心态。

济源市领导:邓家人给钱

济源是邓禹后人的家乡

《济源网》发布的《市领导会见邓氏宗亲会企业家代表》一文称:

115日,市委副书记贾宏宇、副市长侯波会见了邓氏宗亲会企业家代表,欢迎他们回乡祭祖,考察洽谈投资项目。市老年科技协会会长任传国、副会长陈家范参加会见。

贾宏宇详细介绍了我市的基本情况和发展现状。贾宏宇指出,……济源……市场孕育成熟,发展潜力巨大。希望邓氏宗亲会企业家在回乡祭祖的同时,深入考察,投资项目。

贾宏宇表示,市委、市政府将大力支持邓禹文化的研究和弘扬工作,切实加强邓禹文化传承和邓禹冢文物保护建设等工作。贾宏宇希望邓氏宗亲会进一步深挖邓禹文化,注意内涵和外延的相互统一,增加今后发展其文化产业的附加值,加强沟通,共商大计,共同推进邓禹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相信天下人都知道,济源市政府的市委副书记所讲的这些官话,总结起来,台面话就两个字:给钱!

在这,孤峡山人特别提醒大家,贾宏宇说的是“回乡”。这就意味着,贾宏宇已经认为邓禹不是新野人,而是济源人,从根本上否定了邓禹的老家是今天的河南省新野县城郊乡板桥铺村这个铁的事实。

可天下人都知道,我们南阳郡邓氏先祖邓禹公是新野人,邓禹的老家是今天的河南省新野县城郊乡板桥铺村,济源怎么会是我们这些邓禹后人的家乡呢?

当然,孤峡山人如此直白的点破, 济源市委副书记贾宏宇、副市长侯波必然会否认,一定会说是一时无意中说错话了,但他们已经无法否认他们的言外之意---邓家人都来济源吧,给钱吧!

邓世鸿:在商言商,无利不起早

附和济源市领导,让邓家人给钱

《济源网》发布的《市领导会见邓氏宗亲会企业家代表》一文称:“炎黄邓氏宗亲总会名誉会长、湖北弘鑫童子股份公司董事长、武汉弘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邓世鸿说,……今后将引导邓氏宗亲会企业家把这里作为重要的投资兴业阵地。他表示,要把所见所闻告诉更多的宗亲,发动他们回乡访问、投资、建设,将邓氏的历史文化遗迹早日修复,为济源文化建设和经济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邓世鸿的话简单总结其实就是:你济源市政府领导说的对,我让邓家人给钱就是了。

孤峡山人在上文中说过,在济源市委副书记贾宏宇看来,贾宏宇已经认为邓禹不是新野人,而是济源人,从根本上否定了邓禹的老家新野这个铁的事实。

邓世鸿竟然附和济源市委副书记贾宏宇,说“发动他们回乡访问、投资、建设”。换句话说,邓世鸿也和贾宏宇一样,认为邓禹不是新野人,是济源人,济源才是我们这些邓禹后人的家。

在此,孤峡山人不禁要问邓世鸿,作为一个精明的房地产公司商人,你邓世鸿真蠢到这地步了?济源市政府不给你邓世鸿好处,你邓世鸿能白干活?你邓世鸿能让邓家人白给钱吗?

你邓世鸿作为一个房地产商人,在商言商、无利不起早是天经地义。可你邓世鸿毕竟不是真蠢啊,也不能冒此天下大不韪吧?你邓世鸿如此欺师灭族为的是什么?难道不是无利不起早?

