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点评《珠玑巷邓氏族史》错误  

2017-02-19 06: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得到了“广东南雄珠玑巷邓氏后裔联谊会”汇编的《珠玑巷邓氏族史》(以下简称《族史》)。怀着喜悦心情阅读,却万万没有想到《族史》在讲述商朝曼姓邓国始祖曼季(季父),竟然先后冒出他的三个父亲,曼季在《族史》中成为“三人之子”?我从原先“相信”《族史》立即倒向了怀疑《族史》!怀疑《族史》的真实性?此后三年,经过我反复的勘证,一共圈出《族史》的19处错误。

《族史》“序”称:“《珠玑巷邓氏族史》的出版,将为海内外邓氏后裔追根溯源,寻根问祖提供翔实可靠的依据”。那么《族史》是否“翔实可靠”?是否可做“依据”?看过我写的《点评〈珠玑巷邓氏族史〉错误》会自有评说!

《族史》诸多错误,是《族史》编辑部对收集到的资料未作审核和校对,或许出于无知,或许附会道听途说。往下将圈出的19处错误逐一点评:

1.契无父。《族史》(P10-11)“邓氏以前世系图”何来邓氏以前世系的黄帝、玄嚣、蟜极、帝喾的一、二、三、四世祖?

契(商契)系远古时期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期的部落(部族)首领。历史文献记载,契与尧舜禹年代相当,因助大禹治水有功,被舜帝拜为司徒,封于商(今河北东部至辽宁西部的渤海湾一带),赐子姓,契系子姓商族的始祖。学者普遍认为,邓姓出自契的系统,因此契系邓姓的远始祖。

《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所列的前四世祖出自【西汉】司马迁著《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而五世祖契则出自《史记.殷本纪》记载:“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司马迁的《史记》,是根据西汉宫廷保存的春秋时期以来整理的“历史文献”,以及他到民间访查收集流传到西汉时期的“民间传说”编著的。司马迁编制的“黄帝世系”,两千多年来引起了学术界的长期争论,争论一直围绕着“商族始祖契和周族始祖后稷有无父亲”的问题。对此,李炳海著《史记校勘评点本》有以下评述:(详见《契无父,帝喾并非商之始祖》)。李炳海的评述清楚表明:契和后稷都没有父亲。

这里所说的“没有父亲”,是指远古时期母系氏族社会推行“族内婚”,人们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也就是说契不知自己的父亲是谁?人们也不知契的父亲是谁?既然契无父,那么“邓氏以前世系图”又何来契的父亲帝喾、祖父蟜极、曾祖玄嚣和玄祖黄帝?

从上述不难看出《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的编者是将《史记.五帝本纪》和《史记.殷本纪》所载的“黄帝世系”移植到邓氏世系中来,又从“历史文献”中抄袭了其它的相关内容,作为对黄帝等的说明。编者将“虚无”充当了“史实”,有“强拉名人做祖先”之嫌?《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所列的一至四世祖,众所周知就有黄帝、玄嚣和帝喾是民间流传的“三皇五帝”。而《五帝本纪》开言就说:“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可是编者没有将少典列为一世祖?没有将黄帝列为二世祖?编者的用心就不言而喻了!

人们所说的“三皇五帝”是远古时期未有文字记载的“传说时代”的民间传说。至于“三皇五帝”有无其人?是人是神?是男是女?数千年来众说纷纭、争论不休、至今尚无定论。有学者认为黄帝等应是原始部落(部族)的名称,并非是指某个人。

《族史》为了凸显黄帝系邓氏一世祖,首页就印有“中华民族始祖轩辕黄帝神像”。标明“神像”令人迷惑不解?不知《族史》是否说:黄帝是神并非是人?这幅神像纯属是作者的臆想和虚构!远古时期尚未进化到象戏剧中的秦始皇穿着绫罗绸缎?

