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话说曼季、吾离和明渊  

2017-02-18 15:3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时五百六十多年、传承二十二世的曼姓邓国,是商王武丁(子昭,史称“商高宗”)分封其叔季父(字德阳)于邓(今河南南阳)的侯国,赐曼姓,因此季父又称“曼季”。曼姓邓国一度成为商朝南方的重要侯国。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发)率领诸侯讨伐商纣王(帝辛)建立周朝,曼姓邓国改臣服周朝,周王承认曼姓邓国世袭侯爵。曼姓邓国又一度成为周朝南方的重要侯国。

春秋时期大国称雄争霸,曼姓邓国于公元前678年被楚文王(熊赀)所灭,成为楚国属地,国民统称楚民,世袭侯爵终止,曼姓邓国从此消亡。为了纪念传国五百六十多年的曼姓邓国,国君明渊(邓祁侯)将家族的曼姓改为邓姓,邓姓从此流传至今。

上述可见,当今的邓姓是由曼姓改姓而成的,而曼姓又是从子姓中分封出来的。邓姓形成之前,经历了子姓和曼姓的两个历史阶段。因此邓姓追溯渊源,必然要追溯到远古时期的子姓商族始祖契和商朝时期的曼姓邓国始祖曼季。

可能由于历史久远、且为侯国,文字尚未广泛普及,“殷墟”出土的商代“甲骨文”未见有对曼姓邓国的记载。历史文献略有记载,但只是讲述曼季、吾离和明渊三人,其余都是在邓氏族谱、族史的世系中一带而过。

至于对曼季、吾离和明渊的讲述,尚有出入、甚至错误。惟愿将本人见解述下供作参考。

一、曼季

1.曼季的出生年代

对曼季的出生年代历来有两种讲法:

其一,有说“流传至江西、湖北的《邓氏族谱》称:始祖曼季,其源初姓子,系商汤王十九世孙,小辛君之子,殷武丁之叔父也。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公元前1294年)。’”

其二,“邓姓之源网”转载“炎黄邓氏文化网”的“邓姓世系1–56世详表”称:“始祖,曼公(祖丁之子)字德阳,祖丁之少子,”“商王武丁之叔父。生于殷小辛丁亥岁,即公元前1354年。”

上述曼季的出生年代有明显差错,相差60年?

推断曼季的出生年代,有一个不可偏废的依据:前些年,国家集中了两百多名专家、学者,用了五年多时间进行的“夏商周断代工程”,经过大量计算、考察、论证,其中推定:盘庚迁殷为公元前1300年;盘庚至小乙在位为公元前1300年–前1250年,共50年;武丁即位为公元前1250年;周武王讨伐商纣王为公元前1046年。

既然邓氏族谱、族史都认定“商王武丁封其叔季父于邓”,那么,商王武丁系公元前1250年即位,设题①:1354–1250=104,是否说武丁即位时曼季为104岁?所说曼季生于公元前1354年是错误的。设题②:1294–1250=44,是否说商王武丁即位时曼季为44岁?所说曼季生于公元前1294年似乎出入不大,尚能为人们所接受。

2.曼季为何人之子

至于曼季为何人之子,邓氏族谱、族史历来有三种讲法:上述提及的两种,说曼季是小辛之子、又说曼季是祖丁之子。此外,还有说曼季是南庚之子。

从对于曼季为何人之子的诸多讲法,可以推定:目前流传的邓氏族谱、族史并非原始记录(据说汉代已经失传),而是后人重新撰写的,既有抄袭历史文献的内容,还有夹杂撰写人的个人偏见,历次重修、补修族谱、族史一再重复这些错误,更有甚者不知其中错讹,时至今日还振振有词地重复讲述着这些错误!当今展现的邓氏族谱、族史错误多多、笑话多多!基本上是失实的!

至于曼季为何人之子?尽管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从各种讲法中还是可以整理出一些头绪:

① 曼季是否小辛之子?

