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2017-12-30 11:0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谬,是指极端错误的,非常不合情理的。离奇,是指不可能存在的,非常奇怪的。不可思议,是指无法想象的,难以理解的。

俗话说,一种米养百种人,什么样的人都有。人世间的事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事都有。我们还是着重说说河南邓州所谓的“吾离墓”和“太尉台”。

20118月河南邓州市人大主任殷中玲向河南省申报“邓姓的起源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共搜集罗列了六项所谓的依据:邓州市林扒镇有邓伯温族地、邓州市赵集乡朱岗王有舜帝邓墟、邓州城为夏朝邓国国都、邓州城为曼姓邓国国都、邓州市八里王庄有吾离墓、邓州市古城广场有太尉台。

上述的再加上邓州市夏集乡邓营村为邓姓故里。总共七项是近些年河南邓州胡闹“邓姓之源在邓州”的所有内容。除了所谓的“吾离墓”和“太尉台”具有能让人看得见的似真实假的实物,其它全都是只带有一个“邓”字的“泡影”而已!由于是均无史料记载的传说,也就不具有考究价值?我们将它扔了!剩下来要说的是“吾离墓”和“太尉台”,看看河南邓州从领导到往下的一帮人的胡闹是怎么的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所谓的“吾离墓”是无其事的!也就是根本没有的事?在上个世纪90年代骆立群在他出的书《邓州古代史考》编造出了一连串的谬论!他说:“吾离北迁国都于穰(即邓州)”“吾离葬于国都东南(即八里王庄)”。他在“互联网”发表了《吾离冢遗址》一文附有图片指的是吾离墓。他还说:“1957年大跃进时发现了吾离墓,邓县人民政府将它确定为邓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后他又说“吾离陵是天下邓氏的第一陵。”

骆立群编造的这番谬论,通过时任邓州市人大主任邓银国的做作使其成为“事实”:1993年秋在八里王庄被骆立群称之为“五女冢”墓地指鹿为马确定了“吾离墓”,市政府拨出专款进行了小规模的修整,整出了一个所谓的“吾离墓”。

“吾离墓”也就这样从无到有?!

骆立群编造的这番谬论成为邓银国胡闹“邓姓之源在邓州”的依据,他也就着力促使骆立群的谬论得以成立,伙同海内外的一帮邓姓人蛊惑时任市长的刘新年于20021-5月在所谓“吾离墓”的位置修建了“邓国侯吾离陵”,使之成为“邓姓之源在邓州”的象征性的地物标志?!

在李乔的指导下,20118月殷中玲向河南省申报了《邓姓的起源非物质文化遗产报告》。之后,闫富传蛊惑时任市长的刘树华说:“邓国侯吾离陵不能包容和涵盖邓国文化(没有包容和涵盖夏朝邓国在邓州的夏朝邓国文化?)要将‘邓国侯吾离陵’改建为‘邓国春秋园’。”

胡闹,落到实处的毕竟是离不开要讲钱!将“邓国侯吾离陵”改建为“邓国春秋园”是要开发房地产业,要建造一批“会馆”买给各地的“邓氏宗亲联谊会”,为自己能弄到钱。

河南邓州要修建“邓国春秋园”有三个目的:除了上面讲到的弄钱,还有就是要认同河南邓州是两个邓国(夏朝邓国和曼姓邓国)的国都所在地,邓国的历史在河南邓州持续了一千三百多;要在园内竖立“邓姓的起源碑”,可与湖北襄阳“邓城”分庭对抗!可与河南安阳“殷墟”平起平坐!那么,“邓姓之源在邓州”不由得你不信不服?

梦,是人做的!不过,梦多是虚的!鬼话,是人编的!

殷中玲、闫富传、刘树华、姚龙其、史焕立做的建“会馆”买给邓姓的梦,结果泡汤了!

殷中玲向河南省申报的“邓姓的起非物质文化遗产”拖了一年多没批下来?按理说该停止将“邓国侯吾离陵”改建为“邓国春秋园”。可是,河南邓州洗湿了的头不好不洗?只好顶风犯案!20134月也就破土动工修建“邓国春秋园”。

说实在话!夏朝邓国是无其事的?说夏朝邓国国都在邓州是泡影!说曼姓邓国国都在邓州是泡影!说河南邓州有一千三百多年的邓国历史也是泡影!李乔在“邓州会议”上发言说了:“说邓国都城在邓州未有定论?不要乱说!”石泉教授在他的《古邓国,邓县考》说了:“在唐宋以前不见史料有记载邓州与邓国的联系?”那么,河南邓州连邓国的边都没有沾上?