《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的说明还说黄帝等百多岁、甚至一百五十岁。据考古考证,古代人的平均寿命只有四十五岁。那么,又何来黄帝一百一十岁、玄嚣一百岁、帝喾一百五十岁?如此之多且一连串的百岁、百多岁长寿老人?学者认为,春秋时期“诸子百家”根据民间传说整理的“历史文献”所说的黄帝等百多岁,应是黄帝等部落(部族)从建立到衰亡的时间,并非是说某个人百岁甚至一百多岁。

作为姓氏族谱、族史,理应是严谨和确实的,可是《族史》充斥着如此的虚无,只能说它既不严谨又不确实!黄帝被尊崇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当可理解,但并非是《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编者这等幼稚,竟然将黄帝说成系邓氏的一世祖。

综上所述,邓姓追溯始祖最远只能追溯到远古时期的子姓商族始祖契,再往前就谁也说不清了!学者认为,契和后稷是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期的部落(部族)首领,而且是可以确认的第一位男姓首领。

2.太甲系太丁之子。《族史》(P12)“邓氏以前世系图”何来“十九世外丙、二十世太甲”的“父子关系”?

《殷本纪》记载:“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于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司马迁将汤(即成汤,又称天乙)、太丁、外丙、中壬和太甲的血缘关系讲得一清二楚,他们是爷孙三代。太丁、外丙和中壬是汤的儿子,他们仨为兄弟。太甲是汤的嫡孙、太丁之子。外丙和太甲是叔侄,并非《族史》“邓氏以前世系图”编者所列的父子关系。那么,编者为何将外丙和太甲虚构成父子?其用意不得而知?或许是编者的无知。

3.《族史》(P396)时而说“太祖曼公乃轩辕黄帝二十七世传孙也”,时而又说“曼公出自子姓,是黄帝轩辕三十代传孙”(P360)。如此前后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在《族史》中屡见不鲜!

曼季(子姓,名季父,字德阳),大约公元前1247年-前1245年期间受其侄武丁(子姓,名昭,史称“商高宗”)分封于邓(今河南南阳)建立侯爵,赐曼姓,因此季父又称曼季(或简称“曼”)。这里没必要再考究曼季系黄帝的几世孙?因为前面已经肯定了契无父。确切地说曼季系子姓商族始祖契的裔孙,至于第几世?由于历时久远、繁衍复杂、史料缺乏,不易说清楚。

4.《族史》有说曼季系小辛之子,又说曼季系祖丁之子,还说曼季系南庚之子。在《族史》中曼季有三个父亲,成为三人之子。这是出自《族史》的奇谈怪论!

其一,《族史》(P5)称:“流传至江西、湖北的《邓氏族谱》称:‘始祖曼季,其源初姓子,系商汤王十九世孙、小辛君之子,殷武丁之叔父也。’”

其二,《族史》(P13)“邓氏以前世系图”称:“廿七世,曼,祖丁之子。”

其三,《族史》(P396)称:“沃甲生南庚,南庚生曼。”

以上就是《族史》所说的曼季既是小辛之子,又是祖丁之子,还是南庚之子。

分析曼季为何人之子?不妨看一下商朝第十三代商王祖乙到第二十二代商王武丁的血缘关系:祖乙崩,其子祖辛继位。祖辛崩,其弟沃甲继位。沃甲崩,其侄祖丁(祖辛之子)继位。祖丁崩,其弟南庚继位。南庚崩,其侄阳甲(祖丁之子)继位。阳甲崩,其弟盘庚继位。盘庚崩,其弟小辛继位。小辛崩,其弟小乙继位。小乙崩,其子武丁继位。这一时期是商朝王位继承最复杂的阶段,又是争夺王位最激烈的阶段,也是商朝盛转衰、盛复衰的阶段。先后出现了“父终子及”、“兄终弟及”和“叔终侄及”的复杂继承。因此激发了武丁中兴商朝的决心!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兄终弟及”和“叔终侄及”的继承。

既然《族史》一再肯定曼季和武丁的叔侄关系,那么,首先可以排除曼季系小辛之子的说法,因为小辛和小乙系兄弟,小乙和武丁系父子,而曼季和武丁只能是从兄弟,不能构成叔侄关系。若说曼季系祖丁之子,曼季和阳甲、盘庚、小辛、小乙系兄弟,和武丁系叔侄,但会引伸出曼季为何未有继承王位?而让小乙之子武丁继承?这样一来,似乎曼季并非祖丁之子,而是南庚之子较为贴切。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夏商周简史》讲到:南庚崩,王位被祖丁之子(南庚之侄)阳甲夺了回去,此后一直在其弟盘庚、小辛、小乙中传递,最后由小乙传给其子武丁。若真是如此,那么曼季未有继承王位就成其为必然!最近在“中华邓氏网”看到有说小乙崩,曼季年纪较大,所以没有让他继承,而让小乙之子武丁继承,出于安抚,武丁给其叔季父封侯,这样说似乎能令人理解!前些年,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公元前1300年盘庚迁殷,盘庚、小辛、小乙在位为公元前1300年-前1250年,总共五十年。盘庚、小辛、小乙轮流继位,到小乙寿终,虽说季父是最小的弟弟,可是他的年纪确实不小。惟望来日在河南大地发掘出记载曼季的“甲骨文”,证实其为何人之子?解开这个千古之谜!

