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邓康、邓绥从兄妹的恩怨  

2017-02-19 20:4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康和邓绥是东汉太傅、高密侯邓禹之孙。邓康(?―134)是邓禹第三子邓珍的次子,邓绥(80―121)是邓禹第六子邓训排行第三的女儿。他俩是从兄妹。

邓绥是东汉和帝(刘肇)皇后(史称“和熹邓皇后”)。永元十七年(公元105年)和帝崩,殇帝(刘隆)继位,邓绥临朝听政(史称“邓太后”)。

永平元年(公元58年)邓禹病重时,明帝(刘庄)前来探望,当着邓禹的面将其封高密侯的食邑(山东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一分为三,封邓禹长子邓震为高密侯、次子邓袭为昌安侯、三子邓珍为夷安侯。

邓珍卒,长子邓良世袭夷安侯。因邓良无后,永初六年(公元112年)改由邓珍次子邓康世袭夷安侯。

邓绥对待从兄邓康历来不簿。按照汉制,世袭侯爵只能享受封邑的二分之一的租赋。可是邓康世袭夷安侯,邓绥却给他享受封邑的三分之二的租赋。后来还干脆封邓康为侍祠侯(封邑在今河南开封附近),官至越骑校尉,这样邓康就可以享受封邑的全部租赋。

邓康少有操行、为人耿直。元初七年(公元120年),安帝已经二十六岁,邓康见太后丝毫没有还政的迹象,心里闷闷不安,惟恐邓氏满门过盛惹来祸患,就多次谏劝太后还政。为此,在长乐宫兄妹俩争辩得脸红耳赤,还吵了起来。邓康见太后始终不从,就装病不上朝进行要挟。太后派宫人前去探望,这个宫人想自己年纪和资历都相当,就自报“中大人”。邓康一看原来是自己府第送入宫廷的奴婢,居然自报“中大人”,顿时火冒千丈,将她痛骂一顿。这个宫人回禀太后,说邓康装病还骂人,出言不逊。太后听后大怒,“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太后对邓康的处理看来似乎很严厉,其实还是手下留情的,只是作了“软处理”,没有要邓康的命!叫他“下岗”回家吃他封邑的租赋去。

对邓康处理才几个月,也就是永宁二年(公元121年),太后崩,时年四十一岁。

太后去世之后,邓康被安帝召回洛阳,官至侍中,安帝非常感激邓康为他数谏太后还政。

建光元年(公元121年),安帝乳母王圣串通宦官李闰和江京向安帝诬告邓悝、邓弘和邓阊兄弟(邓训的三、四、五子,系邓绥之弟)曾经密谋废黜安帝,另立平原王(刘得),并且向尚书邓访请教废立之事。安帝听后大怒,指使上奏邓悝兄弟大逆不道,随后就发生了陷害邓禹家族的历史事件。

前面讲过,和帝(刘肇)崩于永元十七年(公元105年)。当时继位的殇帝(刘肇少子刘隆)出生仅有百日,是中国历史上年纪最小的皇帝。延平元年(公元106年)殇帝崩。邓绥与其兄邓骘(邓训长子)秘密商议确立和帝之弟刘庆(清河王)的儿子刘祜为安帝,还是邓骘乘夜持节秘密到清河,以王青盖车迎回殿中。安帝于永初元年(公元107年)即位,年十三岁,由太后继续临朝听政。

就在太后尸骨未寒之际,安帝竟然对邓禹家族进行了陷害。邓康原先害怕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邓康原先不想看到的悲剧,终于看到了。

此时,邓骘之弟邓京、邓悝、邓弘、邓阊都已先后去世,安帝就对他们的儿子下手,诏令废黜邓京之子邓珍阳安侯,邓悝之子邓广宗叶侯,邓弘长子邓广德西平侯、次子邓甫德都乡侯,邓阊之子邓忠西华侯,皆为庶民。因邓骘没有参与,免除“特进”,遣返封国上蔡(今河南上蔡)。涉案宗族全部免官,遣归故郡(今河南新野)。没收邓骘等的资财田宅。迁徙邓访及家属到远郡。因受郡县官府的逼迫,邓广宗和邓忠皆自杀。后来又贬邓骘为罗侯,迁徙到封邑罗国(今湖南湘阴、平江和泪罗一带),邓骘和儿子邓凤在罗国绝食身亡。邓骘从弟河南尹邓豹、度辽将军舞阳侯邓遵、将作大匠邓畅皆自杀。

安帝听信小人谗言,导致东汉功臣邓禹家族失去七条人命。

大司农朱宠痛恨邓骘无罪遇祸,袒露上身、叫人抬着棺材跟在后面,向安帝上疏为邓骘鸣冤。不少朝臣纷纷为邓骘申冤,使得安帝有所醒悟和收敛,准许邓骘父子迁葬洛阳北邙旧茔,对逼迫过邓广宗和邓忠的地方官员进行了追究。迁葬时,朝廷公卿参加会丧,都为之悲伤!

