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三水白坭邓氏

 
 
 

日志

 
 

先商时期的历史考证  

2017-02-20 18:2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商(又称“早商”),“先商时期”是指商族建立商王朝之前的历史时期。文献记载:夏商周三族都曾同处于尧、舜为首的部落联盟之中。那么,“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的夏王朝建于公元前2070年,应该同为商、周两族始建年代。先商时期止于“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的商王朝建于公元前1600年。由此可见,先商时期大概从公元前2070年至前1600年,历时约470年,距今三、四千年。

追溯姓氏渊源,应本着尊重历史事实、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能够追溯到那里就是那里?不要人为地追求“久远”,因为越久远越渺茫,可能说不清楚?随着我国考古学的发展,有些文献记载已被证实有悖于历史事实,有些仍在探讨有待考证,有些尚无定论难以说清。我认为坚持唯物史观、坚信科学考证,是验证邓姓渊源真伪的试金石。

【西汉】司马迁著《史记.夏本纪》、《史记. 殷本纪》、《史记.周本纪》记载:夏商周(史称“三代”)的夏族姒姓、商族(又称“殷”)子姓、周族姬姓。

在当今的姓氏中,似乎已经找不到子姓和曼姓?不过,许多姓氏可以追溯到是从子姓或姬姓中分封出来,而从姒姓中分封出来则不多见,这可能与商周时期的诸多历史原因(赐姓或改姓)有关。

邓姓是由曼姓改为邓姓的,而曼姓是从子姓中分封出来的,因此邓姓追溯渊源必然要追溯到子姓商族。那么,先商时期的历史与子姓商族乃至邓姓渊源都有直接的关系。

为了便于理解,故将司马迁著《史记. 殷本纪》记载的先商时期的十四位先公世系列下:

契、昭明、相土(土)、昌若、曹圉、冥(季)、振(王亥)、微(上甲)、报丁、报乙、报丙、主壬(示壬)、主癸(示癸)和天乙(成汤)

这十四位商族先公,除了契、昭明、昌若、曹圉以外,都已见于甲骨文的记载,只是写法有所不同(括号内的名字是经学者考证的甲骨文记载)。有学者认为天乙即成汤是为商王,不应列为先公。又有学者指出振(王亥)被有易氏杀害,其弟王恒继承了先公位置,王恒应当列为先公;那么,天乙不算而加上王恒,商族依然是十四位先公。还有学者认为,振(王亥)是以地支为名字的最后一人,微(上甲)是以天干为名字的第一人,说司马迁著《史记. 殷本纪》将报丁、报乙、报丙的排序弄颠倒了,应是报乙、报丙、报丁的排序才是准确。

当然,有些与邓姓追溯渊源没有直接关系,略为知之则可。

下面就与邓姓追溯渊源相关的几个问题,概略地谈点个人的见解:

一、殷墟发掘和考证

一百年前,国外学者不承认中国历史夏商两代的存在,他们讲述中国历史都从周朝开始。商代遗址殷墟的发现,证实了商王朝历史的真实,改变了中外学者的看法。

丁山著《商周史料考证》指出:“殷虚毕竟是三代文化中心之一。丰镐毁于‘昆明池水汉时功’,宗周文化中心,不可踪迹了。夏后氏定居何处?文化中心何处?至今还不曾获得地下有文字纪录的证明;于是殷虚文化,也就是我们研究三代史的中心,上以推测夏后氏文物之盛,下以探寻宗周制度的来源,…”

河南安阳小屯殷墟,是商代后期(晚商)的都邑遗址。殷墟作为商代王都,从盘庚(子旬)开始至帝辛(纣王)之灭,共历时273年,经历了八代十二王。商王朝覆灭后,殷都遂成废墟,其地一直不为后人所知。

殷墟的发现,得益于甲骨文的发现。【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金石学家王懿荣在中药铺购得的“龙骨”上发现有契刻文字,经过考订,得知这是商代卜辞。后经刘鹗研究,认定卜辞乃“殷人的刀笔文字”。罗振玉则对甲骨文的出土地点进行探访,访知甲骨文的出土地在河南安阳小屯,即对安阳小屯进行研究,考证其地乃是“武乙之墟”。经过进一步的考证后,罗氏又明确指出:“洹水故墟,旧称亶甲。今证之卜辞,则是徙于武乙去于帝乙。”其后,王国维在卜辞的研究中,发现“卜辞所记帝王讫于武乙、文丁”,因此认为“盘庚以后,帝乙以前,皆宅殷墟”。经过这些学者的考订,基本上确定了安阳小屯一带应是殷墟所在地。