5.《族史》(P360)在同一篇“邓氏起源和发展史略”有说“约公元前十三世纪,黄帝轩辕三十世传孙武丁王即位。”又有说“曼公出自子姓,是黄帝轩辕三十代传孙。”

《族史》所述曼季和武丁都是黄帝三十世(代)孙。那么《族史》一再肯定曼季和武丁的叔侄关系,又该当何解释?

6.《族史》对于邓姓的来源,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其一,《族史》(P13)“邓氏以前世系图”称:“廿七世,曼,祖丁之子,武丁即位,封于河北邓国,即以国为姓。”

其二,《族史》(P357)称:据“《邓氏族谱》载:一世曼公,字德阳,商王武丁封其季父曼于河北之邓国,即以为姓,以南阳为郡,赐姓受氏曰邓。”

其三,《族史》(P396)称:“邓氏谱牒汉以前失传,据姓谱:‘殷武丁封其叔父于河南邓国,及楚灭邓,因以为氏。”

至于邓姓的来源,据袁义达、张诚著《中国姓氏-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P352)称:“汉族邓姓主要有四大来源:古邓国,姒姓、子姓和外姓改姓。”其中所说的古邓国和姒姓是讲述远古时期和夏朝时期的,那时尚未有文字记载,都是口说耳闻的传说,既说不清也不可信。所说外姓改姓,是指春秋时期北狄族人改隗姓为邓姓,以及五代十国时期南唐李天和改李姓为邓姓(因与本文无关,故不详述)。确切地说,汉族邓姓是从子姓和曼姓中转变而成的,具体体现在邓姓形成之前的两次历史转折:

其一,商王武丁于公元前1250年即位(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武丁即位之后的三至五年(公元前1247年-前1245年)期间,封其叔季父于邓,赐曼姓。也就是说

商王分封诸侯,曼姓从子姓中分离出来。

其二,据李玉洁著《楚国史》(P64)称:“《正义》引《括地志》曰:‘春秋之邓国,庄十六年楚文王灭之。’”也就是说春秋时期周釐王(姬胡齐)四年(即公元前678年),曼姓邓国被楚文王(熊赀)所灭。为纪念传国五百六十多年的邓国,改曼姓为邓姓,邓姓从此流传至今。也就是说邓姓是由曼姓改姓而成的。

《族史》所述“封于邓,即以国为氏”是错误的。若无发生楚文王灭亡邓国的历史事件,当今的邓姓族人依然姓曼而不姓邓!

“武丁封邓”和“楚文王灭邓”是邓姓历史的重大事件,也是邓姓形成的重要转折。

7.《族史》(P318)“邓氏历代名人”称:西汉,邓晨,字伟卿,籍贯番禺,娶光武姊,历官中山,汝南太守,光禄大夫,封西华侯。”就在《族史》同一篇“邓氏历代名人”栏目中(P323)又称:“东汉,邓伟卿,籍贯南阳新野,娶光武姐,历官中山,汝南太守,光禄大夫,封西华侯。”前面说邓晨籍贯番禺是错误的,后面将邓晨的“字”当作“名”也是错误的。【南朝宋】范晔著《后汉书》有讲邓晨娶汉光武帝(刘秀)姐刘元。

从以上两次对邓晨的讲述,可见《族史》就是这样的一本反反复复、颠三倒四、前后矛盾、乱七八糟的族史!这样的《族史》能让邓氏族人满意和接受吗?