永建元年(公元126年),顺帝(刘保)即位,追感太后恩训,怜悯邓骘无辜,对事件予以平反,受害和株连者给予复官,返回京都洛阳。

这桩历史事件,挫伤了邓禹家族的元气,留下了难以消除的阴影!邓广德早卒,其弟邓甫德在母亲阎氏(安帝刘祜皇后阎姬的姑)终老之后不再从政。邓禹后裔陆续离开新野和洛阳迁徙到长江以南,导致一千二百四十多年新野出现了邓禹后裔的空白!直至明朝中期邓骘的后裔邓断才从袁州(今江西宜春)回迁新野,为当今唯一的一支居于新野的邓禹后裔的支系。

邓绥历殇帝、安帝在位时临朝听政,长达十七年之久。她在位期间比较贤明,做了不少务实的事情。邓绥一生勤政忧民,通宵达旦地筹谋规划,以致心力交瘁吐血而死。作为一代名后,她也有“贪孩童而久其政”的毛病,与其兄邓骘私自商议,定策禁中,一再拥立幼主。正如范晔所说:“任重道悠,利深祸速。身犯雾露于云台之上,家婴缧绁于圄犴之下。”(章义和撰《后汉书评选》)果然,在她去世不久,邓禹家族在政治上就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在网上看到有评论说:太后若能及早还政,就可避免邓氏一门遭受陷害。这是照事论事作利弊因果的简单推断。但事实并非如此,邓康、邓绥从兄妹在“还政”问题上的纷争是无法“揉合”的,因此邓禹家族遭受政治陷害也就避免不了的!这与东汉“母后干政”导致外戚和宦官争权的政治现象有直接关系。因此说邓康、邓绥从兄妹的恩怨,不是“血缘”的恩怨,而是“政治”的恩怨。

在历史事件发生之前,对太后和邓骘的忿恨早已存在,翦除邓氏一门亦有蕴酿,只是等待时机。太后驾崩,也就揭开了这桩历史事件的序幕!

在历史事件发生期间,已经充分暴露了安帝皇后阎姬的幕后划策和王圣、李闰和江京的勾结争权。那么,东汉下一轮的政治斗争,必将在不同时间、不同对象,以不同形式再度重演!【南朝宋】范晔著《后汉书》详细记载了之后发生的事实。安帝皇后阎姬(史称“安思阎皇后”,安帝崩,顺帝即位,史称“阎太后”)步邓绥后尘,成为东汉一朝窦、邓、阎、梁、窦、何六位临朝称制者的第三。不过,论人品和政绩,阎太后与邓太后是天壤之别!

延光四年(公元125年)安帝(刘祜)崩于南巡的乘舆,时年三十二岁。安帝亲政不足五年。阎太后在中黄门程孙为首的十九个宦官发动的宫廷政变被撵下台,迁到离宫囚禁致死。以谗言施计诬告陷害邓禹家族的小人,很快也得到了历史的惩罚。王圣因“坐相阿党”,被发配到雁门关(今山西代县);宦官李闰和江京在宫廷政变中被诛。最后历史就是这样为他们落下了帷幕!

下面补充与历史事件相关的三点情况:

其一,本文讲到“向尚书邓访请教过废立之事”。邓访应为邓禹第五子(但《后汉书》无载),官至尚书。《后汉书》记载“徙访及家属于远郡”,但无讲述徙往何处远郡?据胡守为著《岭南古史》(三)历代贬徙之所,讲到秦汉时期“统治者既视岭南为蛮夷之境瘅疫之地”,“成为得罪者、失宠者发配的场所”。也就是说基本上都是徙至合浦(今广西合浦),甚至更远的日南的九真或比景(今越南北部和中部)。顺帝予以平反,邓访及家属有无返回洛阳?不得而知!据说当今广东“南雄邓氏”有邓访后裔的支系,说明邓访及家属已经远徙到了南越(今岭南以南)。1967年我到越南,在安沛省文振县欧楼乡遇到说从越南海防疏散来的叫“邓氏铁”的越南邓姓民女,是否邓访后裔还有远徙当今的越南?

其二,据吴兴勇、郭长庚编著《邓姓史话》称,汉末,邓珍的后裔迁徙到了吴西(今江苏苏南地区)。既然邓珍长子邓良无后,那么,吴西邓氏应是邓康的后裔。1972年我到江苏吴县的光福镇,在穹窿山和玄墓山呆了一年多时间。当地有“邓尉山”和“司徒庙”(又称“古柏庵”,在当今的“香雪海”风景旅游区)。这些似乎都与邓禹有关,庙内供有邓禹塑像,园中四棵柏树被雷劈成数爿倒地而生,依然绿绿葱葱,“清奇古怪”四个大字据说是【清】乾隆皇帝所题。守庙僧人对我说,这四棵柏树是邓禹亲手种植,已有一千八百多年,对此我只是听听而已,因为我觉得邓禹一直驰骋于河北、河东。天下平定之后,他首先“自释兵权”解甲归田。后来光武帝(刘秀)对他“返聘”,请他再度“出山”,官至太傅,这时邓禹陪光武帝上过泰山祭天,似乎从未到过当时仍是荒芜之地的江南?更不可能来到荒芜和偏僻的光福。我想“邓尉山”的命名和“司徒庙”的构建,可能出自“吴西邓氏”族人对先祖邓禹的缅怀!据说当今广东“南雄邓氏”有从金陵(江苏南京)迁徙到广东南雄的邓氏支系,说他们的先祖是邓康,我觉得不足为怪!

其三,顺帝(刘保)在位期间,邓康官至太仆。后因年迈有病免除官职,以“特进”入朝,与其祖父邓禹、从兄弟邓骘一样享受“特进”的高官位待遇。阳嘉三年(公元134年)邓康因病终老。由于邓康“有方正称,名重朝廷”,谥曰义侯。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