孤峡山人相信,我今天如此点破你邓世鸿,你邓世鸿一定全力否认,但是你无法否认的是,世人已经能从《市领导会见邓氏宗亲会企业家代表》这份新闻通稿中读出你邓世鸿和济源市的内在意图。

邓腾:借济源祭祖大会捞名捞利

说了邓世鸿,相信大家都会想到另一个关键人物。他就是湖北人邓腾。

邓腾这个人,已经不必孤峡山人赘言,大家早就知道他是我们邓氏家族最为声名狼藉的人,已经够臭名昭著了,称他为衣冠禽兽已经完全不为过。

邓腾,湖北人,某校老师,后通过关系调任深圳某小学担任该校领导,因在任期间贪污,被开除了公职,被迫下海经商。后成为永固涂料的总代理,通过邓氏家族平台,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看到邓州政府想利用邓氏家族发横财,与邓州政府勾结,成为了邓州政府认命的邓氏总会长。得以在邓氏家族功成名就。邓州政府利用邓氏家族发横财、编织邓州是邓氏家族发源地的世纪骗局被邓氏人识破以后,不得已,现只好利用邓禹公这个牌牌,想巩固他在邓氏家族的绝对精神领袖地位。

因此,综合观察邓腾这些年的为人处事,孤峡山人认为,邓腾必然是想借这次济源祭邓禹捞名捞利,不声不响的巩固了在邓氏家族的绝对精神领袖地位。当然邓腾可以否认孤峡山人的这些看法,但孤峡山人相信,就以邓腾的人品,狐狸尾巴必有一天会露出来的。

在分析了这三个方面的心思以后,孤峡山人认为,应以更科学、更严谨的事实来说话。现在孤峡山人就通过展述各类史籍等多方面对济源邓禹冢的记载、邓禹安葬的记载。

清乾隆二十六年刊本的《济源县志》:邓禹墓……在济源……俱无明据

《地名文化篇》载“御驾村 相传,御驾庄古称湨梁。据清乾隆年间的《济源县志》记载:‘湨梁在县城东南半里许。’因古时村民居住在湨河南岸,村就以此为名。西汉末年,王莽篡权,率军队追赶刘秀,从孟津过黄河经坡头到轵城。一路上,刘秀马不停蹄,人不离鞍,行至湨梁村时,终于甩脱了追兵。这时,天已黄昏,人困马乏。于是,刘秀就在此歇了一夜。刘秀当了皇帝后,念念不忘该村。为使将士铭记创业之难,刘秀派大将邓禹护送娘娘到此地追思。不幸邓禹病逝该村并葬于此,埋葬邓禹时,汉明帝刘庄亲临此地,皇帝在此封陵立碑,就将村更名为御驾庄。御驾现为沁园街道办事处所辖。”

真的是这样吗?孤峡山人特别查证了《地名文化篇》所说的“清乾隆二十六年刊本的《济源县志》”。在清乾隆二十六年刊本的《济源县志》第136页有载:“邓禹墓在县东南湨水岸邓禹南阳新野人而墓一在太康一在济源本传俱无明据通志亦两存之,盖阙疑之意也”。

454×567

王莽追赶刘秀至湨梁村的传说不可信

另邓禹杖策北渡,追汉武帝刘秀至邺(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地,始与刘秀相见.刘秀大喜,遂留邓禹同宿,彻夜长谈。这是所有的邓氏族谱都有记载的,后汉书也有记载。

《十七史百将传》(宋 张预)载:“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也。更始立,豪杰多荐举禹,禹不肯从。及闻光武安集河北,即杖策北渡,追及于邺。光武见之甚欢”。

《东观汉记卷六·传四·邓禹》载:“邓禹,字仲华,南阳人也。更始既至雒阳,以世祖为大司马,使安集河北。禹闻之,自南阳发,北径渡河,追至邺谒,上见之甚欢”。

宋朝张预和《十七史百将传》和《东观汉记卷六·传四·邓禹》都否定了《地名文化篇》所说的“刘秀马不停蹄,人不离鞍,行至湨梁村时,终于甩脱了追兵”。

《王莽追刘秀经过哪些地方》一文称:“王莽追刘秀的传说在上党地区非常流行……在平顺县,有好几个村庄的名字,就来源于王莽追刘秀的传说。……老马岭村属平顺青羊镇,包含马趵泉庄、塌地驮庄等5个自然村。传说刘秀逃到这一带时,人困马乏,口渴难耐。……在平顺,与刘秀的马有关的村名还有石城镇的马塔村和上马村。……在平顺,王莽追刘秀故事情节最生动的当属青羊镇的吾乐村了。……很多传说中刘秀是一个人逃跑,在平顺杏城镇花园村的传说中有了改变。……河南南阳也有传说。”