8.《族史》有说邓晔系邓禹之弟。而邓晔并非邓禹之弟。

《族史》(P318)“邓氏历代名人”称:“东汉,邓晔,籍贯南阳新野,伐王莽有功,官为复汉将军,执金吾(禹弟)。”《后汉书》有讲邓晔,汉光武帝(刘秀)拜为复汉将军。确实地说,邓晔籍贯系河南西峡(在河南新野以西数百里),邓晔并非南阳新野人,也不是邓禹之弟。《族史》(P241)署名“奇峰”编的“八、邓氏东汉中兴功臣侯世系简表”在“南阳邓氏四十七世”栏中,将邓禹和邓华(字误,实为“晔”)列在一起,而且用横线将他俩连起来,而邓宽、邓晨则分别单列。此表用以说明邓禹和邓晔系兄弟,这是错误的。

9.《族史》(P318)有说邓宽系东汉“二八功臣”。而洛阳云台图画的东汉三十二功臣无邓宽之名。

《族史》“邓氏历代名人”称:“东汉,邓宽,籍贯南阳新野,封明亲侯,为云台二八将功臣之一(禹弟)。”此说不但是大错特错,而且是地道的一桩笑话!邓宽系邓禹之弟,封明亲侯。《后汉书》(P165)称:“帝以禹功高,封弟宽明亲侯。”这十一个字概括了邓宽的人生所有,整本《后汉书》再无多一字提及邓宽。邓宽系一介平民,无功无过,因其兄邓禹功高,光武帝(刘秀)封为明亲侯。我觉得光武帝处事圆密、考虑周全!不然邓宽身份过于悬殊,倒影响邓禹的声望!所说的“云台二八将功臣”,是指明帝(刘庄)于永平年间中期,思念先帝(其父光武帝刘秀)的功臣,诏令在洛阳南宫云台(凌霄阁)图画二十八将功臣,加上另四人共为三十二将功臣。由于篇幅过大,且多繁难字,故不详列,有兴趣者可参阅《后汉书》(P222)对照其中有无邓宽之名?《族史》“邓氏历代名人”栏目的编者不知从何处搬弄出“邓宽系二八将功臣之一”之说?竟然将邓宽与三十二将功臣之首的邓禹等同并列起来?这是《族史》的又一奇谈怪论!前面说过的邓晨和邓晔为中兴汉室立下汗马功劳,都未被明帝(刘庄)列为“三十二将功臣”。邓宽别说是功臣,他的名字出现在《族史》的“邓氏历代名人”当中就是一个明显的错误!

10.《族史》(P90)有说袭公明帝封为安昌侯。有误。实为世袭昌安侯。

《族史》署名【清】道光三十年邓守礼称:“如我远祖袭公乃广平侯起龙公之孙,太傅元侯公之次子也。世居南阳,嗣守先业,俱以戎功恢复中原,明帝封为安昌侯。”所说袭公、太傅元侯公之次子,当指邓禹次子邓袭。至于邓起龙是否邓袭的祖父(邓禹父亲)?《后汉书》无载,不得而知。最近在“中华邓氏网”看到有说邓禹之父邓明,并不可信。明帝(刘庄)封邓袭为昌安侯,但不是邓守礼所说的安昌侯。据《后汉书》记载,邓禹去世,明帝(刘庄)将邓禹原封高密侯的四个食邑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一分为三,封邓禹长子邓震为高密侯、次子邓袭为昌安侯、三子邓珍为夷安侯。说明在当时邓禹家族受封侯爵只有邓禹和邓宽。邓禹的三个儿子也就是这时才世袭其父的侯爵,可能邓守礼始终未有弄清:邓袭是世袭侯爵,并非所说的“以戎功恢复中原,明帝封为安昌侯。”邓袭应当没有中兴汉室的戎马功劳,邓禹驰骋河北、河东之时,还不知邓袭是否已经出生?我们反对强拉名人做祖先,也不提倡拔高祖先的声望,因为都不符合历史事实!

11.《族史》(P16)有说邓训的夫人为张氏。有误。邓训的夫人系阴氏。

《族史》“南阳邓氏世系表”称:训(平叔)耿氏。所指系邓禹第六子邓训(字平叔)。邓训夫人系阴氏,是光武帝(刘秀)皇后阴丽华(史称“光烈阴皇后”)的从弟之女,也是东汉和帝(刘肇)的岳母、和帝皇后邓绥的母亲,被封为新野君。她还是目前江南众多邓氏族人(邓训后裔)的太祖母。编者胡编乱扯竟然扯到了自己的“太祖母”头上!