骆立群编造了“吾离墓”,能说明曼姓邓国国都在邓州?河南邓州的胡闹,能闹出“邓姓之源在邓州”?我觉得邓州市委书记姚龙其胆子大,他批了360亩地修建“邓国侯吾离陵”为“邓国春秋园”。我觉得邓州市委书记姚龙其很无知,他是兰州大学历史系的本科毕业生竟然不知邓姓之源是否在邓州?一到任就秉承刘树华的衣钵接续胡闹!亲自召集召开多方参加的协调会,统一规划修建“邓国春秋园”。

 

【附图】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原载于“互联网”《吾离冢遗址》一文中,后来该文改称《邓国侯吾离陵》。这篇文章和这幅图片已被删除!再也看不到。也有可能是我说了它是在晒场边上用麦杆遮盖的牛棚不象牛棚、猪舍不似猪舍的村民储物间当成了“吾离墓”?故此将它永远删除了!这幅图片被说成是“吾离墓”实在是站不住脚?若然发现了春秋古墓没有拍摄照片?起码都会绘制出《四置草图》,现在连这样的基本的原始资料都展示不出来?既然将发现的“吾离墓”确定为邓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理应有归档材料,现在连归档材料都展示不出来?河南邓州所谓的“吾离墓”竟然成了骆立群说啥就是啥?骆立群想怎么说也就可以怎么说?他长的是一张“圣旨口”?!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邓腾在拨弄的这五个人,有人应该认得出他们!说说他是谁?参加邓州会议的人有似“太君放屁-神气!”现在却成了“丑八怪”!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2013年4月16日“邓国春秋园”建设项目开工奠基仪式
      
        下面接着要说的是“太尉台”。

河南邓州原先有内、外城墙,外城墙为土墙,内城墙为砖墙。内城的砖墙建于宋代、拆于明代。于【明】末【清】初或【清】末【民】初在当今邓州“古城广场”西边用宋代城砖堆砌了一段“仿古城墙”作为思念怀旧已拆的古城墙!神不知、鬼不觉的这段“仿古城墙”竟然就被殷中玲、闫富传说成了《千年太尉台,万代高密侯》、被王春玲说成了《邓州太尉台》!河南邓州的又一个指鹿为马?不过,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网上发表有两篇文章:《图说邓州被遗忘的土城墙,静静躺了》、《邓州的砖城墙,已成逝去的邓州记忆》。后一篇有这样的一段话:“在现在的邓州古城广场西边的是后来修建的一段仿古城墙。”这就一言道破了天机!什么的“太尉台”?纯属是胡编乱扯!

以上所说的两件事,真有似《沙家浜》的胡传奎说刁德一:“河南邓州你搞的什么鬼花样?”这样的事情,河南邓州的有一官半职的人居然做得出来?不可思议?

我去过河南邓州,到过“古城广场”丈量过“仿古城墙”的城砖,规格为360×180×60mm(比例6:3:1)。这些尺寸符合宋代的青砖规格,它比古代砖小、比现代砖大。所谓的“太尉台”并非是汉代遗物,它是用宋代城砖堆砌的。这又掌了殷中玲、闫富传、王春玲、邓诗氽、李大海的嘴巴!

 

【附图】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是登载在“邓姓之源网”图片,右侧这段“仿古城墙”被称之为“太尉台”。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当中的这幅“太尉台遗址”的告示不知是谁指使糊在墙上的?当中有写:“明嘉靖《南阳府志》载:“邓禹为汉太尉,归故里,乡人饯于此,因筑台,后人因而名之。”要知道【明】嘉靖年间河南邓州的古城墙还未拆,也未有这段后来修建的“仿古城墙”。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原载于《图说邓州》一文的附图,它与上面的图片为同一实物,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该文章明确指出  :“在现在的邓州古城广场西边的是后来修建的一段仿古城墙。”不见有说它是汉代遗存下来的“太尉台”?

【附】“真诗人”李大海写的诗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附】张耀(骆立群)的照片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左一为张耀(骆立群)、左二为闫大个子(闫富传)

荒谬离奇不可思议 - 邓伟坚 -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上图右四为张耀(骆立群)、右三为闫大个子(闫富传) 

【附】导读指南:
        批驳骆立群的文章《有关邓国侯吾离的几个问题的探讨》,我于2011年2月20日发表了《探讨<有关邓国侯吾离的几个问题的探讨>》。
    网址:http://deng421215.blog.163.com/blog/static/170483164201112011733995/
  评论这张
 
阅读(1405)| 评论(3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