1928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即组织和主持了殷墟的考古发掘。从1928 年至1937 年的10 年间,共进行了15次大规模的发掘。新中国成立后,殷墟的考古发掘受到重视。从50 年代开始至今,殷墟的考古发掘基本持续进行,进入全面发掘的阶段。殷墟发掘是商代考古壮举,它发掘年代之久,发掘面积之大,发现文化遗存之丰富,是商代考古发掘中无与伦比的。发现的遗迹有大面积宫殿建筑基址、王陵、大中型贵族墓葬和大批祭祀坑、排葬坑、小墓以及20多座车马坑,还发现手工业作坊遗址。获得的遗物有数以万计的甲骨文、大批青铜器和几千件玉器,以及大批陶器、石器、骨器等。这一巨大收获令举世惊叹!

此后,还先后对郑州二里冈期商文化和郑州城、偃师二里头遗址和二里头文化、偃师商城、郑州小双桥商代遗址、罗山蟒张天湖晚商墓地, 以及对诸边地区的商代考古,都取得了重大的收获。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在河南信阳地区罗山县蟒张乡天湖村发现一处晚商墓地,共清理出晚商墓22座,还有周墓20座。在22座晚商墓中,有中型墓和小型墓各11座。中型墓都有椁、棺,有的有人殉,随葬品丰富,有青铜器、玉器、陶器、木漆器。小型墓主要随葬陶器,个别墓有铜兵器或一件礼器。根据铜器和陶器推断,这批墓的年代相当于殷墟文化的第二期至第四期。

有说邓姓始祖季父(曼季)安葬在河南信阳(我已经记不起是在那里看到此说),不知是否真实?其墓或是未被发现?或是被发掘仍未考证出来?

夏商时代的历史文献资料不多。因此,仅靠文献资料来研究商代的历史,并不能了解当时的历史全貌。要比较全面地了解商代的历史,就必须依靠考古学的研究成果。朱彦民著《商族的起源、迁徙和发展》指出:“自19世纪末发现甲骨文以后,证实了司马迁在《史记. 殷本纪》中所记载的商代历史是真实的。”

殷墟是商代晚期遗址,其历史分期:第一期,盘庚、小辛、小乙和武丁前期;第二期,武丁后期及祖庚、祖甲时期;第三期,廪辛、康丁、武乙和文丁时期;第四期,帝乙、帝辛时期。

据我分析,曼季和武丁的叔侄关系在年龄上大概相差20岁左右,也就是说“武丁封邓”时只有20多岁,而“曼季受封”时已经40多岁。倘若曼季安葬在河南信阳的信息确实,那么曼季的陵墓相当于是殷墟历史分期的第一期和第二期。

甲骨文是殷墟的重要遗物之一。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据估计总数达15万片之多。但是,经过科学发掘所得的甲骨文则大约只有4万片左右。契刻的文字约有5000多个单字,其中已经释读出来的字有1000多个。

在商代历史研究中,甲骨文是最为珍贵的史料,卜辞的内容涉及到商代历史的方方面面,这是当时人的文字记录,是最真实最可靠的史实。

商王朝的历史从司马迁《史记. 殷本纪》记载的简略笼统而变得详尽丰满,完全是在近代考古学发达以后,随着河南安阳殷墟、郑州商城、偃师商城等商代考古学遗址的发现和发掘,随着各地商代考古学遗址日益增多的有利条件下才逐渐成为可能的。考古学材料为商代历史研究提供了文献记载以外的可信资料。

二、商族图腾为玄鸟

朱彦民著《商族的起源、迁徙和发展》指出:“所谓图腾,出自北美印第安人鄂吉布瓦族的方言土语,意思就是‘他的亲族’或亲属,用以表示氏族的标记和名称。”