12.《族史》所说访公孙侍中康。有误。邓康实为邓禹第三子邓珍之次子,并非邓访之孙。

《族史》第一篇溯源,第三章珠玑巷邓氏各房源流录,第三节访公派下向公房源流录(P91)称:“据考五房访公因孙侍中康,数谏太后还政有忤,隐居南越之广州。”《族史》署名邓祖善在“四、珠玑巷邓氏源流考”中称:“五房访公因孙侍中康”(P43)。所说是指邓禹第五子东汉尚书邓访。所说侍中康是指东汉侍中邓康。可以肯定:邓康并非邓访之孙。就辈份而论,就知道邓祖善在胡编乱扯。邓康系邓禹第三子邓珍的次子,邓珍与邓访同辈,邓康只能与邓访之子同辈,何来“五房访公因孙侍中康”?这也是《族史》的又一地道的笑话!

13.《族史》(P16)有说邓宏的夫人为陈氏。有误。邓弘的夫人系阎氏。

《族史》“南阳邓氏世系表”称:“宏,陈氏”。

邓宏,实为邓弘,系邓训第四子(排行第五),夫人系阎氏。这位阎氏夫人也不逊色,系安帝(刘祜)的皇后阎姬(史称“安思阎皇后”)的姑。邓太后崩驾次年,安帝乳母王圣串通中黄门李闰等向安帝诬告邓悝、邓弘、邓阊兄弟曾经密谋废黜安帝,并请教过尚书邓访。安帝听后大怒,指使上奏他们大逆不道。邓骘、邓绥兄妹一手扶植的安帝,在邓太后尸骨未寒之际,(此时邓京、邓悝、邓弘、邓阊已先后去世),安帝对仍在世的邓骘以及邓骘兄弟的儿子下手。邓康原先害怕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邓康不想看到的悲剧终于看到了!安帝下诏贬上蔡侯邓骘为罗侯遣往罗国(今湖南湘阴、平江、泪罗一带),其他全部废黜侯爵、罢免官职、遣归故里、没收资财田宅。导致东汉一代功臣邓禹的家族失去七条人命:邓骘和儿子邓凤在罗国绝食身亡,邓广宗、邓忠、邓豹、邓遵、邓畅均服毒自杀,邓访及家属被徙远郡。唯独邓弘之子邓广德和邓甫德兄弟凭着其母阎氏和安帝皇后阎姬的姑侄关系,被废侯爵、罢官职之后准许留在京师洛阳。这位阎氏就是邓弘的夫人。不知《族史》“南阳邓氏世系表”的作者从何处搬弄出一个邓宏夫人陈氏?这也是地道的胡编乱扯!

14.《族史》(P16)有说邓阊的夫人为王氏,有误。邓阊的夫人系耿氏。

15.《族史》(P16)有说邓骘系邓奉,有误。

邓骘之子系邓凤,与其父在罗国绝食身亡。邓奉应当是邓晨之子。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夏,因阴皇后被揭发“共挟巫蛊道”,邓奉、邓毅兄弟入狱,被拷打死于狱中。将邓骘之子邓凤说成邓奉也是地道的胡编乱扯!

16.《族史》(P320)有说邓文宗封为叶侯。

东汉无叶侯邓文宗此人。

据《后汉书》记载,东汉时期被封为叶侯只有邓悝父子。邓训第三子(排行第四)邓悝封为叶侯。邓悝卒,其子邓广宗世袭叶侯。查实无《族史》所说的叶侯邓文宗此人。

17. 《族史》(P16)所说将邓悝、邓弘和邓阊三兄弟的儿子混淆成乱七八糟。

《族史》“南阳邓氏世系表”称:“邓悝子邓广宗、邓广德,邓宏子邓广遵,邓阊子邓广清。”核对《后汉书》记载,邓悝有一子邓广宗,邓弘有二子邓广德和邓甫德,邓阊有一子邓忠。至于邓广遵和邓广清,《后汉书》无载,不知《族史》所说为何许人也?

18.《族史》(P18-19、34、36-37)“南阳邓氏世系表”所讲的与《邓姓史话》所讲的唐代名人邓文瑞、南唐名人邓佑和邓佶出现了雷同。这是《族史》的又一奇谈怪论!