《人文襄垣·王莽赶刘秀》一文称:“刘秀从洛阳京都逃跑出来,经博爱、焦作到了山西境地,过晋城、高平、长治,来到襄垣。……刘秀他逃到一个叫虎家庄的村边”。

综上,王莽追赶刘秀至刘秀人困马乏的地点已经至少有9个,这9个地方的传说也版本各异。那孤峡山人就要问了,凭什么我们就只相信济源御驾村这个地方的传说?而不能相信别的八个地方的传说?

邓禹病逝于济源御驾村?不可信

“刘秀派大将邓禹护送娘娘到此地追思。不幸邓禹病逝该村并葬于此”这个传说严格来说应是始自卢化南老先生的《熔古铸今(卢化南文集)》。在《熔古铸今(卢化南文集)》第32页载:“据传说,邓禹死后,汉明帝亲自己送葬,御驾村由此得名”。

与此相反的是,孤峡山人查到的是“公元58年(永平元年),邓禹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谥曰元侯。”

《十七史百将传》(宋 张预)载:“十三年,天下平定封禹为高密侯。薨。”

《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载:“十三年,天下平定,帝以禹功高,封弟宽为明亲侯。显宗即位,以禹先帝元功,拜为太傅。居岁余,寝疾。永平元年,五十七薨,谥曰元侯。”

寝疾,指卧病。语出《左传·昭公七年》:“寡君寝疾,於今三月矣。”

寝疾亦作“寑疾”。卧病。

《后汉书·董卓传》:“及灵帝寑疾,玺书拜卓为并州牧。”

《醒世恒言·隋炀帝逸游召谴》:“文帝寝疾於仁寿宫,夫人与太子广同侍疾。”

清曾国藩《唐确慎公墓志铭》:“时总督陶文毅公澍寝疾,公代行使院政事。”

显然所有的正史,都没有记载邓禹死在什么地方。但从《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所载可以认为,邓禹“永平元年五十七薨”之时,卧病在床,已经不可能护送娘娘去济源御驾村应是真实可信的。《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所载也证实“刘秀派大将邓禹护送娘娘到此地追思。不幸邓禹病逝该村并葬于此”的可能性为零。由此可以认定为《地名文化篇》所载的御驾村与邓禹有关的传说可以说完全不可信。

因此,孤峡山人认为,我们不能仅仅凭卢化南先生的辑录应认为真的,而应根据《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等史书记载如实反映禹公“五十七薨,谥曰元侯”这一历史事实。

至此,孤峡山人认为,济源御驾村邓禹墓葬的可能性应可以全部推翻。

河南通志:济源邓禹冢“俱无明据”

1、清朝王士俊等监修的《河南通志·卷一》载:“高密侯邓禹以南阳新野人而墓一在太康一在济源考之本传俱无明据不能删一存一则照旧两载以示阙疑”。

2、《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六十六》亦有载:“邓禹墓【在南召县西十八里】……高密庙【有二一在浙川县东南五十里一在新野县治五十里祀汉邓禹】”。

3、明《一统志》载,邓禹墓有三:一怀庆府济源县东南溴水上,一开封府太康县西二十里,一湖广湘乡县西一百里。

显然,《河南通志·卷一》、清乾隆二十六年刊本的《济源县志》比较认真,明确说明“本传俱无明据”。

《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六十六》、明《一统志》则比较模糊,只说有,都是在没有明确考证的情况下,不敢明确说明这些邓禹墓冢是纪念性的墓还是冢,还是真实的墓葬。有一点是可以完全肯定的,这些史籍都没有任何夸大或是弱化的行为,均只是如实辑录在册。