商族历来就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神话。由玄鸟(燕子)生商而产生的商人以玄鸟为图腾的现象,也极能引起学者的兴趣。商族卵生的感生神话,在司马迁之前,已见于先秦文献如《诗经.商颂》、《楚辞.天问》、《吕氏春秋》等记载,这说明商族玄鸟感生神话是先秦时期早已存在的,文献旧籍所载,定有所本,不可能是汉代儒士们的杜撰。

商人以鸟为图腾,这是经过众多学者研究论证的,毫无疑问的。这在甲骨文、金文材料中也有不少证据。学者通过对商族图腾的研究指出商族最早活动在军都山、燕山以南(今京津地区)一直延伸到今辽宁朝阳和内蒙古赤峰,也就是环渤海湾一带的广阔地域。之后,商族几经迁徙,才立足于中原大地(参阅本博客的“相册”的“参考资料”栏目的“商族迁徙大致路线示图”)。

邓世权在“邓姓之源网”上发表的《<华夏邓氏家史>主编邓世权给邓氏宗亲的一封公开信》称:“邓姓图腾载:邓姓就是桃木。”我觉得此说非常新奇?当今邓姓的“邓”取自曼姓邓国的国名,从未听说当今的邓姓有什么图腾?“桃木”是否为其他邓姓的图腾?不得而知。倘若如此,不应将这些与当今邓姓混为一谈,不然就是“指鹿为马”,令人一笑了之!

三、契无明确的生父

朱彦民著《商族的起源、迁徙和发展》指出:“商族世系的出现也是以第一个男子祖先开始的。这第一个祖先即商族始祖契。”有学者认为,商族始祖契和周族始祖后稷是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时期的部落(部族)首领,是可以确认的第一个男性的部落(部族)首领。

对于契的出生,学者的讲法基本上一致,都认同了简狄吞玄鸟卵感孕而生契。丁山著《商周史料考证》称:“《吕氏春秋.音初》只说简狄吞燕卵事,不涉及帝喾高辛,正合生民之初知母不知父的现象,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

商族卵生商契这神话故事,以及古代文献和甲骨文中所表现的祭祀自契至王亥等商族先公祖先神的诸种情况看,商族始祖契作为第一代男性先祖,标志着父权制在商族的刚刚确立。王玉哲指出:“大概传至契,商族开始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契以下的世系是按父系排列的。”李学勤等也认为:“简狄和契之间是商族历史上的一大变局。简狄无夫而生子,契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这正是母系社会的特点。”“古文献中都记有‘殷契母简狄’,把契的母突出来而甚少提及父,而提及契父者,皆为附会之说不可信,是商族人在契之前,经历了‘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阶段的反映。”商人卵生的创世神话,正反映了商族从父系的萌芽至父权制确立的早期父系氏族社会的事实。

学者认为,简狄吞玄鸟卵感孕而生契,可能是群婚制的象征,因为孩子并不知道他的生父。可能是母系社会的象征,可能是血族或亚血族群婚的史实。这类传说反映了远古社会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血缘关系。商族的始祖契的由来,就是一个“知有母不知有父”的典型例证。文献明确记载商族始祖契是“无父而生”的,较为准确地反映了群婚制那个时代的历史真实。

综上所述,有娀氏女简狄是商族的始妣。我认为邓姓追溯远始祖,有真凭实据可查的只能追溯到简狄和契。再往前可能谁也说不清,甚至是永远也说不清。

四、帝喾并非契之父

契无明确生父,虽然文献中记载契母简狄是帝喾的次妃,却被说成是简狄吞吃了玄鸟遗卵感孕而生契。帝喾虽然被称为商族的远祖,但同时他又是其他众多早期民族的祖先,因此他可能是一个较大的部落联盟的称号而已,而并非是一个具体的人名。另外一些记载明显是受后世伦理道德礼教的影响,为了弥补上古圣人明君岂可无父的遗憾,硬是给这位群婚制时代的儿子安上了一个可以夸耀宗系的父亲---帝喾。