我买到“中华姓氏系列丛书”的吴兴勇、郭长庚编著《邓姓史话》一书,与《族史》进行了详细认真的对照,结果:不对不知道,一对吓一跳!《邓姓史话》是主要讲述居于赣中地区的邓禹第六子邓训第三子邓悝之子邓广宗后裔邓遄、邓遐兄弟两个支系的情况。而《族史》是主要讲述居于粤北地区的邓禹第六子邓训第四子邓弘长子邓广德次子邓建支系的情况。这是两个早在一千八、九百年前已经分衍成不同的邓氏支系。二者所列的世系都是尽不相同,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就在唐朝至五代十国期间,却有唐代名人邓文瑞、南唐名人邓佑和邓佶在《邓姓史话》和《族史》各自所列的世系中都有记载,不但同名、同年代,而且同事例。怎么巧合也不可能前后都不同,偏偏就是这三个名人则完全相同?可以定论:必有一方出于强拉名人做祖先,将对方的族谱内容移植到自己的族谱之中!

《邓姓史话》称:邓遄、邓遐于东汉末年,避曹魏忌害,举家迁徙到了豫章(今江西南昌),居于城南(今江西省南昌县县城莲塘镇)的邓营。其后裔有迁徙抚州(临抚)、筠州(高安)等地。族谱还有【北宋】苏洵、【南宋】朱熹和文天祥撰写的序文(称“三古序”)。其中,朱熹在序文中写道:庆元二年(公元1196年,笔者注),我被委派担任提举常平茶盐,不久就离郡东归,取道武阳,路过三川里。邓瓒先生祖祖辈辈居住这里。…在这欢乐之际,邓瓒先生向我拜两拜后请求说“我秉承祖先和有德先人的教导,有《历代氏族图谱》一册,不揣冒昧,恳请赐序,以增先人荣耀。”我发现邓氏家风,崇尚简朴,代代注重教育,还保存上古淳朴遗风。于是我考察图谱,详尽查考邓姓源流。…邓高翔字南鹏,号天祺,隋代末年担任筠州高安尉,从墨池里迁到锦水街安家。他有两个儿子:庭诗、庭礼。邓庭礼字圣允,生有文瑞。邓文瑞字天祥,号东轩,四世同堂,子孙有五百多人,上下和睦,吃穿一样。…皇帝赞赏邓文瑞孝义,下令表彰邓文瑞家是“忠顺之家”当地就将该地取名“旌义”。这是《邓姓史话》(P6-8)所讲的朱熹在淳熙辛丑岁(公元1181年,笔者注)又三月十五日所写的“序”讲到的邓遄后裔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时)名人邓文瑞。这里可以肯定两点:

其一,朱熹所写的邓文瑞,完全是根据邓瓒给他看过的《历代氏族图谱》的记载。这是原始真迹!没有《历代氏族图谱》的讲述,朱熹写不出邓文瑞。依据是确凿可靠的。

其二,朱熹的序文是在元朝蒙古人灭亡南宋之前写的,《邓姓史话》所讲的是北宋时期保存下来的原始资料,并非明清时期重修、补修族谱、族史的不确切材料。

其三,邓文瑞的祖父邓高翔隋朝末年担任筠州高安尉(今江西高安),唐代的邓文瑞就居在高安。

《邓姓史话》(P32)讲述《西昌邓氏族谱》记载的邓遐的第二十三世孙,称:介夫生子佑、立夫生子佶,南唐进士,改所居地为扬名乡。这是对五代十国时期邓佑和邓佶(从兄弟)少年及第(进士)成为南唐名人的记载。

奇怪且令人不解的是:《族史》(P17-19、34、36-37)同样出现了邓文瑞、邓佑和邓佶的同时代、同事例的记载?而不同的只是:邓文瑞父亲系邓衍,邓佑和邓佶父亲系邓震。邓佑和邓佶并非是《邓姓史话》所讲的从兄弟,而是同胞兄弟,两人正好颠倒过来,邓佶为兄,邓佑为弟。