各类史籍记载的邓禹墓冢:邓氏各谱载禹公墓原葬洛阳北邙

孤峡山人还搜罗了部分史籍记载的邓禹墓冢。现简单罗列如下:

1、明《一统志》暨今《湖南通志》载“在县西百里白龙都”。《长沙府志》《湘乡县志》载“在县西八十里二十八下都”,即今白龙十一都。邓氏各谱载公墓原葬洛阳北邙。

2、《湘乡知县温详府》载:伏查前明《一统志·湖南名墓》载“邓禹墓在湘乡烟紫岭”,又邓氏族谱载“汉高密侯仲华公墓,原葬洛阳北邙,至元魏时邓氏裔孙被尔朱荣之乱南迁,将墓改葬湘乡今白龙十一都烟紫岭”,墓有巨碑并石人石马诸物为识。洎本朝康熙时被彭姓毁墓为宅,并贿改县志,又因敕查而嘱县以无墓详。

3、《仲华公墓释疑》载:或问于庚元曰:“子据旧志,谓邓禹墓在湘乡,而欲为修复纪载。子何所见,而必禹墓之在湘乎?”庚元应之曰:“余非能必禹墓之在湘也,亦信古而存其说耳。足下又何所见,而必禹墓之不在湘乎?”或曰:“自康熙以来之县志固驳之矣。”元曰:

“此特县志驳之,一统志及通志、府志未之驳也。抑自康熙以来之县志驳之,前乎此者未之驳也。

即以县志所驳,言之曰禹南阳新野人,封高密,坟墓不应远在湘乡,一也;今俗呼太子墓,尤所未详,二也;考一统志载禹墓在济源县东南溴水上,则不在湘明矣,三也;又新志载知县胡公《志说》,龙章据江西邓氏谱,以北魏邓献为颍州刺史,尔朱荣入洛,尽杀王公以下二千余人,恨献不获,欲发禹墓,献负骸南奔,梁中大通三年,葬湘乡烟紫岭。余谓尔朱荣河阴之杀朝臣,《魏书》谓千三百人,《北史》谓二千人,则正史亦已不同,民间谱系所载又何足信?荣何以必欲获献,不获献何以恨及其远祖而欲发墓?既欲发墓,献当逃匿,不暇之时何能窃负其骸?献未闻流寓湘乡,何以中大通间葬禹于烟紫岭?湘乡邓姓系大族,何以斯言又独载于江西邓谱?种种疑团,四也。

4、征查本朝《一统志》,济源、湘乡均未载有邓禹墓,县志所引亦据明《一统志》言之耳,然明《一统志》载禹墓有三:一怀庆府济源县东南溴水上,一开封府太康县西二十里,一湖南湘乡县西一百里。是三处皆有禹墓,不能指定禹墓在何处,亦何能必湘乡定无禹墓乎?

如县志所驳,禹墓岂《一统志》所载,独于济源可信,于湘乡遂不可信乎?而乃以济源以驳湘乡乎?

御驾村古墓群都开发了,唯独济源邓禹墓冢没有任何考古结果

《文物古迹:御驾三皇庙遗址》一文载:

御驾三皇庙为清代遗址,地址在沁园街道办事处御驾居委会。原建筑建于清代,坐北朝南,文革时期遭到损毁,仅存二通残碑,现已在原址上建成民房,由石料工厂占用。该遗址是研究地方文化的实物资料,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文物古迹:湨梁遗址

据清《济源县志》记载:湨梁的位置在“城东南半里许”。民国时期御驾村北寨门“湨梁古地”石额,仍保存在御驾村民家中,均可证湨梁在今御驾村北的湨河南岸。《辞海》“湨梁”词条“在河南省济源市西北”有误。 