据说“流传至江西、湖北的《邓氏族谱》称:‘始祖曼季,其源初姓子,系商汤王十九世孙,小辛君之子,殷武丁之叔父也。’”首先是作者开言第三句就出错了!所说曼季“系商汤王十九世孙”是错误的。商王血缘世系从成汤开始到最后的帝辛(商纣王)共为十七代,说曼季“系商汤王十九世孙”,那么曼季只能与帝辛的孙子同辈。事实上,武丁是商汤王十世孙,而作为武丁的叔父的曼季是商汤王九世孙。作者为何会说曼季“系商汤王十九世孙”?他是从商汤王(成汤)开始数商王,一直数到南庚共为十七位商王,他认为阳甲、盘庚、小辛、小乙兄弟为同一辈的第十八世,他又认为曼季是小辛之子,那么小辛为十八世,而曼季应为十九世。他不分清什么是“商王世系”?什么是“血缘世系”?竟然以“商王世系”取代了“血缘世系”。

据《中国历史年代简表》所列的三十位商王,他们是十七代人,因此说曼季“系商汤王十九世孙”就大错特错!为了澄清所说之错误,不妨将这十七代三十位商王列下,供大家进行对照。

(1)汤

(2)外丙、仲壬

(3)太甲

(4)沃丁、太庚

(5)小甲、雍己、太戊

(6)仲丁、外壬、河亶甲

(7)祖乙

(8)祖辛、沃甲

(9)祖丁、南庚

(10)阳甲、盘庚、小辛、小乙

(11)武丁

(12)祖庚、祖甲

(13)廪辛、康丁

(14)武乙

(15)文丁

(16)帝乙

(17)帝辛(纣)

商朝在继承上并未完全实行“嫡长制”,与任何朝代明显不同的是出现了众多的“兄终弟及”或“叔终侄及”。上例所列括号中的数字,是商王血缘世系的辈份,所有横列中若出现两个人及以上的都是兄弟关系,上一列与下一列既有父子关系、又有叔侄关系。在讲述时心绪不清,或头脑里固守“嫡长制”的观念,就会出错!

其次,作者所说曼季是小辛之子、是武丁的叔父,此说不符合历史事实!从以上所列(10)(11)可以看出:小辛与小乙是兄弟,小乙与武丁是父子。若说曼季是小辛之子,那么,曼季与武丁不能构成叔侄关系,只能是“从兄弟”关系。倘若肯定曼季与武丁的叔侄关系,当可排除曼季是小辛之子的说法。也就是说曼季不是小辛之子。

② 曼季是否祖丁之子?

据“邓氏以前世系图”称:“廿七世,曼,祖丁之子。”而流传至江西、湖北的《邓氏族谱》却称:曼季“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公元前1294年)。”以上两段讲述不能成立。若说曼季是祖丁之子,那么作为祖丁之子的曼季又怎么会出生在殷小辛二十年?我们先撇开是否有“殷小辛二十年”的纪年?也就是说祖丁死后,历南庚、阳甲、盘庚三朝,再到小辛(第四朝)即位后二十年祖丁的儿子曼季才出生?岂不成为笑话!若说曼季是祖丁之子,曼季就不是出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若说曼季出生于殷小辛二十年丁亥岁,曼季就不是祖丁的儿子。二者不可混为一谈。

若说曼季是祖丁之子,还会引伸出另一个问题:为何作为祖丁之子的阳甲、盘庚、小辛、小乙兄弟都能够“鱼贯”地轮番继承王位?而作为祖丁之子的曼季却未能继承王位?而让小乙将王位传给其子武丁?这是令人不可理解的!

最近在“邓姓之源网”上看到有说“曼季是祖丁的少子(最小的儿子)”。又有说“曼季是祖丁的第五子(排在阳甲、盘庚、小辛、小乙之后)。”还有说“小乙崩,曼季年纪较大,没有让他继承王位,而让武丁继位,出于对曼季的安抚,武丁给其叔季父封侯。”以上三种说法的前提都是赞同曼季是祖丁之子的说法的。不过,我是不赞同这种说法的。从商朝王位继承的复杂性,不难看出争夺王位的激烈性。在三十位商王继承中出现过十四次“兄终弟及”和两次“叔终侄及”,“嫡长制”的“父终子及”未过半数。那么,上述曼季年纪较大没让他继承王位,是否就能令人予以理解?我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倒觉得曼季不是祖丁之子。

③ 曼季是否南庚之子?