【三国】谯周《古史考》指出:“契生尧时,舜始举之,必非喾子,以其父微,故不著名。其母娀氏女,与宗妇三人浴于川,玄鸟遗卵,简狄吞之,则简狄非帝喾次妃明也。”朱彦民著《商族的起源、迁徙和发展》也指出:“简狄不大可能是帝喾的次妃,契也不可能是帝喾之子。契只能是他母亲简狄的儿子。简狄吞食鸟卵而生契的神话,一方面掩盖了简狄无夫生子的历史真相,另则有意神话契之降生不凡、商族创世肇始的历史事实。商族最早的祖先,只能追索到老祖母简狄那里。这些情况表明,商族在契之前更为原始的时期,盛行的是族内的群婚制。契之所以‘无父而生’,为简狄吞玄鸟卵而生,是因为这一时期和在此之前族内所生子女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缘故。”

关于“帝喾并非商之始祖”,王震中有专题的论述,在本博客有一篇文章《契无父,帝喾并非商之始祖》讲到了这些情况。

“契无明确的生父”和“帝喾并非契之父”的考证(论证)也就质疑《珠玑巷邓氏族史》收编的、某人编写的“邓姓以前世系图”所列的“四世祖帝喾”和“五世祖契”的父子关系的真实性?

综上所述,帝喾与契的父子关系不能成立,说他俩是父子关系也就是无稽之谈。

五、先商时期的概况

对于先商时期的商族历史,过去学者所做的工作极其有限。除了那些利用甲骨文对商族先公的人物考评而外,对商族早期历史发展状况鲜有详尽描述者。郭沫若曾经指出:“殷之世大抵自上甲以下入有史时代,自上甲以上则为传说时代”对商族先公历史作了一个大致的时代划分,但殊显笼统简单。彭邦炯的一些研究可称有填补这一空白之功。他认为:“成汤以前的商族历史应分为:契到冥、王亥到报丁、示壬到汤三段。”划分理由如下:以传统说法有契、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六世,可说是商人的传说时代。第二段,从王亥经上甲、报乙、报丙至报丁五世,这五代从王亥起,商的祖先在文献与甲骨中的记载完全吻合。第三段,示壬、示癸、成汤三代,在祭祀汤以前的祖先时,王亥最隆重,次为上甲,而仅次于他俩的是示壬。王亥因为是商人可追忆的第一位可靠祖先,上甲则因给王亥报了有易氏之仇,在商后人眼里算是汤以前最光彩和值得骄傲的一页,因此王亥上甲受到隆重祭祀;对示壬那么隆重,则只能是商人把他看作不同一般的祖先。

最后我要说的是丁山著《商周史料考证》指出:“中国初有史纪事的绝对年代,至今尚无人能作肯定的论定。”不过,前些年“夏商周断代工程”已经推定了“夏商周年表”,中国历史的确切年代从公元前841年上推了1229年,追溯到了公元前2070年。而邓世权说他知晓距今7026年(即公元前5016年)的人和事,在时间(年代)说得具体确切,况且上推了4175年,比之“夏商周年表”还多了2946年。那么,丁山先生所说看来冤枉或委屈了邓世权!

中华文明有悠久历史,然而真正有文献记载年代的“信史”却开始于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见于《史记.十二诸侯年表》),此前的历史年表都是模糊不清。司马迁在《史记》里说过,他看过有关黄帝以来的许多文献,虽然其中也有年代记载,但这些年代比较模糊且又不一致,所以他便弃而不用,在《史记.三代世表》中仅记录了夏商周各王的世系而无具体在位年代。因此共和元年以前的中国历史一直没有一个公认的年表。

第一个对共和元年以前中国历史的年代学作系统研究是【西汉】晚期的刘歆。刘歆的推算和研究结果体现在他撰写的《世经》中,《世经》的主要内容被收录于《汉书.律历志》。从刘歆以后一直到清代中叶,又有许多学者对共和元年以前中国历史的年代进行了推算和研究。这些工作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他们推算所用的文献基本上不超过司马迁所见到的文献,所以很难有所突破。晚清以后情况有些变化,学者开始根据青铜器的铭文作年代学研究,这就扩大了资料的来源。1899年甲骨文的发现又为年代学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来源。进入20世纪后,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又为研究夏商周年代学积累了大量的材料。

本文的参考资料:

① 朱彦民著《商族的起源、迁徙和发展》,商务印书馆出版2007年8月第1版。

② 丁山著《商周史料考证》,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2008年12月第1版。

③ 陈旭著《夏商考古》,文物出版社出版2001年9月第1版。

相关的图片已上传在本博客的相册的“参考资料”栏目,可供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