文物古迹:“湨梁古地”石额

“湨梁古地”石额是193610月御驾修建寨墙北门所嵌石额,长72厘米,宽42厘米,厚18厘米,段守元书。“湨梁古地”四字居中,左方配以修建里门百字序文。序文记,御驾春秋时大路四通八达,韩王曾到此地,近因世道衰败,人心不安,草寇殃民,几无宁日。乡台张天聪、孙玉璋目击情怆,欲助民平安,自任不辞,慷慨筹措资材,修建御驾寨里门,“东西北三端之里门咸耸然屹立,通衢遂化为天堑”,邻里乡民安全始有保障。此额由御驾居民孙保财收藏。另有御驾西门石额“天台西峙”收藏于居民孙进财家中。

文物古迹:御驾东庙遗址

御驾居委会东旧有三殿庙院,村民俗称东庙。原有三皇殿、药王殿、天仙圣母殿、配殿等,占地约五六亩。其中天仙圣母殿创建于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三皇殿、药王殿创建年代无考。三大神殿中,三皇殿居中,坐北向南,东厢为药王殿,西北为天仙圣母殿。三殿皆因年代久远,古建文物无存。1991年,御驾村民自发集资,在旧庙原址重修三皇殿3间,塑三皇、药王四尊像。今庙内存古碑两通:一为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仲秋所立《创建西五十尊圣母殿碑记》;一为民国三年(1914)农历六月所立《孙真人圣诞摆会首记》。

文物古迹:御驾村北墓群

为汉、唐、宋、明、清时期的墓葬,该墓葬群在沁园街道办事处御驾居委会,滨河南街与和向阳路交叉口东南(香园小区)。20046月考古勘探,共发现古墓葬15座,其中汉唐墓2座,唐宋时期的墓葬6座,明、清时期墓葬7座。墓葬形制有砖室墓、竖穴土坑墓、竖穴土洞墓、刀形土洞墓和椭圆形墓。该墓葬群的发现为研究济源不同时期的埋葬风俗提供了实物依据。

文物古迹:御驾村西墓群

为南北朝、宋、明、清时期的墓葬,地址在沁园街道办事处御驾居委会,文昌路于滨河南街交叉口东南,200412月考古勘探,发现墓葬126座,其中南北朝时期墓葬一座,宋代墓葬一座,明清时期墓葬为十座。墓葬形制为长方形洞室墓、刀形洞室墓和竖穴土坑墓。该墓葬群为研究济源不同时期的墓葬结构及埋葬风格提供了实物资料。

文物古迹:御驾墓群

为明、清时期的墓葬,地址在沁园街道办事处御驾居委会,沁园路与向阳路交叉口西南50米市第一幼儿园处。1996年发现明清时期墓葬13座,占地250平方米。该墓葬群为研究济源不同时期的墓葬结构及埋葬风格提供了实物资料。

文物古迹:御驾村东墓群

为清代墓葬,地址在沁园街道办事处御驾居委会村东,沁园路与河苑街交叉口东南200米。1997年发现清代墓葬34座,扰土坑7座,占地约13000平方米。

按上文《文物古迹:御驾三皇庙遗址》所载,目前御驾村已经进行了考古发掘的文物古迹中的古墓葬多达188座,唯独御驾村邓禹墓冢没进行考古发掘、没有任何考古结果。

孤峡山人就此于2016115812电话采访了济源市文物局原工作人员卢化南老先生。卢化南老先生称确实济源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对御驾村邓禹墓冢进行考古发掘,所以目前济源市并没有御驾村邓禹墓冢的任何文物。

在此,孤峡山人有点不明白了,御驾村已经考古发掘的古墓葬多达188座,为什么唯独御驾村邓禹墓冢不进行考古发掘?为什么唯独御驾村邓禹墓冢没有任何考古结果?为什么唯独御驾村邓禹墓冢连一点文物都拿不出来?