在“邓姓之源网”上看到有说曼季是南庚之子,不过没有说出具体根据。南庚是祖丁之弟,与祖丁同为沃甲之子。沃甲崩,其子祖丁继位。祖丁崩,其弟南庚继位。南庚崩,其侄(祖丁之子)阳甲继位。从此王位就在阳甲之弟盘庚、小辛、小乙当中依次传递,最后由小乙将王位传给其子武丁。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夏商周简史》讲到,南庚崩王位被南庚的侄(祖丁之子)阳甲夺了回去。既然如此,那么,作为南庚之子曼季未能继承王位就成其为必然。

综合以上所述,说曼季是小辛之子是首当其冲可以排除的,曼季也不是祖丁之子,我倒倾向于认为曼季是南庚之子。惟望有日在河南大地发掘出记载曼季的“甲骨文”,揭开曼季为何人之子这个千古之谜!

3.曼季何时受封

既然肯定“武丁封其叔季父于邓”的历史事实,那么,分析推断季父何时受封?必须依据: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武丁系公元前1250年即位的年代。我认为商王武丁封其叔季父于邓,大概是公元前1247年–前1245年期间。商王武丁于公元前1250年即位,据商代历史资料记载,武丁即位后为父小乙服丧三年不理朝政,委以宰相托管,他对朝政一言不发,但却在暗中观察朝风、体察民情,思考整顿朝纲,中兴商朝。那么,武丁封邓最早也得在公元前1247年。再据商代历史资料记载,商王武丁“开疆拓土”期间在汉水、淮河流域攻占和兼并了许多方国、部落,为了巩固既得疆域,将王族分封到这些方国、部落,建立侯爵。曼季受封的曼姓邓国位于汉水、淮河流域,那么,在受封时间上还应往后推迟两三年,也就是说武丁封邓可能是公元前1247年–前1245年期间。倘若再深一层分析:武丁即位时,位于商朝西面和北面的方国、部落的势力远比位于南面的方国、部落顽强,若武丁先征服了西面和北面的方国、部落,然后才征服南面的方国、部落,那么,武丁封邓还要再往后推迟两三年,可能要到公元前1243年左右。总之,武丁即位后的三、五、七年封邓都有可能,也就说最早不会早于公元前1247年,最迟不会迟于公元前1243年。

二、吾离

据《邓氏族谱》的“南阳邓氏世系”记载,吾离(名宣,讳吾离)是曼姓邓国第十九代国君(即曼季的十九世孙),世袭侯爵,称“邓侯”。

据谢钧祥著《新编百家姓》称:“大约在公元前13世纪,商高宗把他的叔父封于邓,建立侯爵邓国,赐姓曼。西周时,邓国是周朝在南方较为重要的异姓侯国,强盛时的疆域,北起南阳盆地南部,和申国、吕国(在今河南南阳市、县境)相邻;东连今湖北枣阳,与唐国相接;南接汉水,和罗、彭、鄢、卢戎相望;西邻谷国(今湖北谷城)。周围150余里。春秋时,邓国在大国争霸的形势下求生存,曾多方与大国交好,如‘楚武王、郑庄公皆娶邓女,谓之夫人邓曼(《古今姓氏书辨证》)。公元前705年,邓侯吾离又与西邻的谷伯去今山东曲阜朝拜鲁国。但是,公元前703年楚与巴会师围鄾时,邓侯曾派兵去救援而得罪楚国。鲁庄公十六年(前678年)邓国传至邓祁侯,被楚文王灭掉,子孙以国为氏,就是邓氏。”

又据朱洪斌著《中华五百姓氏源流》称:“邓国历史悠久,周武王时,依然存世,直至春秋时代的鲁桓公七年(公元前705年),还因朝鲁不断而名登《春秋》。”

再据吴兴勇、郭长庚编著《邓姓史话》称:“《左传》记载吾离曾到鲁国朝见鲁桓公,受到冷遇。”