《族史》对于“南雄邓氏”的邓建支系的讲述是不完整的,始终没有讲清邓建的后裔是何时从何处迁徙到何处?也就是说邓建支系都不知自己的来龙去脉?《族史》(P36)有说“七十八世,璠公,高安人,唐元和间权袁州兴崇学校,年古稀外再仕僖宗历著政绩生子昭。”以此推断:唐代邓遄和邓建的后裔曾经相居于筠州郡(今江西宜春)高安府(今江西高安)。邓文瑞是此时此地的名人!之后,邓建后裔有迁到庐陵(唐称,宋称吉州,今江西吉安)的泰和、吉水等县,北宋时期又有迁到雄州(今广东南雄)。族谱内容的相同,可能是在高安相同居于一地时搞混了,或是明清时期补修、重修族谱时出现的坏风气:强拉名人做祖先,将邓文瑞、邓佑和邓佶移植到邓建支系的族谱之中。《族史》收集的资料不少是明清时期的,前面所说的邓守礼就是一例。

此事通过对江西保存的历史资料的查证,相信能够得出圆满和准确的答案!

19.《族史》(P217)有说“邓珉乃元德之后裔,先祖由江西泰和迁居南雄府保昌县珠玑巷居住,于南宋感淳十年(1074年)避胡妃之乱,与珠玑巷其他姓氏一样往南迁徙,珉公徙居高要臼坭墟(今三水属)。”如此之说是不确切的。

上述的那段话有三处错误:

其一,南宋无“感淳”的年号。

其二,南宋咸淳十年并非公元1074年,咸淳十年系公元1274年,公元1074年系北宋熙宁七年。两者相隔整整两百年。

其三,高要无“臼坭墟”,只有白坭墟,民国初期从高要划归三水管治。

本人于2009年7月7日亲自到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阅览了《三水白坭邓氏族谱》,谱载:“我朝议公籍本江西南昌县”。也就是说邓珉祖籍并非江西泰和,邓珉并非邓元德之后裔。这次查证还原了七百多年前的历史真面目!扫清了《珠玑巷邓氏族史》历来的误传误说,为三水白坭邓氏族人讨还了确切的说法!

据三水县县志办公室提供的资料称:“邓珉,宋代人,为白坭邓氏家族的始祖。当过朝议大夫,”“南宋时因元兵大举入侵”,“由江西南昌县走避兵燹到岭南,居住在南雄保昌县沙水村珠玑巷。宋度宗咸淳十年岁次甲戍(一二七四)正月,偕同夫人黄氏(诰封恭人)带着四个儿子从珠玑巷迁避到三水县白坭乡落籍。”

再据前任广东省四会县、高要县县长邓祯涛撰文称:“邓珉系跟随其管家陈伟来到他的原籍高要白坭墟落籍的。”

由此推定:

其一,邓珉不是邓元德的后裔,祖籍也不是江西泰和。因为邓珉来自江西南昌县,也就是前面所讲的邓遄于东汉末年举家迁徙豫章(今江西南昌),居于豫章城南的邓营。当今江西省南昌县的县城叫莲塘镇,离莲塘镇南面不远就是朱熹的“序”写有的武阳(今江西省南昌县武阳镇)。邓珉应为邓遄支系的后裔。也就是说当今的三水白坭邓氏系居于南岭以南唯一的一支来自江西南昌的邓氏支系,与《族史》所说的“邓建支系”都毫不相关。

其二,邓珉没有在南雄珠玑巷居住过。邓珉系南宋朝议大夫(享有朝廷俸禄的散官,类似前些年改革开放初期设置的顾问,有事入朝议事、办事)。虽说他是散官,但不可能早早就弃官远逃来到珠玑巷闲居。事实上,邓珉来高要白坭墟之前,也就是咸淳九年(公元1273年)二月,宋军与元朝蒙古兵对峙六年的襄阳和樊城失陷,蒙古兵随时可由汉水入长江,直下南宋京师临安(今淅江杭州)袭击南宋王朝。邓珉是咸淳十年正月来到高要白坭墟的,不久,雄州(今广东南雄)和韶州(今广东韶关)就相继失陷,被元朝蒙古兵占领。综上所述,邓珉一家六口是避兵燹而来的,根本就不可能在珠玑巷居住。他是跟随管家陈伟可能路过珠玑巷,或许另行取道来到高要白坭墟,根本就没有途经珠玑巷。

其三,《族史》所说的“胡妃之乱”,连广东的学者都认为这是珠玑巷人自己都讲不清的胡编乱扯。因此说“邓珉避‘胡妃之乱’与珠玑巷其他姓氏一样往南迁徙”是子乌虚有!

热度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