这就让人疑惑了,难道邓氏人就要凭着御驾村“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康熙二十四年知县尤应运立”的两块碑石就相信邓禹公葬在了御驾村?万一康熙二十四年济源知县尤应运要是和邓州文广局的闫富传一样,又是一个脓包知县呢?济源知县尤应运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也没明确说明为什么当时会在济源御驾村“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碑石,这可谓是死无对证。既然是一切无从考据,我们能信的有多少?难道我们邓氏家族就去相信那两块冰冷的“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碑石?

再回看2006年,济源御驾村邓禹墓址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但至今我们也查不到济源市政府是依什么认定御驾村邓禹墓冢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

这一切很显然能让我们感觉到:御驾村邓禹墓冢没有任何考古结果,拿不出任何足以让邓氏家族信服的文物或是可信证据。

2016115日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

    现在孤峡山人请大家看看,这是2016年的115日济源市对外发布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新的黄土堆、新的水泥砌体。这是清朝时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吗?
524×265

我们已经知道,2006年,邓禹墓址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御驾村“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康熙二十四年知县尤应运立”的两块碑石是清朝康熙二十四年(即1685年)所立的。

也就是说,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因为有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碑石才在2006年被济源市政府立即为济源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那就是有331年历史的。

那孤峡山人就得问问济源市委副书记贾宏宇、副市长侯波及济源的每个人、邓氏家族的每一个人了,有331年历史的土堆,会是我们大家看到的新的黄土堆?会是用新的水泥砌体砌的黄土堆?

531×244

再看看济源御驾村老百姓于2016111日对外公开发布的《告知邓氏家族的一封信》中明确指出:

“我们是御驾村的老村民,把关于邓禹冢之事告知与邓氏家族所有的父老乡亲们,现如今你们祭祀先祖的地方以北两百米处,在隆兴花园小区中间,当时就是一个土丘,文化大革命时期早已易为平地,当时并无发现有关文物的任何足迹。2008年,经济源市人民政府一致研究决定对此地公开拍卖,有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幸中标,将建设为商住小区隆兴花园。你们祭祀的地方,原本是沁园办事处前几天房屋拆迁后临时建设的土丘,名为邓禹墓,实为土丘,邓氏家族在没有祖坟依据的地方祭祀你们的先祖,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

按这封《告知邓氏家族的一封信》的公开信可知,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康熙二十四年知县尤应运立”碑所在的邓禹冢,具体位置是在今天的济源市御驾村隆兴花园中间,这个地方和卢化南老先生所说一样,确实没有任何文物。2016年的115日我们所看到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不过是一堆新堆出来的黄土,并不是真的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邓禹冢。

简单说,今天我们看到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

按这封《告知邓氏家族的一封信》的公开信可知,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汉先贤仲华邓禹之墓,康熙二十四年知县尤应运立”碑所在的邓禹冢,具体位置是在今天的济源市御驾村隆兴花园中间,这个地方和卢化南老先生所说一样,确实没有任何文物。2016年的115日我们所看到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不过是一堆新堆出来的黄土,并不是真的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邓禹冢。

再看看邓焱文他们原来所祭的邓禹冢(左六即为邓焱文宗亲)。

518×673
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

邓焱文他们原来所祭的邓禹冢(特征: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某小区围墙之前、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土堆、没碑石)与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特征极为明显:新的黄土堆、新的水泥砌体)对比极为强烈。可以说是一眼能看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邓禹冢是人为造假的。

简单说,今天我们看到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

“无限联通”和“诗梦惊雷”公开曝料济源邓禹冢造假

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真的吗?请看:

《愚公论坛》(网址是:http://www.yugongw.com)一个网名叫“无限联通”的人士以《在御驾有新土堆造了一个假文物,荒唐,滑稽》为标题公开曝料称:

“很认真的荒唐,滑稽,……前天还是建筑仓库,昨天一马平川,屁毛都没有,今天,堆了一个新土堆,居然成了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们的政府真是有洪荒之力啊,一定有通过媒体好好宣传宣传