由于曼姓邓国是小国,无人撰写《邓国史》,所以对曼姓邓国历史的讲述都是“蜻蜓点水”。

吾离所处正是春秋时期大国称雄争霸的年代,为使曼姓邓国在大国夹缝中得以生存,吾离费尽毕生精力与大国交好,有如上述所讲“和亲”、“朝鲁”等等。为防备楚国进犯,还与近邻小国会盟。所有这些都是形势逼迫作出的反应。就吾离所做的“会盟、朝鲁、援鄾”的三件事,吾离是给了楚国冷眼,甚至得罪了楚国的。他出于给邓国做好事,但结果却适得其反。例如“朝鲁”从战略策略上讲是“舍近求远”,鲁国的远水救不了近邻楚国点燃的火!况且还遭到鲁国的冷遇,因为鲁国不可能讨好邓国而与楚国交恶?我觉得吾离所做都给楚国找到了“借口”、抓到了“把柄”。

作为小国的曼姓邓国被邻近的大国楚国所灭是必然趋势,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曼姓邓国没有在吾离在位时被灭,这与楚武王夫人邓曼的作用有一定关系,更重要的是楚国争霸中原,曼姓邓国每次都给予借道,没有成为障碍。也可以说在楚国“灭国运动”的日程表上还没有轮到灭亡曼姓邓国而已。而曼姓邓国被灭的滋味,恰好就留给了吾离的后人明渊品尝!

上述可见,吾离是一位功过兼有的国君,并非是河南邓州有说的是“中兴邓国的明圣君主”?

在“邓姓之源网”上看到有如此评论:曼季是邓国受封者,吾离是邓国盛国者,明渊是邓国失国者。本着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不应有“褒吾离”、“贬明渊”的不公正评论。

三、明渊

据《邓氏族谱》记载,明渊(史称“邓祁侯”)系曼姓邓国第二十二代国君(曼季的二十二世孙、吾离的曾孙),世袭侯爵。

先秦时期,我国处于列国时代。是时虽有周天子为天下共主,但春秋以后,周王室衰微,诸侯大国相继而起。

西周时期,楚先祖鬻熊建立楚国。这时的楚国仅有一同之地(古时称“一同”为方百里),比之其北邻的邓国还小(邓国为方百五十里)。而春秋以后,楚国迅速发展。《史记.楚世家》记载:楚武王时,“楚地千里。”楚国大启群蛮,“汉阳诸姬,楚实尽之。”也就是说楚国将周朝分封在汉阳地区的与周王室同为姬姓的诸侯,收拾干净;又灭了江淮小国江、黄、弦、蒋等;然后再灭了其北邻的申、息、邓等小国打通了北向中原的要塞之地。由此可见,楚国的“灭国运动”,对于邻近小国面临灭亡是无法抗拒的。就这点而论,曼姓邓国被楚文王所灭是不能归罪于明渊的。在当时的这种时势下,轮到谁谁都只能无可奈何。

有说明渊不听“三甥之言”没有杀掉楚文王,以此责怪明渊。我觉得这不能成为曼姓邓国被灭的理由。试想:楚武王死在灭随的路上,明渊又杀掉楚文王,那么,再出个“楚斌王”,难道曼姓邓国等诸多小国就能逃脱被楚国所灭?倘若明渊听了“三甥之言”杀掉楚文王,那么楚文王的后裔会以“为父复仇”扑灭曼姓邓国,曼姓邓国被灭可能来得更快、更惨、更彻底,那么明渊及其家族以及曼姓邓国国民惹来的将是“灭九族”和“血洗邓国”的更大灾难!从这点来说,明渊还是理智地成全了家族和国民。事实上,曼姓邓国被灭国民照样在原地生息,有些还在楚国做了官。

综合以上所说,是否可以说邓姓始祖是明渊?是他将家族的曼姓改为邓姓,邓姓从此流传至今。目前邓姓在100个大姓当中排行第29位,全国共有邓姓人口700多万,而绝大多数都是出自这个家族。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