本主题由 济水之源 于 2016-11-10 15:53 设置高亮”。

网名为“诗梦惊雷”的人士对此跟贴称“哈哈,不敢多言,影响政府招商引资”。

517×408

   至此,孤峡山人认为,已经可以完全认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

假的济源市御驾村邓禹冢是对邓氏家族的二次侵犯

现在我们就退一万步讲,就算1685年济源知县尤应运所立的邓禹冢并不是如《河南通志·卷一》、清乾隆二十六年刊本的《济源县志》《大清一统志·卷一百六十六》、明《一统志》所说,确实是真的邓禹冢,你济源市有必要刨坟吗?你济源市刨坟以后,再堆一堆黄土说这是我们邓氏家族的邓禹冢吗?

孤峡山人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刨邓氏家族的祖坟,那就是对邓氏家族严重的侵犯。这在法律上都是违法的。现在又堆一堆黄土说这是我们邓氏家族的邓禹冢,更是对我们邓氏家族的二次侵犯、二次伤害。

据孤峡山人看来,邓腾、邓世鸿是将这二次侵犯、二次伤害的耻辱当成了荣耀。但并不是每一个邓家人都会认同邓腾、邓世鸿的以耻为荣的。

362×272

图是四川宣汉的邓光才宗亲所说的,从他的QQ对话截图,我们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邓光才宗亲看来,济源对我们邓氏家族的二次侵犯、二次伤害是在愚弄我们邓氏族人。他明确说明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假的,与孤峡山人的观点是完全一致。与《告知邓氏家族的一封信》中的“御驾村的老村民”的观点是一样的。

邓腾和济源炮制的杨姓守墓人:又是一场骗局

邓腾作为本次祭邓禹的发起人,他会不知道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人为造假吗?他和济源又联合炮制所谓的杨姓守墓人。与邓州的赵姓守墓人如出一撤。

邓腾和济源炮制的杨姓守墓人完全经不起推敲。试想,禹公是薨于公元58年,那下葬也肯定是公元58年。到2016年的今天,时间跨度长达1958年。如果按中国人的代系27.27/代计算,共71.8代,约72代人。济源杨氏72代人都为邓家守墓??如果真是这样,济源杨氏堪称全球最忠贞家族了,这是其一。

其二,关于这一事,孤峡山人曾经电话采访过济源市文物局原工作人员卢化南老先生。卢老先生说,因为文革,特别是建国到文革那几十年,根本没有人敢去核实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更别说守墓了。

其三,孤峡山人遍查中国的史书,还没有看到或是听说有哪个姓氏的人为邓氏守墓超过70代的。据孤峡山人所知,因感谢邓氏祖先当年救下冯氏族人的大恩大德,广东省恩平市良西镇城头村冯氏六代人为邓氏恩公守墓140余年。是迄今为止,外姓朋友为邓氏祖先守墓时间最长的。目前还没有哪个地方超过这一历史纪录的。

在这,孤峡山人不得不问邓腾,你邓腾明知道济源御驾村邓禹冢不是真的。为什么还要联合济源炮制如下二个骗局?

骗局一: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是人为造假的墓冢。

骗局二:炮制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杨姓守墓人竟然守墓长达1958年。

你邓腾联合济源炮制这二个骗局的动机、目的是什么?难道你邓腾不是为了想借祭济源御驾村邓禹冢捞名捞利吗?难道不是为了巩固你邓腾在邓氏家族的精神领袖地位吗?难道不是为了让天下人以为你邓腾是真心为邓氏在做事吗?

最后,孤峡山人想质问参与济源御驾村假邓禹冢的邓腾(在深圳的湖北人)、邓世鸿(湖北)、邓定超(在深圳的湖南人)、邓柏书(云南)、邓玉莲(广州)、邓声伟(济源)、刘杨(济源)、李金(济源)、杨鹤仙(济源)、杨长水(济源)、刘心赞(济源)、豪生大酒店董事长邓伟(济源)、邓永超(济源)、邓永恒(济源)、邓军平(济源)、陈家范(济源)、杨锦鸿(济源)、邓玉生(江西)、邓友省(江西)、邓小刚(江西)、邓建伟(江西)、邓诗新(深圳)、邓伴球(深圳)、邓经伦(深圳)、邓北坎(深圳)、邓善财(深圳)、邓贤超(深圳)、邓云嵩(深圳)、邓纪杰(深圳)、邓菊萍(深圳)、邓爱群(深圳)、邓啟新(香港)、邓健文(梅州)、邓延寿(梅州)、邓金龙(湖南)、邓汝华(福建)、邓铭东(福建)、邓子坚(海南)、邓洪(广州)、邓运祥(广州)、邓学尧(香港)、邓耀华(台湾)、邓柱庭(英国)、邓作列(美国)、邓日华(美国)、邓比德(加拿大)、邓承西(新加坡)、邓国威(马来西亚)、邓祖光(马来西亚)、邓木堃(泰国)、邓两绿(泰国)、邓本超(茂名)、邓宏(重庆)、邓湘云(新加坡),你们是人吗?你们还知道什么是耻辱吗??你们以耻为荣很开心吗?你们就这么喜欢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是一群以耻为荣的草包、土炮吗?你们帮助济源欺骗天下邓氏就这么光荣?你们就不怕禹公的在天之灵都盯着你们吗?

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在看到济源御驾村祭邓禹冢积极的一面---邓氏后裔不忘先祖恩德,同时也要看到负面的一些东西:

1、邓腾联合济源,让假的守墓人杨氏,串通起来,以人为造假的济源御驾村邓禹冢坑骗邓氏。

2、邓腾借济源御驾村祭邓禹冢捞名捞利,想继续做邓氏精神教父。

3、济源想借助济源御驾村祭邓禹冢发动邓氏人去济源投资。

以上负面和积极的二个方面,不能与济源老百姓自发性的祭邓禹冢等同起来。

孤峡山人认为,济源老百姓自发性的祭邓禹冢,那是当地老百姓感念禹公的丰功伟绩。当然,这不是我们邓氏人狂欢的资本。我们邓氏人应也有相应的感恩之心、自我约束的自制力。

我们邓氏人应以是禹公后裔为荣。坚决反对假的守墓人杨氏、人为造假御驾村邓禹冢、反对借此坑骗邓氏。

我们邓氏人应支持到济源投资兴业的正确的商贸行为,但反对济源利用假的守墓人杨氏、人为造假御驾村邓禹冢来发动邓氏人去济源投资兴业。

我们邓氏人应支持在合乎法、理、情、风俗习惯的情况下,由德高望重者主持我们邓氏家族的祭祀活动。坚决反对邓腾、邓定超这些人品低劣者反宾为主主导邓氏家族事务。

我们邓氏人应坚持地方的家族活动应由当地邓氏家族主持开展,坚决反对地方家族活动被反宾为主的外地邓氏操纵。

以上言论,均属个人观点,如有不妥,请联系孤峡山人商榷讨论!

作者:孤峡山人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注】原文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网址:http://www.zhds678.com.cn/Html/?3001.html
使用上述网址,要先拖拽(涂蓝),然后点击“转接到”才能打开。

【转载】杂评: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济源胡闹的首恶“召集人”(“组织者”)湖北人邓腾
【附图】
【转载】杂评: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邓腾在济源与当地的御驾村人合影,(标示“邓氏一家亲”)恐怕当中就有不少的杨姓?将这些杨姓的都揪出来让邓腾吃,恐怕他吃不完?
 
【转载】杂评:御驾村邓氏宗亲祭祖大会是一场“二百五”的闹剧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邓腾拿手上口中振振有词是将建的《陵园方案》。 总站在邓腾身边这妇人(心血来潮者)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